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逃出囚牢
    “记住我说的话,千万不要相信季禾夙的任何话,你只要表明你是来帮助他的就行,同时你应该派人去骚扰上官楠的势力和公司,我相信,上官楠是一个在意事业和自己的人的人,她是不会这样放任不管的。”米娅眯起眼睛,脸上带着的是复仇的快感。

    现在米娅的肚子越来越大了,她都快看不到自己的脚了,也正是因为这样,米娅才不得不在季家安心休养,即使是这样,米娅也一样每天和董玉香保持联系,告诉她应该怎么做,让她注意什么。

    此时陀蔓特别的看米娅不顺眼,因为自从米娅答应和她们合作之后,这前前后后都是米娅一个人在指挥,在他们这些做下属的看来,那就是米娅在指挥他们的老大,这样他们当然会不爽了。

    “小姐,您为什么一定要听米娅的话?她只不过是想要拿您当做一个棋子而已,而且您没感觉到吗?她一直都在指挥您做什么,完全把您当做是她的下属了!”陀蔓在董玉香的耳边吹风,就是膈应董玉香和米娅的关系。

    其实董玉香知道米娅的心思,但是她现在又非常需要米娅这样的人帮她出谋划策,她刚接触这些事情不久,虽然陀蔓也在帮着自己,但是董玉香知道,陀蔓在京城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现在米娅愿意帮助自己,董玉香就暂时和米娅达成协议,到时候她的目的一达到,那董玉香会对米娅下手,毕竟米娅知道太多事情了,她太聪明了,这样的话会让董玉香害怕的。

    “你放心好了,她现在拿我当棋子,等到我们的目的达到的时候,就是她死期到的时候!”董玉香突然脸色变得阴森起来,但是这样的董玉香却让陀蔓满意,她认为董玉香就应该这样才对。

    陀蔓放心了,她还以为董玉香真的被米娅给洗脑了呢,这么看来,董玉香还是知道轻重的嘛:“小姐您自己明白就好,陀蔓一切都是为了您,还请您下次做这些事情之前考虑清楚,不要被米娅给利用了!”陀蔓说完之后就带人去执行任务去了。

    此时上官楠身边的助理luwian回来了,她汇报上官楠,和她说了最近有不少小势力针对她们的公司和势力的事情,这让上官楠以为是季禾夙想要给自己一个教训,所以才特意这么做的。

    “吩咐下去,不要理会那些人,他们想要针对我,那我们就找人看着,只要不伤到根本,让他们自己折腾去,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找到二哥和稳定皇朝。”这次上官楠没有像米娅想的那样太在意那些小事,到底是更加维护皇朝的势力了。

    上官锦天当然是帮着上官楠的,但是接到上官楠的通知,他才没有动手,现在上官锦天身上的担子也不轻,但是他还是愿意空出时间来帮帮助自己,说明了他们之间其实还是有亲情联系着的。

    因为上官寒的事情,所以冷逸轩特意让曾艺要二十四小时都守着两个孩子,千万不能让两个孩子单独的出门或者在家,并且王管家还派了上官家的保镖前来保护,这才让上官楠放心下来。

    此时在山里小木屋里的上官寒,他已经能够成功的把三块木板给撬下来了,但是他每次都要重新贴回去,不让人看到,终于等到晚上,上官寒特意在白天睡足了,晚上就选择人最困的时候逃跑。

    因为上官寒不知道路,也没有照明的工具,所以他悄悄地离开了小木屋,然后看了看黑漆漆的少林,他躲在小木屋外面,看着那个守夜的人昏昏欲睡的模样,他最后绕到了那些人的后面,从他们的行李里拿走了一个背包。

    因为害怕吵醒这些人,上官寒心跳如雷的抓着背包,然后往后退,很慢很慢的往后退,他的眼睛盯着那三个人,生怕那三个人手中有武器,为了更好的逃跑,上官寒一路往回走,但是他迷路了。

    虽然逃出了那个小木屋,但是上官寒完全不懂怎么在这样的山里活下去,他能做的就是利用常识,那就是沿着水边走,这样才有可能走出去。

    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发现了上官寒不见了的事情,快要天亮的时候,上官寒能够勉强看到山林里的情况,这些虫鸣声不小,但是上官寒还是听到了不远处有人狂奔寻找他的踪迹的声音。

    被吓着的上官寒赶紧往前跑,他也不管前面是不是有出路,只是一味地往前跑,听到了潺潺的水声,上官寒心生喜悦,一鼓作气的往前跑,但是现在已经有人追上来了。

    “妈的,真能跑!”

    “给我站住!”说着还朝着上官寒逃跑的方向开了一枪,但是米娅和董玉香说过,不能伤害上官寒,所以他们只敢吓唬吓唬上官寒,但是上官寒却没有理会他们,反而是一直往前跑。

    等到上官寒以为自己是快要找到出路的时候,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道不矮的瀑布,这瀑布的水流很急,看着虽然不高,但是光是那水流就已经让人很害怕了。

    但是上官寒不甘心被他们抓回去,就闭着眼睛捂住口鼻往下跳,连通他的背包也被丢到瀑布里了。

    那三个人追上来的时候只看到漂浮在水面上,并且随着水流一起飘向其他地方的背包:“真敢跳!这怎么着跳下去也得断个手断个脚什么的吧?算了,赶紧回去汇报小姐吧!”

    此时上官寒收到水流的冲击,瞬间昏迷了过去,而且他的浑身很冰凉,水从口鼻灌进去,接着就是眼前一黑,啥感觉都没有了。

    在别墅的床上,季禾夙梦到了他眼睁睁的看着上官寒从他面前跳下悬崖,自己却没能抓住上官寒,这么久了,他还是第一次做噩梦,而且梦到的还是和上官寒有关的,这是不是预示着什么呢?

    季禾夙不敢想象,现在的上官寒一定是受到了什么危险,不然自己怎么可能做这种梦呢?

    其实不仅仅是季禾夙做噩梦了,上官楠也做噩梦了,她梦到的是上官寒跳到河里了,接着他就被水冲走了。

    虽然上官楠和季禾夙做的梦都不一样,但是都是和上官寒有关的,这就说明,上官寒一定是出事了不然和上官寒亲近的两个人怎么都接连的做了噩梦呢。

    “楠楠,你怎么了?是不是做噩梦了?”冷逸轩感觉到上官楠的不安,他坐起来搂着上官楠,发现上官楠的手冰凉冰凉的,更加是担心得不得了:“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倒是说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