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九章 学会自救
    季禾夙怒气冲冲的离开之后,上官楠叹了一口气,她觉得季禾夙现在太急躁了,她不是没有查上官寒失踪的线索,甚至冷逸轩都在帮忙,可是季禾夙越是关心就会越乱,这样的话她也会跟着乱起来的。

    “小姐,这个季禾夙真是太过分了,虽然他是在关心二少爷,但是也不应该这样针对小姐啊,明明小姐也有很努力的在找二少爷!”luwian冲进来生气的对上官楠埋怨着。

    但是埋怨也没用,因为上官楠自己都觉得自己没用,连自己的亲人都保不住,一直以来都是别人在保护自己,现在自己想要保护别人都不行了,真是没用啊!

    “没事,你先下去吧,记住,一定要人把整个京城都给我找过一遍,我就不信,那些人能够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把一个大活人给带走!还能长翅膀飞了不成?”其实上官楠心里也有气,因为季禾夙来闹这一趟,让她心里的怒火一下子也爆发出来了。

    luwian也能够感觉到上官楠的怒火,其实上官楠也是憋着一肚子火,现在被季禾夙这么一激,上官楠当然是也要发泄一下:“记住了,如果有一些苗头,一定要给我把那个幕后抓住!”

    luwian点头:“明白,这件事情您就交给我吧!小姐,您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还是……还是要注意身体!”luwian当然是担心上官楠的身体,现在上官楠加班工作,然后还要担心上官寒的踪迹,她真的害怕上官楠会撑不住。

    上官楠拍了一下luwian的肩膀,让她下去了,自己一个人看着城市繁华又匆忙的样子,觉得在这样的城市里生活真的很累很累,可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她已经在这样的繁华泥沼里挣扎很久了。

    冷逸轩早就知道上官寒的事情了,但是他没有直接来找上官楠,因为这个时候上官楠需要的是冷静和镇静,冷逸轩只会暗中帮忙寻找上官寒的下落。

    “你真的相信有人能够平白无故的消失吗?”冷逸轩侧着身子问了一下自己的身边的小李,小李是冷逸轩的心腹,不管是在做事或者思考方面,都与冷逸轩有一些相似,所以冷逸轩才会问他。

    小李摇头:“我不信,少爷,世界上不会有人无缘无故的消失的,而且我认为,应该是有人特意针对上官家,不然为什么别人不绑架,却偏偏要绑架一个上官寒?”小李说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上官寒没有公司,他只有在上官锦天和上官楠手上的股份而已。

    这么看来,有人在针对上官家,打算先从上官寒下手吗?可是冷逸轩却觉得不只是这样而已吧,针对上官家,为什么不直接打电话要挟他们,而是把一个人藏起来了呢?

    “确实不可能!你派出去的人小心一点,不要往人群里找人,而是应该去乡村或者山林里找,我相信他们肯定不在城市!”冷逸轩想了一下,让小李往其他方向找人,希望能够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小李点头,然后离开了,冷逸轩同样看着窗外的那些车流高楼,总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生活,真是累,特别是需要勾心斗角的,冷逸轩突然想念h市了。

    米娅她们千算万算,却忽略了冷逸轩会站在上官楠这边帮她一起找人,而且罗维、程佳鹏、季辰也没有闲着,他们的势力不大,但是加在一起就不小了,再说了,有人帮忙已经是很不错了。

    让米娅难过的是,季辰听到上官家出事的时候想都没想就要帮忙,季父也没拦着,因为上官老爷子临终之前有过嘱咐,希望他们今后能够帮一帮上官家,所以现在他们也不能袖手旁观。

    此时被困在山里的上官寒已经连续两天吃不好睡不好了,他眼底已经升起一圈乌青,而且眼睛里还有血丝,上官寒睡不着也不敢睡,他怕他一旦闭眼就会有事情发生,他怕自己会死在这里,到时候就真的让别人的奸计得逞了。

    “不能睡不能睡,我要想想应该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不能睡,不能睡!”上官寒拍了拍自己的脸,然后从木屋的缝隙里看出去,却发现外面升起了一堆火,有一个人坐在火堆旁边,还有两个人在火堆旁边睡着了。

    上官寒不知道自己的木屋门口是不是还有人守着,他敲了敲门口,却没有听到有人的怒骂的声音,放着胆子又多弄出了一些声响,就看到坐在火堆旁边的那个人站起来走过来,用脚踢了踢门口:“妈的,给老子安静一会儿!让不让人休息了!”

    果然,上官寒坐回自己的床上,现在看着他的人只有三个人,而且还有两个人是睡着的,上官寒心里有了一个计策,在这个地方没有什么工具,但是上官寒也不是真的一无是处,他来到自己的床边,拿出一个不大的铁片,然后用铁片在他床边的一处薄弱的地方割起来。

    虽然是个笨办法,但是总比什么都不做得好,而且能有一块铁片藏在这里已经很不错了,上官寒自己身上的东西都被别人搜走了,只能拿这个东西来自救了。

    幸好这个木屋存在的时间应该不短,又是那些人临时用来囚禁上官寒的地方,没有检查得很严密,以至于上官寒还能够通过拆木板来自救。

    那些人在火堆旁边根本没有想过上官寒还有工具能够自救,更加没想到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会有出现在这里,所以就算是只有三个人,在没有董玉香或者陀蔓的情况下,他们也表现得比较随意。

    上官寒撬了一晚上的木板,也只是把一块木板钉子撬开,但是上官寒却要用东西挡着,不让外面的守卫看到,否则他就没办法离开了。

    快要天亮的时候,上官寒累急了就躺在床上睡着了,反正在这种地方,出了外面的三个人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危险,有危险也是那三个人先遭殃。

    大概是又过了两天,季禾夙的怒火已经藏不住了,他和上官楠的矛盾也越来越大,冷逸轩的人却一点一点的正在接近上官寒被关的地方,只不过现在他们谁都不知道上官寒被关在哪里而已。

    米娅和董玉香的目的很快就达到了,董玉香在米娅的指导下,向季禾夙示好,之后再针对上官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