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七章 如愿以偿
    而且上官寒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如果贸然的冲出去,只怕一会儿上官寒会被抓回来,就算不被抓回来,在这里迷路什么的也可以把上官寒给困死在这里。

    上官寒总需要冷静下来,然后再想想自己应该怎么办,想办法逃出去的前提是上官寒知道自己被关在哪里,并且知道从这里出去的路。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上官寒感觉到自己正在经过一条山路,既然是山路,那么他们现在就有可能是在山里了。

    其实上官寒能够听到外面鸟叫的声音,树叶摩擦时的“沙沙沙”声,这些足够上官寒确定自己现在在哪里。接下来上官寒观察一下这个木屋,发现窗口被封死了,而且门口外面有两个人守着,上官寒能够看到外面照进来的影子,可以看出外面至少有两个人守着他,至于下面还有多少人就不知道了。

    有些气馁的坐在木床上,现在所处的种种都说明他处于劣势中,能做的事情就是等待时机,说不定有人经过这里的话看到会出手,到时候他就可以趁机逃跑了。

    刚才那个女人说的话,上官寒不是没有听到,这些人原来是想要利用自己来制造季禾夙和上官楠之间的矛盾,如果自己真的不回去,是不是说明了到时候季禾夙和上官楠会破裂。

    一想到现在上官家因为上官老爷子的去世已经陷入了莫大的恐慌,现在如果季禾夙因为这个和上官楠破裂,连带着上官家也会收到影响的,一想到这里,上官寒就有些坐不住了。

    他站起来在那个一眼就能够看光的小木屋里转了转,他一会儿扣扣这个,一会儿又敲一下那边,把整个小木屋都给摸了一遍,还是没有看到有什么破洞或者密道之类的。

    在木屋外面,米娅典着肚子看了看上官寒被关着的那个木屋,门口有两个人在守着,路口也有人在守着,加上现在董玉香正在自己身边,她身边的人可不是盖的,相信能够把一个上官寒给看住的。

    “确定要把他关着,就不怕季禾夙找到这里来?”董玉香看了看米娅,她突然觉得之前米娅如果不针对上官楠的话,似乎确实是一个无害的人,可是现在董玉香看到米娅运筹帷幄的样子,心里想着,幸好自己之前是找她来帮忙,而不是找她麻烦,否则到时候死得最惨的人,只怕就是自己了。

    米娅点头,然后一边走向停在路口的车,一边和董玉香说:“没错,把他关在这里,不要伤害他,否则季禾夙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而且这里没有人会出没,所以不用担心会有人来这里把他救走,也不用留太多人在这里,我们还需要布置其他的事情!”

    “你放心好了,我只会留下三个人,每天都会给上官寒准备吃的,不会亏待他的!但是我们还需要做什么?”董玉香皱眉,现在难道不应该是等着季禾夙和上官楠反目成仇吗?难道还需要做什么铺垫。

    米娅坐在车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当然,矛盾总要有一些催化剂,我们要做的就是催化他们之间的矛盾,所以你们需要伪装成上官楠的人,在季禾夙的地盘和势力上动手,不需要真的动手,只是给他们制造一些难题就行了。”

    制造难题不是很简单嘛,不会造成什么大事,不痛不痒,但是却让人很烦恼,这样一来,季禾夙诸多事情压身,心里当然是积压着不少怒火,加上上官楠那边还没有上官寒的任何消息,那季禾夙就会把怒火全都集中在上官楠身上,这两个人才是真正的破裂了。

    虽然不知道米娅为什么会设计得这么全面,但是董玉香很佩服米娅,一个怀孕的女人,根本不用自己亲自动手,就能够车上官楠和季禾夙玩弄于鼓掌之间,这样的心计,自己是不敌她一半吧。

    现在季禾夙真是烦透了,他的人也找不到上官寒的踪迹,这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季禾夙心里烦躁,手下的人又传来消息,说是有不少小股的势力正在时不时针对他手底下的势力。

    “让下面的人给我盯紧了,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不用来找我,直接给我抓起来,处理干净了!”季禾夙自从找不到上官寒之后,整个人的脾气都火爆起来,平常那种冷静镇定全都被抛到脑后去了。

    季禾夙手底下的人真的是太害怕了,他们看着季禾夙脸色不好的吩咐他们,然后赶紧退下去,生怕季禾夙把怒火烧到自己身上。

    看着空荡荡的别墅客厅,季禾夙现在就恨不得赶紧飞到上官寒身边,可是他们现在连上官寒在哪里都不知道,还谈什么保护他?

    接着,季禾夙又来到上官楠的皇朝,他要问问上官楠到底有没有一点上官寒的消息,如果上官楠有消息的话,他可以尽快的查到上官寒的消息啊。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有时间在这里工作,难道上官寒在你眼里就没有工作重要吗?”季禾夙来到皇朝的时候,看好的就是上官楠正在处理文件,还有吩咐luwian做什么,他一时怒火涌上来,开口就是喊。

    上官楠被他这一下给吓到了,但是上官楠心里也窝着一股怒火:“季先生,请你看清楚这是什么地方,这是皇朝,不是你家!请你尊重我的工作!二哥现在生死未卜我也担心,但是我除了派人去找,还能干什么?难道要我什么都不做一直干等着?皇朝的工作就要这样堆积下来吗?”

    看着季禾夙脸色不好,上官楠挥手让luwian出去,luwian出去了顺便还把门给带上了,她又说:“我不像季先生手底下有这么多人,我现在只有皇朝,我虽然担心二哥,但是我也不能让皇朝因为我的缘故而导致下面的工作出现问题。二哥也一定不会希望皇朝在我手上出事的!”

    “巧舌如簧,我知道你一张嘴厉害,但是我现在看到的就是你只顾着工作而完全不管上官寒的死活,有你这样的妹妹,我真替上官寒感到不幸!你如果没有时间去找他,我去!但是上官楠,我会记住你今天所做的一切!”季禾夙眼里都快冒火了,但是一想到皇朝里还有上官寒的股份,他就硬生生的忍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