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六章 谁让你是她哥
    虽然因为上官寒的事情,季禾夙对上官楠没有什么好态度,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想要快点找回上官寒,唯一的办法就是调取监控录像,要知道,在上官家这里的监控录像并不多,想要找到上官寒的几率不大。

    但是不管怎么样,上官楠和季禾夙都会尽力去找,甚至不惜动用他们自己隐藏的势力,不仅是因为上官寒的身份,更加是因为上官寒和季禾夙的关系。

    如果说因为一个上官寒而和季禾夙破裂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而且上官寒也是上官楠的堂哥,有这一层关系,上官楠也不会坐视不理。

    但是在整个京城想要找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先不说有些地方他们无权寻找,加上上官楠自己的势力也不够,现在上官老爷子刚刚逝世,就发生了这种事情,相信有不少人都在保持观望的态度,看看上官家究竟会怎么样解决这个难题。

    “早就知道那些人不会帮忙,看他们现在个个都在观望,等着看我们上官家的笑话。”luwian现在特别的生气,因为之前上官楠让她去几个势力请他们帮忙的时候,那些人的态度简直差到没话说了。

    可是谁让他们现在没有上官老爷子撑腰了呢,所以别人现在对上官家还有一些忌惮完全是因为上官家在京城的产业还有不少,让他们不得不小心。

    “我们是小辈,他们是长辈,他们不愿意拉下脸来帮我们也是正常,让你去调查老宅那边的监控录像,有没有什么线索?”上官楠皱眉,她一想到现在上官寒已经失踪十六个小时了,季禾夙那边应该快要疯了吧。

    luwian点头,她当然会赶紧调查了,顺便还把监控录像复制了一份给季禾夙,有季禾夙帮忙的话,希望会大一点:“监控录像显示,二少爷的车子在老宅那边停下来,之后似乎又有车子从那边经过,后来二少爷就不见了,那些车子都没有靠近二少爷的车,但是完全挡住了二少爷的车。”

    “等等,你说,有车曾经经过老宅,而且还用车身挡住了二哥的车子,之后二哥才不见的?”上官楠敏感的找到了一个线索,而且是一个关键的线索,如果说有人故意把车子停在上官寒的车子旁边,接着把上官寒给掳走了,这么一来就说的通了。

    luwian点点头,她刚才确实是这样说的没错,而且事情也确实是这样的,她还把监控录像给放出来了:“小姐您看,这就是当时的录像,这辆车时常经过老宅附近,但是从来没有靠近过老宅,二少爷失踪的那天,这辆车也经过了老宅。”

    “有没有查到这辆车来自哪里。”上官楠的眼睛盯着监控录像,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那辆车停的很有技巧,她们完全看不到那辆车的车牌号,luwian能够查到是因为在老宅附近的监控录像里看到了这辆车。

    luwian翻找了一下,最后才拿出一张照片和报告给上官楠:“在这里,这辆车之前是轻化工厂的运输车,前段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走这条路线,并且现在驾驶这辆车的人已经不见了,据说是辞职回家了。”luwian不会撒谎的,所以她说是轻化工厂就一定是轻化工厂的。

    还没等上官楠问,luwian就自觉的说:“那个驾驶员的身份证是假的,我们查过了,连名字都是化名,季禾夙也去查过了,因为这件事情牵扯到轻化工厂的陈家,所以季禾夙生气就把陈家的轻化工厂给告到有关部门,现在那家轻化工厂已经关门了。”

    “他倒是下手快!”上官楠叹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现在就断了,如果长时间找不到上官寒,季禾夙说不定又要给自己施加什么压力了。

    此时,被绑架的上官寒眼睛被蒙起来,双手也被绑着,他坐在车上,车子一直在颠簸,可以感觉到这辆车正在走着非常难走的山路。但是上官寒在中途的时候被人扯下车过,似乎他们在换车。

    “你们是谁?为什么抓我?”上官寒喘着粗气质问那些人,但是那些人一句话都不说,并且还用东西堵住了上官寒的嘴,现在的上官寒不能说、不能看、不能动,浑身难受得很。

    不知道过了多久,上官寒心里担心上官楠、季禾夙他们找不到自己会着急,但是他现在被别人抓了,似乎那些人并不是普通的绑匪,也没有问自己要家里的电话号码,也没有想要从他嘴里问出一些什么有用的信息,所以上官寒心里想着的是这些人应该不是他和季禾夙的仇人。

    但是这些人是谁?既然自己对他们没有什么价值,那绑架自己来又是为了什么?上官寒想不通,等到他感觉到车子停下来的时候,自己被带出了车子外面。

    “确定是他?”这是上官寒听到的唯一一个声音,是个男人的声音,上官寒表示很陌生,他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声音的主人,接着又有人说话了,这次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是他,把他关起来,不要伤到他,不然季禾夙到时候找你们麻烦,我就帮不到你们了!”

    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一点点熟悉,但是上官寒记不起来,所以他只能努力的回想所有人,却还是对不上这么一个声音,接着他的下巴被别人抬起来:“上官寒,我们并不想伤害你,但是谁让你是上官楠的哥哥呢,除了你,没有人能够让季禾夙和上官楠分裂,所以只好委屈你在我们这里住几天了!”

    上官寒挣扎了一下,甩开了那个女人的手,然后侧着头,说不出话,但是光是看上官寒的脸色就知道他有多气愤了,不过没关系,只要超过两天,季禾夙一定会忍不住的。

    不知道那些人把上官寒关在哪里,但是上官寒被关起来的时候,身上的东西全都被收走了,而且绳子也解开了。上官寒双手解放了之后就可以把自己嘴里和眼上的东西拿走了。

    这里大概是一个简陋的小木屋,里面除了一张床之外,还有一个木桶,不用说也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上官寒是一个千娇万宠的大少爷,什么时候住过这样的地方?他虽然气愤,但是却没有办法反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