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五章 毒计起
    等到上官老爷子真的下葬之后的第三天,米娅才联系了董玉香,和她说了上官老爷子已经下葬的消息:“这次是我们的机会,无论如何,都要让上官楠和季禾夙关系破裂,到时候上官楠没有外援,你再取而代之,不是很好?”

    “确实是这样,只不过,如果用我的人抓上官寒,是不是太明显了?要是季禾夙看出来怎么办?”董玉香担心的是上官楠和季禾夙不上当,那样的话她们的一切努力都会白费的。

    米娅笑了一下:“不相信也要让他们相信,别忘了,现在众多势力都在盯着季禾夙这块肥肉,如果上官楠让上官寒收到一点伤害,季禾夙最会迁怒的人是谁?不就是上官楠嘛!上官楠手上有季禾夙的人,却还是把上官寒给弄丢了,甚至受伤了,你说他们两个人的关系……”

    “我明白了!”董玉香立刻懂了,季禾夙真的这么在意上官寒,不仅仅是因为上官寒小时候救过季禾夙一命,而且还在季禾夙危难的时候帮过他,也难怪季禾夙对上官寒这么好了,都赶得上是家人了。

    在公司里,上官楠最近的憔悴和疲惫大家都看在眼里,李沉香还特意好声好气和上官楠说话:“老爷子的事情我很抱歉,不过为了孩子和冷逸轩,你也应该振作起来,别让关心你的人为你担心!”

    “谢谢,我没想到你会来安慰我!”上官楠抿嘴勉强扯出一丝微笑,她现在才想到,她和上官老爷子现在相处了也不过是六七年而已,他就这么去了,上官楠能不难过嘛。

    李沉香有些无奈但是知道上官楠还在难过,她又说:“不想笑就别笑了,你这样子真难看!还有,我虽然平时任性了一点,但是我也不是不明事理好吗,我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说什么话。”

    “好了,谢谢你的关心,不过你停了通告赶回来,难道不应该快点回去工作?我虽然家庭变故,但是工作的态度还是没变得,你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我一样要责备你。”上官楠的心情好了一些,但是还是让李沉香离开了。

    其实上官锦天和上官寒的心情也不怎么样,他们的状态和上官楠的是一样的,但是他们都知道,逝者已逝,他们不应该过分的悲伤,而是要在悲伤中努力,不能让老爷子失望。

    在上官家还没有从上官老爷子去世这件事情中缓过来的时候,上官家又出了一件大事,那就是上官楠发现上官寒不见了,她第一个反应就是找季禾夙,一般只有季禾夙回知道上官寒去了哪里。

    “季禾夙,我二哥是不是在你那里?”上官楠给季禾夙打电话的时候,心里一直感到不安,上官老爷子逝世那会儿,她也感觉到这样的不安,希望上官寒不要出事才好,不然她怎么和上官老爷子交代?

    季禾夙今天早上听到上官寒说自己一个人想要出去走走,季禾夙知道他心情不好,所以没有打扰他,没想到这才过了半天,上官楠就打电话问他有没有见到上官寒,难道上官寒失踪了?

    “没有,他今天早上说自己要回上官老宅看看,还想一个人走走,让我不要跟着,我记得他是给你打电话了吧,你没见到他?”季禾夙的语气里充满了紧张和不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一样。

    上官楠心里“咯噔”一下,不会吧,怎么上官老爷子才刚刚去世,接着上官寒就不见了,最近上官家到底是怎么了,怎么一个接着一个的出问题呢?

    “你别急,或许是他在路上耽搁了,我现在就去问问大哥,看看他有没有见到二哥,你也不要想太多,或许……这段时间大家的心情都不怎么好,他可能只是去散心了。”虽然这么安慰季禾夙,但是上官楠还是觉得,可能上官寒要出事了。

    在上官楠派人去找的时候,季禾夙也派人去找了,在他的地盘上,就不信还真的有人这么大胆敢绑架他的人。

    上官楠挂掉电话之后,她的心就像是绑上了几块大石头一样一直沉到海底,刚才她给上官锦天打电话,却听到上官锦天说没有见过上官寒,这么说来,情况不在乎两种,一种是上官寒自己一个人出去散心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个可能性不大,二是上官寒是出于某些原因而与他们被动失联了,这个可能性会大一些。

    谁也想不到,到底上官寒是因为什么而失踪的,上官楠、上官锦天、季禾夙都派人去找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甚至他们看到了上官寒的车子被停在上官老宅的门口,却找不到人影。

    “人就这样活生生的不见了?”季禾夙怒气横生,人是在上官老宅里不见的,而上官老宅现在却是在上官锦天的名下,不过上官锦天没有搬回去,所以上官老宅除了王管家和一些老仆人之外,没有人在。

    可是王管家却说没有见到上官寒出现在上官老宅里,更加没有发现有什么可疑的人出现在上官老宅附近啊,所以这才是季禾夙生气发怒的原因。没有人看到、没有人发现难道上官寒自己长翅膀飞了吗?

    “上官楠,人是在你上官老宅的底盘里不见的,你多少也要给我一个交代!”季禾夙忍着怒气,很客气的对上官楠说着,如果不是因为上官寒,季禾夙真的不会理会上官楠是什么人的,现在上官寒不见踪影,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形如薄冰。

    上官楠也不知道上官寒在哪里,却被季禾夙这样呵斥,她怎么能不火?直接反问回去:“是你亲眼看着他出门的,却不派人保护他,现在二哥出事了,你又要迁怒我吗?难道只有你关心二哥,我不关心吗?他可是我二哥!”

    言下之意就是说,上官楠她再怎么恶毒也不会害了自己的亲人,更加不会利用他达到自己的某种利益。上官楠是问心无愧的,但是季禾夙又不愿意相信她,又怕上官寒到时候被找到的时候会因为自己针对上官楠而生气,所以他也没说话,但是如果最后季禾夙还没找到上官寒的话,只怕上官楠也难逃季禾夙的怒火了。

    挂了电话之后,上官楠心乱如麻的看着桌子上的文件,她根本看不下去,因为最近上官家发生的事情确实太多,她开始心慌又害怕起来。

    这件事情到底应该怎么办,上官楠还没有完全想好办法,能做的事情就是派人去查,无论如何都要查到上官寒的踪迹才行,否则季禾夙一旦发起火来,就算是上官家恐怕也要被剥一层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