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七十四章 熬鹰
    ,精彩小说免费!

    辣椒水来一遍以后,憨皮说道:“上老虎凳。”

    “明白。”

    很快老虎凳被搬了过来,其实就是一条长凳,不过在凳子的一天加了一个木架,就是十字架,憨皮看了一眼,好像是刚加上去的。

    木架和长凳承九十度,这样绑上去本来就已经不是很舒服。

    一名陈洁南的狗腿子刚被绑上去,脑袋就摇的给拨浪鼓似的,这还没有在脚下加砖头呢,不知道加了砖头会怎么样。

    很快憨皮就看到加了砖头的样子,那真是浑身颤抖啊,好像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不过对方越痛苦,憨皮就越高兴。

    憨皮不是什么变态,不是说看到别人痛苦他就兴奋,他之所以高兴,就是要让对方知道,绑架别人要付出的代价。

    “再加一块。”

    “是大哥。”一名两兄弟连忙拿了一块砖头垫在对方脚下。

    这下子就更不得了了,对方颤抖的更严重,想说什么,可惜嘴被堵住,根本就说不出来,还是这样过瘾,因为憨皮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口供,所以也就不需要对方说话。

    难受不能喊出来,又不能说出来,估计会更难受,玩了十几分钟以后,又换了一个人玩,等所有人把老虎凳尝了一遍以后,接着又电击。

    等这些家伙把所有的刑具都试了一遍以后,外面的天已经亮了。

    憨皮伸了个懒腰说道:“留几个人看着他们,不要让他们睡觉,接着,五分钟电击一下。”

    陈洁南他们现在又被吊了起来,同样是只有脚尖挨地。

    接下来憨皮把大家分成了三班,给食品厂的工人一样,八个小时换一下班,每天晚上都要过一遍刑,而且还不让睡觉。

    按照憨皮的话说那就是熬鹰。

    至于其他人,那就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论到谁就过去把陈洁南他们收拾一遍。

    转眼间已经过去三天,这三天下来,陈洁南他们基本上已经不成人样,没办法,估计换了谁都一样,都会不成人样。

    不让吃饭,不让睡觉,还动刑。

    憨皮这边是玩嗨了,可是家里这边快要疯了,每天都有人过来,别的先不说,就那十几个老头,已经都来了一拨了。

    可惜给憨皮打电话,大哥大关机,给各个公司厂子打电话,都说没有见过憨皮,这让李雨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别人还好说,特别是陈洁南的父母,基本上每天都会来几次,每次都带着礼物,道歉,就差给李雨熙跪下了。

    这才是让李雨熙最烦的,因为李雨熙是个善良的人,最受不了的就是这个。

    第五天的时候,重要有一位大人物出现,那就是老人家,而且是老人家亲自过来,过来没有说别的,就对李雨熙说道:“你去食品厂对憨皮说,差不多就算了。”

    “食品厂?老人家,您说憨皮在食品厂?”

    “没错。”老人家点了点头。

    “不对啊,我往食品厂打过电话,都说没见到憨皮。”

    “你这丫头,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再说了,你忘了他们的老板是谁。”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给忘了。”

    没错,憨皮才是食品厂的老板,如果憨皮提前安排好了,自己打电话过去和没有打是一个样,就算自己是老板娘也一样。

    “你去告诉憨皮,就算是看在陈老的面子上,也不能太计较,而且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

    “我明白了老人家,我这就去。”

    憨皮就算是藏的再严实,别人可能找不到他,可是老人家想找到他还是很容易的,憨皮当然也知道,所以他也是在等,等老人家说话。

    其实这件事老人家早就知道了,可以说在憨皮把陈洁南抓走的第二天老人家就知道了,而且当天晚上就知道憨皮在食品厂。

    之所以一直没有动,就是想让憨皮发泄出来,现在已经过去五天,憨皮该发泄的也发泄完了,差不多可以了,老人家这才出面。

    “嗯!去吧,唉,想我老人家每天那么多事,还来管这些。”老人家摇了摇头,就带着随从往外面走。

    他不可能留下来,不是说不想留,而是不能留,因为老人家的事情太多了,就目前来说,老人家每天的休息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五小时。

    等老人家带着随从走了以后,李雨熙连忙开车往食品厂赶。

    在食品厂这边,憨皮没事来到库房,这个时候是强子带人值班,憨皮还没有进去,就听到连忙说道:“想睡啊!”接着就是一阵滋滋啦啦的声音。

    不用看就知道这是电击,这电击的可不是一个人,而是八个人,也就是说,有一个人想睡,八个人都要被电击一次。

    憨皮推开仓库的门进去,看了一眼这八个人,一个个嘴里堵嘴的布上面都血迹斑斑,而且都是暗红色的,这说明上面的血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当然,上面也有新鲜血液。

    这都是受酷刑的时候自己咬的,就是不知道牙有没有咬碎,估计也差不多了吧。

    憨皮刚保证,就算是现在把他们放了,这些家伙也会变成真正的病猫,这件事估计会在他们心里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而且保证他们每天都会做噩梦,五天的时间,不给吃,不给喝,还不让睡觉,每天还要上一遍刑,心里没有阴影就怪了。

    特别是那种有苦述不出,疼痛喊不出,这才是最难受的。

    “应该差不多了吧。”憨皮看着外面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

    “啊!大哥,你说什么?”

    “哦,没什么,你们继续。”

    “好的大哥。”

    憨皮这个自言自语,当然不是没有什么,而是他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有人来找自己了,憨皮只是想到会有人来找自己,不过想不到会是谁,更不会想到是李雨熙。

    当李雨熙的车进了食品厂的时候,憨皮这边就已经知道了,憨皮也没有想到会是李雨熙,所以随便安排了一下,就去见李雨熙去了。

    憨皮是绝对不会让李雨熙进库房这边的,因为他不想让李雨熙看到那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