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六章 陈洁南来了
    陈林并不关心这些,不过也是,他才多大,还没有到对什么都好奇的年龄,如果再给几年你看看,绝对和几个姑姑抢着看。

    “行了行了,我说你们一个个的,别的没有看你们这么上心。”

    “爸,这您就不知道了吧,别的事都无所谓,可是小泽有女朋友可不一样,因为这是要一辈子在一起打交道的。”

    “呃!”

    小玉的话让憨皮无话可说,因为人家说的没错,这可是一辈子的事,什么事能有这个重要。

    “好了,你们聊吧,我去做饭。”李雨熙摇了摇头,然后去厨房做饭去了。

    “妈,我帮您。”小琴连忙跟着过去,她现在每天只要有时间,就跟着李雨熙学做饭。

    时间匆匆而过,转眼间又是一个星期,这天下午憨皮刚从贸易公司出来,准备开车回家,就接到了小玉的电话。

    “喂?”

    “爸,您现在在那?”

    憨皮刚喂了一声,小玉就着急的问。

    “我正准备回家,怎么了?”

    “爸,那个叫陈洁南的又来了。”

    “噢,是吗?这样,我现在就过去,你先不要和他起冲突。”

    “嗯!我知道了吧。”

    挂了电话以后,憨皮直接开车就往俱乐部赶。

    说实话,憨皮并不是怕这个陈洁南,一个基本上已经过气的三代,憨皮还不看在眼里,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陈老的孙子。

    要不然憨皮就会让小玉直接给打出去,当然,不要说差不多已经过气,就算是陈老在活着,憨皮照样不把这陈洁南看在眼里,一个就知道挥霍祖辈余荫的人,憨皮是最看不起的。

    没错,陈老虽然不在了,可是陈老还有很多老部下,这些老部下对陈老的孙子还是很照顾的,要不然这小子也不会那么猖狂。

    陈老憨皮都不怕,更不要说他这些老部下,憨皮之所以对陈洁南客气,还是因为陈老,不管怎么说,陈老和他是一个阵营的人。

    俱乐部离贸易公司并不远,一个在前门一个在建国门,也就几公里而已,憨皮开车很快就到了。

    说实话,这里憨皮已经不是第一次来,不过每次都让这里给震撼一下,在这个帝都车辆还是很少的年代,可是在陈氏大厦停车场却停着几百辆汽车。

    这还真是租写字楼那些公司的车,因为去俱乐部的车辆都停在地下室。

    憨皮开车来到地下一层,地下一二三层是停去顶层的车辆,四五六层是停去六十七层的车辆,这个时候地下一层并没有多少车,只有十几辆而已。

    不过这也正常,毕竟现在并不是高峰期,俱乐部高峰期在晚上九点以后,那时候再看看这里停的车辆,估计这地下一层差不多能停满,而且最起码都是奥迪100。

    憨皮并没有管这些,直接上了电梯,地下一二三层有直接通往顶层的高速电梯,而且还不是一部。

    憨皮刚出电梯,小玉就已经在等着,估计是算准了时间。

    “哎呀,让玉姐亲自迎接,实在是愧不敢当。”憨皮对小玉开了一句玩笑。

    “您说什么呢?”小玉有点不好意思了。

    毕竟这里可不是就她一个人,还有安保人员,另外还有服务员服务生什么的,因为出了电梯就是俱乐部前台,让自己老爸称呼自己玉姐,小玉能好意思。

    “好了,带我过去吧。”

    “嗯!”

    憨皮来过几次,大家虽然不知道憨皮的身份,但是也知道绝对不简单,当然,这也是因为小玉没有透露过憨皮的身份,要不然这些员工不知道会有多惊讶。

    因为憨皮实在是太年轻,这些员工一直以为憨皮是老板的哥哥。

    “玉姐。”

    “玉姐。”

    一路上,不管是服务员还是安保人员,看到小玉都会喊一声。

    顶层比较大,整个顶层有两万平米左右,从出了电梯,到陈洁南所在的包间,还是有一段距离的,不过距离再远,也又走到的时候。

    “爸,就在这里面。”

    “行,我知道了,进去吧。”

    “嗯!”小玉答应一声,然后就把包间的门推开了。

    憨皮先一步走了进去,包间里有八个人,八个人都在坐着,憨皮打量了一下,这八个人都是年轻人,年龄在二十三四岁到二十七八岁。

    其中坐中间的那个是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如果憨皮没有猜错,这个应该就是陈老的孙子陈洁南,因为这小子和陈老有几分相似。

    “吆,这是把靠山找出来了。”陈洁南喝了一口红酒,摇着酒杯对小玉说着。

    “你就是陈洁南?”

    憨皮没有在乎他说什么,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不错,你是谁?”陈洁南把酒杯放下。

    看来这小子并不认识憨皮,不过也是,陈老都去世快二十年了,在陈老去世之前,憨皮是除了叶家,谁家也没有去过,等可以去这些老头家里的时候,陈老已经去世,所以憨皮也就没有去过。

    不要说没有去过,就算是去过,这快二十年了,估计这小子也不会认识他了,毕竟那时候这小子还只是一个小屁孩,说穿开裆裤都不为过。

    “我是谁你不用管,我就问你,你做这件事你父母知道吗?”

    “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如果知道,你小子今天就别想平平安安的走出去,如果不知道,那我就替你父母教训教训你。”

    “小子,你说什么?”

    陈洁南还没有说话,他的一名跟班啪了一下桌子跳了起来。

    憨皮根本没有废话,一个箭步过去,直接就是一巴掌,把这个跳起来的家伙给抽飞了出去,然后倒在那抽搐,憨皮这一巴掌可是没有留手,之所以没有留手,就是给陈洁南看的,希望这小子能知难而退。

    不过憨皮失望了。

    看到自己人被大,陈洁南腾的一声站了起来,指着憨皮的鼻子说道:“好,好啊,竟然敢打我的人,给我上,只要不打死,打成什么样都算我的。”

    听到陈洁南这么说,憨皮失望的摇了摇头,本来想看在陈老的面子上放这小子一马,没想到这小子是这样的人。

    ******

    ps:不要钱的票票投过来。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