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六十三章 做人的原则
    在张爸和陈泽走了以后,张颖把早上张妈给她的钱拿了出来,递给张妈说道:“给,这些钱都没用。”

    张妈并没有把钱接过来,而是问道:“这怎么回事?”

    “妈,这个您不能怪我,人家为人比较高尚,不屑于花女人的钱,所以都是花的他自己的钱,这不,就省下来了。”张颖说这话的时候撇了撇嘴。

    “你这孩子。”张妈在张颖脑袋上拍了一下说道:“说话阴阳怪气的,这正说明人家孩子懂事。”

    “我说老妈,您不是吧?”

    “怎么不是?”张妈又在张颖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把张颖手里的钱给拿走了。

    陈泽这边,来到清河镇街上以后,就开始找工作,这个时候可没有多少公司,找工作也是去一些商店,饭店,或者是厂子什么的,不过一看到陈泽是外地人,马上就摆手。

    这也让陈泽很无奈,陈泽不是没有想过和张颖一样去市里找工作,不过他连毕业证都没有,根本就不用想,大学毕业证就算了,就算是给他一个高中毕业证也行啊。

    所以陈泽给自己定位,那就是干最脏最累的活,因为稍微需要一些脑力劳动的活,都需要毕业证,就算是没有大学毕业证,高中或者初中毕业证也行,可是他没有。

    可以说他现在除了一张写着他名字和贴着他照片的身份证,别的什么都没有。

    一上午,陈泽跑了二十多个地方,没有一个地方要他,这让陈泽很受伤,也很颓废。

    在找工作的时候,陈泽就想,如果刚开始老爸让自己去公司,自己就去了,还会不会有现在这些事,当然,他现在也只能想想,如果这个时候让他回去求老爸,他绝对干不出来。

    别忘了他出来的时候可是说过了,不混出个人样绝对不回去,如果这个时候回去,那不就是认输了,认输倒是没有什么,可是这太丢人,陈泽绝对做不出来。

    晚上回去吃饭的时候,不管是张爸还是张妈,没有一个人问陈泽找工作找的怎么样了,因为这样会给陈泽带来负担,如果陈泽找到工作,根本就不需要他们问,陈泽自己就会说,他不说,就说明他没有找到。

    再说了,找个工作哪那么容易,像张颖,找工作都找了一个多月了,现在还不是没有找到,当然,张颖是因为对工作要求比较高。

    毕竟这个年代一个高中生毕业生也算是文化人了,这可不像后世,大学生根本不算什么,在这个年代,一名高中生就已经很吃香。

    一连十几天,陈泽每天上午下午都出去,可是还没有找到工作,他现在可不止在清河这边走,还往市里那边走了一些,不过还是一样,好点的工作人家要毕业证,吃苦受累的活人家一看他是外地人,根本就不要。

    在这个年代,下岗潮已经开始,本地人想找一份工作都不容易,何况他一个外地人,虽然这个外地人是假的,可是人家认身份证啊。

    这天早上吃完饭,陈泽又准备出去,这个时候张爸叫着了他。

    “小泽,等一下。”

    “叔叔,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们站需要几名装卸工,你看……”

    张爸说的很委婉,好像怕陈泽受伤,其实张爸也知道,现在找一份工作不容易,特别是陈泽这样没学历的外地人,那就更不容易了。

    “叔叔,您是说让我去你们站做装卸工?”

    “小泽啊,是,这个活是累一些,不过是按天结账,干一天给一天的钱。”

    “叔叔,您不用说了,我去。”

    张爸所在收购站是一家废品收购站,装卸这个活很累,一般正式工没有人干这个,没错有装卸任务,站里就会从外面找人干,张爸也是看陈泽这么长时间没有找到工作,这才让他去。

    “我说你怎么回事?小泽怎么能去干那样的活。”张妈瞪了一眼张爸。

    “阿姨,您别说了,我去,这里不是干一天给一天的钱吗,没活的时候我还可以去找工作。”

    “可是废品站的装卸工太累了。”

    “没关系的阿姨,我有的是力气。”

    “可是……”张妈还是有点担心,当然是担心陈泽累着了。

    “阿姨您放心吧,如果太累,我明天就不去了。”陈泽这话当然是安慰张妈的,他现在都这个样子了,还在乎累不累,有活干就不错。

    “那好吧,不过装卸的时候你注意一下,如果太累就别干了,你放心,就算是你没有找到工作,也不会饿着你。”

    “我知道了阿姨。”

    就这样,陈泽跟着张爸去了废品收购站,谁能想到,堂堂陈家大少爷,竟然去干起了装卸工,如果让陈泽那些朋友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

    清河南镇废品收购站,是目前帝都最大的废品收购站之一,可以说每天的活有很多,当然,这个装卸工其实就是装,装大车。

    收购站占地面积很大,大概有一百二十亩地左右,分各个区域,有废铜烂铁,还有书本报纸,而且收的很全,什么酒瓶子,牙膏皮,破布烂塑料都有。

    陈泽今天要干的就是装废铁,而且今天有好几车的任务。

    说实话,这还真不是人干的活,不到半个小时,陈泽的手就磨出了血泡,没办法,他这是因为没有干过活,第一次干不知道怎么干。

    不过陈泽并没有在乎这个,只不过又多戴了一双手套继续干,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要过这一关,就算是不在这里干,去别处也是一样。

    装了一上午,回去吃饭的时候,陈泽连手套都取不下来了,这是因为血水干了,把手套给粘在了手上,可是把张妈给心疼坏了,一边用剪刀给陈泽剪手套,一边骂张爸,怪张爸给陈泽找这样的活。

    张爸没有敢还嘴,只是对陈泽说道:“小泽,要不然下午就别去了?”

    “叔叔那怎么行,不说我干了半天的工钱还没有给,就说答应别人的事也要做完。”

    “工钱你放心,我给你要回来。”

    *********

    ps: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求推荐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