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九章 住下来,打算
    “妈,你们在聊什么呢?西瓜我买回来了。”

    “噢,买回来了,买回来就去洗洗,然后给切开。”张颖的母亲连脸都没有转过去,直接就对张颖说着。

    “哦!”虽然很不情愿,不过张颖还是很听话的按照母亲说的去做了。

    西瓜是在外面切的,估计是在厨房切的,然后给端到堂屋,看到西瓜端了过来,张颖的母亲连忙拿起一块递给陈泽说道:“来孩子,吃吧,多吃点。”

    “谢谢阿姨。”

    “妈,您出来一下,我和您说点事。”张颖不等她母亲说话,就直接把她母亲拉了出去。

    “你这孩子,怎么一点礼貌都不懂啊。”出去以后,张颖的母亲拍了张颖一下说着。

    “妈,您怎么回事,我给您说不是您想的那样,您怎么还这样?”

    “我怎么了?”

    “您说您怎么啦?是不是怕您闺女嫁不出去啊?”张颖给了母亲一个白眼。

    “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张颖的母亲又不傻,她其实早就看出来两个人不是那么回事,他之所以这么热情,是希望两个人有点什么,说实话,第一眼她就看上了陈泽,认为陈泽当自己的女婿还真是不错。

    “是这样的妈……”接下来张颖就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陈泽抱着她喊老婆这件事她没有说出来,除了这个基本上一点不差都说了。

    “你这孩子,人家都是因为你才把行李给丢了,你不管谁管。”

    “啊!妈,您不是吧。”

    “怎么不是,快点去收拾出来一间房,我去准备铺盖。”张颖的母亲说完高兴的进屋去了。

    本来她还以为陈泽可能就在这待一会,没想到会住下来,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日久见人心,现在没有什么,不代表以后也没有什么,只要两个人多接触,就有那么一天。

    张颖家的房子很多,现在这个时候外地人来的很少,就算是来,基本上也是在市里,像清河这种地方,这个时候还没有多少人过来,所以除了张颖和她父母住的以为,别的房子都在空着。

    当然,不是就她们一家,别人家也是一样。

    东厢房有两间,而且还是比较大的那种,张颖的母亲收拾的就是北边一间,因为这一间离张颖的房间比较近,张颖就住在正房最东边一间。

    等张颖的母亲从屋里拿一下铺盖出来,堂屋就剩下陈泽一个人了,没办法,陈泽也只能从屋里出来,因为他知道张颖和她母亲在帮自己收拾房子,那么他还能闲着,当然是要去帮忙了。

    看到陈泽过来,张颖的母亲连忙说道:“孩子,你看你住这一间怎么样?”

    “没问题,谢谢阿姨。”

    “你这孩子,客气什么,到了这里就给到家一样,你就安心的在这住着,住多长时间都没有关系。”

    “啊!”

    张颖母亲的热情,让陈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本来陈泽只不过是想住几天,等自己找的房子就走,这一下他不知道是该走还是不该走了。

    有了陈泽的帮忙,收拾的就更快了,就一间房,而且看样子还经常打扫,屋里也没有什么灰尘,从这一点也可以看出来,张颖的母亲是个利索的人。

    “孩子啊,我看你的行李箱是找不回来了,这样,明天让小颖带着你去买一些衣服和生活用品,这个钱阿姨出。”

    “不不不,阿姨,这可使不得,我自己去买就行。”

    “那怎么行,你的行李箱是因为小颖弄丢的,当然是我出钱,另外你刚过来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让小颖带着你方便。”

    陈泽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了,这弄的好像他讹人家似的,本来只不过是借宿几天,可是现在看来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

    如果是以前,陈泽想都不想直接就去宾馆住了,可是现在不行,他身上就那么多钱,这可是要撑到他找到工作,找工作那么容易啊。

    别忘了他现在连毕业证都没有,也就是说,他现在和一个文盲没有区别,这也是陈泽骂憨皮瓜皮的原因,给了自己一张这样的身份证,那么自己那些毕业证就都作废了。

    这个不能怪憨皮,如果给了陈泽真正的身份证,又有毕业证,那么以陈泽清华大学毕业的高材生,找个工作还不容易,这样就达不到憨皮要的效果了。

    憨皮要的效果,那就是让陈泽吃苦,让他知道,赚钱不是那么容易的,只有这样,他才能更珍惜,才能将来继承这么大一份家业。

    憨皮不是没有想过像后世电视剧里那样,来个破产什么的,然后让陈泽出去打拼,可是这么大的家业,怎么可能破产,估计连三岁孝都哄不着,更何况陈泽,再说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以现在的生活水平,就算是破产,憨皮家同样会过着富裕的生活。

    既然假破产不行,那就只有这一个办法了,那就是把陈泽给赶出去。

    上午六点左右,陈泽正在和张颖母女俩在院子里乘凉,大门被推开,一名中年男人推着自行车从外面进来,不用说就知道,这应该是张颖的父亲。

    果然,中年人一边扎自行车一边说道:“咦,家里来客人了?”

    “叔叔您好。”陈泽连忙站了起来。

    “你好你好,快坐,不用站起来。”

    张颖的父亲看了看陈泽,又看了看张颖,把一个老式的手提包放在陈泽他们喝茶的八仙桌上。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啊?”张颖的母亲给他倒了一杯茶。

    “哦,今天站里有点事,就回来晚了。”

    “这样啊,这位陈泽,小颖的朋友,可能要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张颖的母亲把陈泽介绍了一下。

    听到陈泽要在家里住一段时间,张颖的父亲皱了皱眉头,不过也没有说什么,这估计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张颖的母亲听说陈泽要住下来,心里那个高兴,可是张颖的父亲就不一样,心里就有点那个。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也没有说出来,估计是回头问张颖的母亲吧。

    ********

    ps:唉,今天可是520啊,算了,不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