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五章 “小偷”陈泽
    ,!

    可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其实这主要是因为小琴,如果不是小琴是小玉,估计陈泽没有这么老实,还乖乖的把手表衣服换下来,估计早就跑了吧,可是小琴就不一样,因为陈泽不会让小琴为难。

    这一点憨皮都算计好了,陈泽不得不佩服老爸。

    把东西买好以后,除了陈泽身上穿的一套,剩下的都放进了拉杆旅行箱里,然后两个人出了农贸市场,来到车前的时候,小琴停了下来。

    有点不好意思的对陈泽说道:“小泽,该做的二姐都做了,以后就要看你自己了,这里是一千块钱块钱,以后你就要自己赚钱养活自己了。”

    “我知道了二姐,你也不用内疚,这和你没关系。”

    “那行,既然这样二姐就走了。”

    “呃!二姐,难道你就把我放在这里?”

    “不好意思啊小泽,老爸说了,把东西给你买好,然后把钱给你,就让我直接回家。”

    “行,憨皮,你还真是个憨皮,算你狠。”陈泽咬牙切齿的说着。

    “咯咯咯!”听到陈泽骂老爸,小琴笑了笑没有说话。

    “那二姐就先走了,你一个人要注意安全,如果实在过不下去,就给二姐打电话,到时候二姐向老爸给你求情。”

    “不用了二姐,你放心,就算是过不下去,我也不会和老爸妥协,而且这次我一定要混出个人样。”

    “好了,能不能混出来先不说,不过你还是快点找个住的地方,然后再找一份工作,要不然这一千块钱也不够你花多长时间。”

    现在是九零年,平均工资在二百块钱左右,一千块钱已经不少了,当然,这是对于别人来说,对于陈泽这个从来不把钱当钱的人来说,这一千块钱什么都不是,因为在这之前,很多时候他一天都不止花这么多。

    “我知道了二姐,你快点回去吧。”

    “那二姐走了。”

    “走吧走吧。”

    “对了,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

    “身份证。”

    “哦!”陈泽点了点头把身份证接了过来,只是当看到身份证的时候,陈泽跳了起来骂道:“憨皮,我看你不应该叫憨皮,你应该叫瓜皮。”

    正在别墅逗小外甥的憨皮,连着打了几个喷嚏说道:“谁在骂我?”

    “还能有谁,估计是你宝贝儿子。”陈晓在一边笑了笑说道。

    憨皮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陈泽为什么跳起来,因为身份证根本就不是他的,当然,名字和照片是他的,可是地址不对,不但不对,而且错的离谱,因为身份证上的地址是中原省下面一个他都没有听说过的地方。

    你说陈泽能不跳起来,不管怎么说,就算是被赶出来,可是他好歹是帝都人啊,现在呢,一下子变成了外地人。

    “行了,没事我就走了。”

    “走吧走吧。”陈泽挥了挥手。

    在小琴开车走了以后,陈泽看了看手里的身份证和一千块钱,摇了摇头把它们放进口袋,还好现在已经出了一百面值的钱,要不然这一千块钱就是一扎。

    也就是第四套人民币,有四位老人头的那种,而小琴给陈泽的,就是有四位老人头的一千块钱,一共十张。

    “唉!”陈泽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然后拉着旅行箱就往一个公交站牌走,这一千块钱如果在这个地方生活,根本就不够用,别的不说,租房子都是一个问题。

    因为在这里租房子,一个月最起码要二百块钱,陈泽想的是能不能往外面走一点,也就是说去郊区,当然,这个郊区可不是远郊区县,而是后世的三环外四环里这样一个地方。

    那边的房子便宜一些,一个月四五十块钱就能租到,而且房子还大,当然,这说的是平房,租楼房可不是这个价格,再说了,他现在也租不起楼房。

    来到一处公交车站,陈泽开始看站牌,这里有好几趟车,不过往郊区去的就一辆,开往清河小营的车,不过陈泽可没有打算去清河那边,因为太远了,都在后世五环外面了。

    所以陈泽就开始找离市里近一点的地方,学知桥,学院路,对,就去学院路,这里离市里比较近,当然,学院路比较长,陈泽选择的地方是在学院桥南边一点,航空航天大学那个位置。

    陈泽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是因为这里离大学比较近,不管怎么说,陈泽也是刚从大学校园出来,对大学校园还是有好感的,之所以没有选择他之前上的大学,你说因为清华大学离市里太远。

    既然衙要去的地方,那就开始等车,陈泽并没有等多长时间,一辆902公交车就过来了,不知道是不是生活好了很多,现在坐公交车的人也多了起来。

    虽然不至于说像后世那么拥挤,不过也是人挨人,连个坐的地方都没有,没办法,座位上都有人,陈泽只能站着,还好离的并不是很远。

    上车以后,陈泽花五毛钱买了一张车票,还好和二姐买东西的时候,人家找的零钱二姐给了自己,要不然拿出一张四个老人头,不知道人家售票员怎么说他。

    半个小时,公交车停了下来,当然,是在陈泽要下车的车站停了下来,这一路上已经停了不知道多少次。

    陈泽连忙拉着旅行箱就往下面挤,好不容易挤了出来,刚准备走,就听到车上有人喊:“小偷站着。”

    陈泽是个正直的人,听到有人喊小偷,那当然不能不管,连忙四处张望,看看小偷在那里,可惜还没有找到小偷,他就被人围了起来。

    这个时候陈泽才明白,原来人家喊的小偷是他。

    “我说你们有没有搞错,你们看我像小偷吗?”

    “小偷又没有写在脸上,刚才就你下车的时候撞了我一下,然后我的钱包就没有了。”

    这时候,一名女孩走了过来看着陈泽说着,这名女孩很漂亮,长着一副瓜子脸,两只会说话的大眼睛盯着陈泽,头发用皮筋扎着垂在脑后,年龄大概也就二十岁左右,上身穿着一件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牛仔裤,看上去很干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