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五十三章 给陈泽下套
    “是啊,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如果老爸让我去管理公司,我也就不会在这里喝酒了。”

    陈泽这话说的没错,如果憨皮让他去过来公司,估计他早就去了,他之所以不去公司上班,就是不想从底层做起,这让他感觉到很没有面子,堂堂陈家大少,竟然要去做一名普通员工,这让陈泽有点不能接受。

    “陈泽,说起这个,我感觉到你还是要和二姐学一下。”

    “我才不学二姐呢,就算是学,我也学大姐。”

    “你呀!不是我说你,学大姐你还真学不来。”

    “有什么学不来的,不就是管理一家公司吗,老爸是没有给我机会,要不然我比大姐做的还好。”

    “唉!”听到陈泽这么说,欣欣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欣欣刚进单位的时候,同样是才最底层做起,可以说说过来人,她现在之所以做什么都得心应手,就是因为那几年在底层打基础,要不然估计她现在也做不好。

    “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喝酒。”

    发生在酒吧的事情,憨皮这边已经知道,虽然这次是因为欣欣陈泽才打架,不过憨皮准备利用这次机会好好的收拾陈泽一下。

    当然,这个收拾可不是打他一顿,这一点憨皮是不会去做的,不管怎么说,陈泽打架也是因为欣欣,如果因为这个揍陈泽一顿,憨皮还真下不去手。

    虽然不能揍,不过可以拿着这个做文章,而且可以做一个让陈泽无话可说的文章。

    “小琴。”

    “小琴。”

    憨皮在客厅里喊。

    “爸,什么事,我这种逗弟弟玩呢。”小琴说的这个弟弟,可不是陈泽,而是陈晓的孩子。

    “你下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

    “好,这就下来。”

    等小琴下来以后,憨皮就扒在她耳边小声的说着。

    “嗯!”

    “嗯!”小琴一边听一边点头。

    等憨皮说完,小琴楞了一下看着憨皮说道:“爸,不是吧。”

    “怎么啦?”

    “爸,这样对小泽太不公平。”

    “什么公平不公平的,你就按我说的做。”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

    “那好吧。”小琴最后还是答应了,憨皮之所以把这件事交给小琴去处理,就是因为陈泽最听小琴的话,而小琴又最听自己的话。

    “我说你们父女俩商量什么呢?”李雨熙端着一盘水果过来。

    “小琴你上去吧,我和你妈说点事。”

    “好。”小琴答应一声就准备上去。

    “等一下。”

    “什么事妈?”

    “把水果端上去,和你姑姑你们一起吃。”

    “噢,好。”

    在小琴端着水果上去以后,憨皮又把和小琴说的事情给李雨熙说了一遍,说完以后问道:“我这个决定你怎么看?”

    “你都决定了还问我干什么?”

    “当然要问你,你可是他妈。

    -----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那他也是你儿子,我知道你做什么决定都是为他好,所以我没有意见,不过还有一个人你要和她商量好,要不然估计会和你没完没了。”

    “谁?”憨皮不明白的问着。

    “还能有谁,陈晓呗,如果让陈晓知道你这样做,你说会怎么样。”

    “啊!那个雨熙,这件事我想还是你和陈晓说一下比较好,比较你是陈泽的亲妈,你这边都没有问题,我想陈晓也能理解,再说了,你也可以和她讲道理吗。”

    “你呀,你自己做的好事,让我去做坏人。”

    “嘿嘿嘿。”憨皮傻笑了几声没有说话。

    “行,那我去给陈晓说。”

    当天晚上憨皮休息的很早,陈泽什么时候回来的他都不知道,第二天早上,陈泽起来先去给姑姑请安,只不过姑姑看他的眼神有点同情,这让陈泽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也没有多想。

    当然,陈晓虽然喜欢陈泽,可是这件事还是不能提前告诉他,陈晓也是没有办法,就像李雨熙说的那样,如果再不管,陈泽就废了,陈晓怎么可能因为喜欢陈泽,就让自己这个侄子废了。

    吃完早饭以后,谁也没有动,就连陈晓也是一样,按说这个时候,陈晓应该回房间看孩子,可是他没有,大家都坐在客厅里没有走,就连小玉小琴,甚至连憨皮都一样。

    不知道是看着情况不对还是感觉到压抑,陈泽站起来说道:“爸妈,姑姑,那个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出去了。”

    “站着。”憨皮瞪了一眼陈泽。

    “爸,您还有什么事?”

    “把身上的东西全部掏出来,包括车钥匙。”

    “啊!爸,您这是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憨皮直接从沙发上站起来说道:“你小子可以啊,你在外面混也就算了,竟然还去给人家打架。”

    “爸,这个您要听我解释。”

    “我不想听你给我解释,你现在只要把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就可以。”憨皮一边说一边往陈泽身边走。

    “老爸,您要来真的?”陈泽一边说一边想往外面跑。

    “可以啊小子,想跑,那你跑吧,看看我能不能追上你。”

    “爸,咱不带这样的。”

    陈泽知道,如果说论速度,他根本就不是老爸的对手,就算是让他跑出去,估计跑不到大门口就让老爸给追上了,到时候受苦的还是自己。

    “放心,你只要乖乖的把身上的东西交出来,我不会把你怎么样。”

    “不行,别的都可以交,车钥匙不行。”陈泽捂住兜,脑袋摇的给拨浪鼓似的。

    “你要是不交,那我就只能自己从你身上拿了。”憨皮说完就伸手去抓陈泽,

    没想到这小子给泥鳅似的,直接躲了过去,当然,这是因为憨皮没有真的要去抓,本来他以为这小子不敢躲。

    “行啊小子,竟然敢给老爸动手,那行,我看看你有几斤几两。”

    憨皮说完就来真的了,陈泽虽然和别人比很厉害,说句不好听的,估计五六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可是和憨皮比,那就差的远了,说差十万八千里也不为过。

    刚交手了几下,就让憨皮给抓着了。

    “妈,救我。”陈泽对李雨熙喊着,可惜李雨熙把脸扭到一边去了。

    看到老妈不管自己了,陈晓又对陈晓喊道:“姑姑,救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