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四十章 两年(二)
    不过憨皮早就准备好了,他是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把药卖出去,这不是钱不钱的事,而是憨皮怕这些药流出去,流到国外去,这绝对是憨皮不希望看到的。

    不是说憨皮不想把药卖到国外,但是最起码现在不行,就算是卖到国外,也要先把国内的治疗完以后再说。

    当然,憨皮之所以不想现在把药流到国外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这种药在国内买的比较便宜,一名癌症初期的治疗费用大概在一千块钱,中期在四千块钱,就算是晚期也不会超过一万块钱。

    这样的价格,憨皮怎么可能让它们流到国外去,因为这个价格憨皮基本上是不赚钱的,就算是赚也赚的很少,憨皮可是还指望这些药大赚一笔的。

    那么这个大赚一笔当然要从国外赚回来,憨皮已经想好了,国外的价格要比国内贵的多,初期最起码要一万,中期要四万,晚期要十万,而且还是美金。

    当然,不流到国外,并不是不接受治疗,三院特意给憨皮准备了几层病房出来,专门治疗外国佬,只是这个费用,贵的有点吓人。

    三院也是国内唯一一家接待外国佬治疗的医院,这些外国佬能千里迢迢的来到中国治疗,那开都是有钱人,有钱人都怕死,特别是得了这种不治之症。

    这些外国佬在三院治疗,不但治疗费是一笔天文数字,就连住院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要不然郝院长为什么这么积极。

    制药厂这边的事情憨皮不管,因为有焦慧雪在,而且憨皮还安排了人帮焦慧雪,所以那边不需要憨皮操心,憨皮操心的是三院这边。

    “憨皮,你看一下,这是最近申请入院治疗的人员名单。”

    郝院长把一份名单递给憨皮,两个人现在已经熟悉了,所以也就不再客气,什么同志之类的也就不再称呼。

    “这么多?”看到那密密麻麻的人名,憨皮吓了一跳。

    “没错。”郝院长苦笑一下说道:“这还是最近这几天的,现在每天还有不少申请。”

    “那就治呗。”

    “憨皮,我也想治,可是已经没有病房。”

    “怎么会没有病房,三层楼那么多病房,不会已经住满了吧?”

    “是的,已经住满。”

    “那就再挤挤,挤挤还是会有的。”

    “已经没办法再挤了,原来的双人间现在已经变成四人间,原来的四人间现在已经变成八人间。”

    听到郝院长这么说,憨皮也是无奈,这些外国佬太有钱了,有钱的不像话,不管多少钱都给,但是有一条,那就是让他们住院治疗。

    “我说老郝,你看这样行不行,从外面找一个地方,就当是三院分院,然后专门接收这些外国佬,地方不需要太好,但是有一点,那就是地方要大。”

    “咦,这个我看行。”

    “那行,既然这样你就去办吧。”

    “好,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办这件事。”

    郝院长也是没有办法,这么多外国佬要过来治疗,而且都挥舞着大把外汇,如果不去赚这个钱,郝院长自己心里都难受。

    制药厂这边算是稳定了,当然,憨皮知道,以后制药厂估计会更好,说实话,为了这家制药厂,憨皮可是下了血本了,而且为了制药厂,憨皮找到老人家,让老人家安排一支部队驻扎在制药厂旁边。

    这也是为了制药厂的安全。

    忙活了一天,憨皮到晚上九点多才到家。

    在李雨熙给他递了拖鞋,然后把包接过去以后,憨皮看了看客厅,说道:“那臭小子还没有回来?”

    憨皮说的这个臭小子当然是陈泽,陈泽已经大学毕业,不知道是不是这四年大学太压抑了,毕业以后这小子就开始放纵自己,每天基本上都不着家。

    “还没有。”

    “两个丫头回来没有?”

    “早回来了,两个人吃完饭就回到房间,不知道在干什么,另外连小雪也和她们两个一起。”

    “那就好。”

    听到两个丫头回来了,憨皮松了一口气,陈泽不回来没关系,毕竟他是男孩,不管怎么说男孩在外面不会吃亏。

    就在这个时候,一阵轰鸣声传了进来。

    “小泽回来了。”听到声音,李雨熙连忙说了一句。

    说起这个憨皮就生气,不知道这臭小子怎么和小玉说的,或者是打了什么赌,反正在这小子毕业以后,小玉就给他买了一辆跑车。

    而且还是那种大排量的法拉利跑车,走到那都给打雷似的,可以说离很远都可以听到。

    “爸妈,我回来了。”

    “我说你现在还知道回来啊,你看看都几点了。”憨皮瞪了一眼陈泽。

    “爸,这不是刚九点多吗?您看看有几个年轻人这么早回家的,估计也就我。”

    陈泽这话说的不错,还真是这样,像他这么大的年轻人,还是在这夏天,确实没有多少人这么早回家的,这当然是因为憨皮管的比较严。

    “别人是别人,你是你,对了,明天你就去地产公司上班去。”

    “不去。”

    “为什么不去?”

    “爸,我这刚毕业您就让我去工作,最起码让我玩一段时间吧。”

    “玩一段时间?行,你玩吧,从今天开始,零花钱一分没有,什么时候上班什么时候给你零花钱。”

    “啊!老爸,您不会来真的吧?”

    “你说呢?”憨皮说完,又回头对李雨熙说道:“你也不准给他零花钱。”

    “嗯!我知道了。”

    李雨熙那是绝对听憨皮的,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过。

    “不给就不给,您当我稀罕啊!哼!”陈泽说完就跑上了楼。

    “我说憨皮,你这样有用吗?我们不给,小玉小琴也会给,就算是小玉小琴不给,慧雪姐也会给。”

    在陈泽上楼了以后,李雨熙对憨皮说着,不过李雨熙说的也没错,陈泽可是这个家的宝贝,给他零花钱的人太多了,李雨熙还没有说完,就算是小玉小琴和焦慧雪不给,还有猴子和刘子萱也会给。

    “哼,怎么没用,我既然说不给,那就都不给,这小子还以为我真治不了他了。”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