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八章 暧昧,受宠若惊
    挂了电话的憨皮,心里也有点沉重,同时想到,自己是不是太心软了。

    憨皮不是一个好人,可是也绝对说不上是一个坏人,他对普通人还是很仁慈的,特别是这些工人,因为他不想看到因为下岗带来的一些后果。

    可是这些工人是怎么对他的,把他的善良当成了软软,当成了愚蠢,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是憨皮愚蠢了,而是这些工人愚蠢。

    把这些事情放在脑后,憨皮就进了制药厂见到了焦慧雪。

    看到憨皮进来,焦慧雪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说道:“憨皮,你怎么来了?”

    “我过来看看。”

    “快坐,我给你倒水。”..

    “谢谢。”

    憨皮在焦慧雪办公室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随便打量了一下焦慧雪的办公室,制药厂憨皮不是第一次来,可是办公室绝对是他第一次过来。

    这是一间大概有五十多个平米的办公室,装修的还可以,虽然不能说富丽堂皇,不过该有的都有,书架,客厅,办公的地方,基本上就是一间标准的老板办公室。

    “憨皮,你这次过来是不是那就是有消息了?”焦慧雪给憨皮倒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

    “没错,我这次过来就是取药的。”

    “啊!那太好了,制药厂虽然一直在生产,可是生产出来的东西一直放在仓库里,我有时候就在想,这些药会不会过期了。”焦慧雪在憨皮对面坐下。

    “放心吧,绝对不会过期,这个实验估计需要半年左右,到时候估计你这里生产出来的都不够卖。”

    憨皮这话说的没错,如果真的像老头说的那样有效果,估计别说就现在的产量,就算是再增加一倍都不够卖的,估计到时候又要加班加点。

    “如果是真的这样就好了。”焦慧雪还是有点担心。

    不过这也不能怪她,毕竟她没有做过生意,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生意,她也就管理一下公司还可以,当然,就这还是憨皮给她安排了助手,要不然管理公司她都不会。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磨练,焦慧雪现在不说能独当一面,也学到了不少管理方面的知识,这一点憨皮还是很高兴的。

    “对了,老头和老太太不在?”

    憨皮连忙把话题转移了过去,要不然焦慧雪会没完没了的问。

    “我师傅和师公不在这边,他们去药材基地去了。”

    “哦,这样啊。”

    其实憨皮能不知道吗,老头老太太可是很少来这边的,虽然老头在制药厂挂着名,可是他来这里的时间很少,基本上一个星期来一次就不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药材基地。

    “对了憨皮,在什么地方做临床试验?”

    “在三院,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给我准备一些药,我现在就送过去。”

    “嗯!你等一下,我这就去准备。”焦慧雪说完就从沙发上站起来,然后直接出去了。

    看到焦慧雪这个样子,憨皮摇了摇头,这那像是一家公司的老板,什么事如果都亲力亲为,那她这个老板也别做了,像这样的事,打一个电话就可以解决。

    憨皮一个人在办公室等了二十分钟左右,焦慧雪拿着一个箱子进来,把箱子放在憨皮面前说道:“这里面的药是二十个人两个月的量,你看够不够?”

    “够了够了。”

    本来憨皮想一次拿一个月,没想到焦慧雪给准备了两个月的量,不过这样也好,最起码憨皮可以少跑几趟,憨皮现在可是真忙。

    苏联那边的事,美国那边的事,另外还有地产公司的事,这还不算各个公司的事,就这些事情就够憨皮忙的了,要不然苏联那边那么大的事情,憨皮也不可能就让暮暮一个人去做。

    当然,苏联那边还没有到最关键的时候,要不然憨皮还会派几个人给暮暮,要不然暮暮一个人根本就忙不过来,虽然暮暮在那边已经找了不少人帮忙。

    可是那些人毕竟不是自己人,而且还是北极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个憨皮还是知道的,所以憨皮交代过暮暮,不要让那些人知道的太多。

    “够了就好。”

    “那行,药我已经拿到,那我就先走了。”

    “这么快就走?”这句话刚说完,焦慧雪就感觉到不对,嫌得太暧昧,连忙接着说道:“这马上中午了,吃完饭再走吧。”

    “不用了,我还是快点把药送过去,那边已经准备好。”

    “那好吧,我送送你。”

    这次憨皮没有拒绝,焦慧雪把憨皮送到车上,看到憨皮开车走,这才摇了摇头回去。

    至于说她为什么摇头,估计连她自己也不清楚吧。

    憨皮来到三院以后,直接就去了院长室,敲了敲门,听到有人让进去,憨皮这才推开门。

    “请问您找谁?”

    看到是憨皮进来,院长并不认识他,所以就问了一句。

    “请问您是郝院长吧?”

    “是的,我就是。”

    “您好郝院长,我是憨皮。”

    “哎呀,原来您就是陈同志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郝院长连忙从办公室后面站起来,来到憨皮身边,抓着憨皮的手道歉。

    “没关系的郝院长,我想上面已经给您说清楚了吧?”

    这个上面说的可不是老人家,老人家也不可能打这个电话,主要是不可能给郝院长打这个电话,估计是老人家的秘书室打过来的,不过就这也让郝院长受宠若惊。

    看他现在对憨皮的态度就可以看出来。

    “是的是的。”

    “那行,既然这样我就长话短说,我现在把药拿过来了,不知道您这边有没有准备好?”

    “准备好了,接到电话以后我们这边就开始准备,现在已经准备好。”

    “那行,那麻烦郝院长帮忙带个路,我现在就想过去看看。”

    “啊!现在就过去啊?用不用先吃个饭。”

    “不用了谢谢。”

    “那行,那请跟我来。”

    郝院长带着憨皮上了电梯,直接来到顶楼,也就是三院最上面一层。

    “陈同志,接到电话以后,我就让人把这里准备了出来,这里以前是我们医院的小会议室,没办法,别的地方没有这里大,而且您也知道,医院的病房很紧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