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三十四章
    

    “别这那的了,没别的意思,就是喝顿酒。”

    憨皮这话说的没错,他确实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和老刘喝点酒,当然,也是给孩子们庆祝一下。

    “请问两位要什么酒?”

    就在这个时候,带他们进来的老板问了一句,菜不需要问了,因为刚才憨皮已经说过,要特色菜,那么现在就剩下酒没有说了。

    “来两瓶茅台吧。”憨皮随口说了一句。

    “呃!那个不好意思,我们店里没有茅台。”老板尴尬的说着。

    “那你们这里有什么酒?最好的?”

    “我们店里最好的就是西凤酒,不知道这个可不可以?”

    “行,那就西凤酒,来两瓶吧。”

    “好的,请稍等。”

    店老板没有怕憨皮付不起钱,别的不说,就开憨皮那一身穿着打扮,也不是付不起钱的人,憨皮虽然不在乎吃穿,可是到了他这个身份地位,就算是不刻意去打扮,那衣服也不是随便穿穿的。

    这一顿饭吃的那叫一个痛快,估计是最近一段时间憨皮吃的最痛快的一顿饭,两瓶西凤酒根本不够,憨皮又要了一瓶,当然,憨皮也把老刘给喝醉了。

    没办法,憨皮只能先把老刘给送回去。

    憨皮太能喝,可是老刘并不是很能喝,虽然这样,人家老刘还是陪着憨皮把酒给喝完了,如果这样还不喝醉那就奇怪了,论喝酒,有几个人可以和憨皮比。

    刘歌家同样是住在一个四合院,也是那种大四合院,就是很多家住在一起的那种,刘歌家也有两间房,刘歌的父亲住在外间,刘歌住在里间。

    至于屋里就更不用说了,别说什么电器,就连一件像样的家具都没有。

    憨皮帮忙把老刘放到床上以后对刘歌说道:“孩子,我和小雪就先回去了,你要照顾好你爸。”

    “好的叔叔,我送送您。”

    “不用不用,你照顾你爸吧。”

    “是啊小鸽子,你回去照顾你爸,我和我爸先回去,明天我过来找你。”

    “嗯!”

    学校开完家长会以后会放一天假,要不然憨皮也不可能让老刘喝醉。

    “爸,您干嘛把刘叔叔灌醉啊?”小雪有点不高兴的说着。

    “你这丫头,你懂什么?”

    憨皮摇了摇头,他之所以把老刘灌醉,就是想让老刘放松一下,因为憨皮发现,老刘那根弦绷得太紧,这样并不好,万一那一天这根弦断了,那么后果会很严重。

    “爸,我是不懂,可是您这样不是给小鸽子找事吗,晚上估计要照顾刘叔叔很晚。”

    “你呀,你刘叔叔照顾了她那么多年,她照顾一晚上怎么啦。”

    “呃!”

    小丫头不知道要怎么说了,因为她感觉到老爸说的没错。

    “行了,咱们快点回去吧,今天晚上没有回去吃饭,不知道你妈会怎么数落我们。”

    “咯咯咯,爸,原来您怕我妈啊?”

    “一边去,爸什么时候怕过你妈?”憨皮瞪了一眼小丫头。

    不过说这话的时候憨皮有点心虚,其实也不能说心虚,憨皮是怕李雨熙,可是并不是那种怕,更确切的说,是因为他太在乎李雨熙,只有在乎才会怕,如果不在乎了那还会怕吗?当然不会。

    男人怕女人,很多人都说是妻管严,其实并不是,那是因为男人太在乎女人,如果不在乎,也就不可能怕,就算是再瘦弱的男人,也不可能打不过女人。

    同样的道理,如果一个男人根本就不怕女人,反而女人怕男人,那么就是这个女人太在乎男人,而男人根本就不在乎女人,当然,这种情况也分两种。

    一种是这个男人是装的,装的不怕女人,第二种那就是真的不在乎,有句话说的好,爱咋滴咋滴,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日子也就没法过了。

    回到家以后,果然换来李雨熙一顿数落,不过憨皮一句话也没有说。

    这让小丫头在一边捂着嘴偷笑,让憨皮感觉到很没有面子,刚才的豪言壮语在这一刻瞬间化为乌有。

    第二天早上,憨皮连早饭都没有吃,直接就跑了,因为他怕李雨熙在吃饭的时候再数落他,当然,憨皮也真是有事,因为他要去大内给老人家送东西。

    不光是送回天丸,还有教老人家呼吸之法,另外憨皮还有事情和老人家商量,而且还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焦慧雪制药厂的治疗癌症的药已经生产出来,可是还没有地方做实验,憨皮这次来找老人家还有这件事,那就是把定点医院给憨皮做实验。

    帝都的定点医院只有一个,那就是三院,不管是现在还是后世,就这一个定点医院。

    “我说你小子怎么又跑过来了?说吧,再次过来又有什么事?”

    “那个老人家,今天过来确实有很重要的事,我看我们还是去书房说吧。”

    回天丸的事憨皮不可能让别人知道,就算是老人家的保健医生也是一样,还有就是呼吸之法,这个就更不能让别人知道,另外还有治疗癌症的药,这个在没有上市之前,就更需要保密。

    要不然估计会麻烦不断。

    去了书房以后,当憨皮把回天丸拿出来,和老人家说了这回天丸的功效以后,就算是老人家这经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一会也惊呆了,半天才问了一句,“憨皮,你这话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还能骗您不成,再说了,就算是骗谁,我也不敢骗您啊。”

    “可是你这说的……”老人家都不知道怎么形容好了。

    “老人家,别的先不说,您先看一下这个玉瓶。”

    老人家活了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看了一会玉瓶,老人家倒吸了一口凉气,只是一个装东西的瓶子而已,竟然用这么好的玉,那里面的东西就更不用说了。

    “憨皮,谢谢,那这个东西我就收下了。”

    “嗯!另外还有一份礼物给您。”

    “噢,什么礼物?”

    “一个呼吸之法,我想您也知道了,我们家有一对老夫妻,是慧雪,甚至是我们全家的师傅。”

    ******

    ps:好想吃点好吃的把重量给补上去,只是不知道吃什么好。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