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二十八章 和老人家分蛋糕
    ,!

    尽管如此,两个人还是很兴奋,看两个人出来的时候就可以看出来,老人家比较矮小,搂砖皮的脖子是不可能了,只能亲切的两只手抓着憨皮的一只手。

    憨皮这家伙就有点没大没小了,老人家两只手抓着他的左手,憨皮顺势就把右手放在老人家右肩膀上,让看到这一幕的人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不过还好,看到这一幕的人并不多,只有老人家的生活秘书和服务员,也就是照顾老人家的人,当然,还有老人家的保健医生。

    “哈哈哈,快让人准备一些饭菜,今天要超标准,另外再拿一瓶酒过来。”

    两个人出来以后,老人家对服务员说着。估计是因为太高兴吧,平时不怎么喝酒的老人家竟然让人上酒。

    “啊,首长,您不能喝酒。”保健医生连忙上来拦着。

    “我知道,但是今天破例,我就喝一点,绝对不会超过二两。”

    听到老人家这么说,保健医生看了看老人家,又看了看憨皮,估计是想让憨皮劝劝老人家吧,因为这位保健医生知道,估计也就憨皮能劝老人家,可是憨皮就好像没有看见。

    这也不能怪憨皮,因为今天这件事确实应该庆祝一下,这件事不管是对于憨皮还是对于国家,那可都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事。

    这次的密谈,不光老人家收获很大,憨皮同样收获很大,老人家答应派一千人过去保护暮暮,当然,这只是暗中的,另外老人家还准备派过去一个团队。

    这个团队就是去捞钱的团队,也是去和暮暮合作,说是保护暮暮,不如说是保护这个团队,保护暮暮只是顺带的,这个憨皮当然知道。

    合作是合作,只不过是资源共享合作,老人家派过去的人和暮暮都是单独行动,不牵扯利益关系,憨皮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因为牵扯到利益关系,性质就变了。

    憨皮这次是要把本来应该是美国佬要分享的蛋糕,由他和国家来分享,当然,如果是憨皮自己做,很可能连汤都不给美国佬留,可是加上老人家就不一样了。

    这次美国佬很可能还有一口汤喝,不过喝的绝对不是这二十八万亿美金,只是可怜了北极熊,再次付出的代价会更高,很可能会超过三十万亿美金。

    憨皮已经和老人家商量好,憨皮要资源和钱,比如说矿产和石油,老人家要产业和钱,比如高科技产业,技术,以及大型设备这些。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老人家那个书房,就两个人,已经把这块蛋糕给分了,因为有前世的记忆,因为提前布局,再加上老人家的专业团队,再次绝对比美国佬更狠。

    饭菜很快就准备好,四菜一汤,菜也都是比较简单的菜。

    “我说老人家,这就是您说的超标准?”看着桌子上的饭菜,憨皮歪着脑袋问老人家。

    “对啊,怎么样?不错吧?”

    “就这还不错。”憨皮摇了摇头。

    四个菜,一个爆炒小油菜,里面放了不少花椒和辣椒,这个憨皮可以理解,因为老人家老家就是这个味,一个是韭菜鸡蛋,一个鱼香肉丝,就最后这个还可以,是红烧肉,估计是专门给憨皮准备的,因为老人家不会吃这么油腻的东西。

    汤是一个很简单的番茄蛋花汤,就这样的一个四菜一汤。

    “这怎么了?要知道我平时可就是两个菜,现在都四个菜了,这还不是超标准。”

    “那您平时还就一个人吃呢,不管怎么说,我来了您也准备点硬菜。”

    “这不是硬菜吗?”老人家指了指那盘红烧肉。

    “呃!行,这算是一个。”憨皮简直是无语了,这老人家太节俭了吧。

    “有一个不就行了,不要太贪心。”老人家说完偷偷地夹了一块红烧肉放到嘴里,然后还四周看了看。

    估计是怕别人看到他吃吧,这一点憨皮完全可以理解,老人家毕竟年纪大了,像这种特别油腻的东西还是不吃比较好。

    另外憨皮还知道,老人家的身体并不好,能维持现在这种状态,还真是多亏了这些保健医生,如果不是他们精心照料,估计老人家都到不了九七。

    “我说老人家,这玩意您也能吃?”

    “嘘!”老人家连忙拦着憨皮不让他说。

    其实老人家也知道自己不能吃,不过还是嘴馋,这个很正常,完全可以理解。

    看到老人家这个样子,憨皮摇了摇头就没有再说什么,不过憨皮同时也在想,回头把老太太的呼吸之法传给老人家不知道会不会对老人家有好处。

    不过这个要经过老太太同意,在老太太没有同意之前,憨皮是绝对不会传给任何人的。

    虽然老太太并没有说不能传给别人,不过老太太传的全部是憨皮的家人,别人一个没有,就连憨皮那些兄弟都没有传,憨皮也不知道这有没有什么说法。

    “老人家,虽然嘴馋,但是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

    “放心吧憨皮,我老人家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您知道就好。”

    吃饭的时候就老人家和憨皮两个人,不管是老人家的生活秘书还是保健医生,都没有和憨皮他们一起吃,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和老人家一起吃饭的。

    “憨皮,明天我就把老叶叫过来,然后和他说一下那件事,后面就有他负责了。”

    “啊!老人家,您要把这件事交给老头去办?”

    老人家说的老叶其实就是欣欣的爷爷,这老头按说也该退休了,可是目前还在工作,基本上和老人家差不多,当然,老头可是比老人家小了不少。

    “要不然呢?难道让我亲自去办?”

    “这个我可没有说过。”憨皮连忙摇头。

    憨皮也知道,老人家不可能亲自去管这件事,这件事最后还是要交给别人办,只是憨皮没想到老人家会把这件事交给老头。

    其实憨皮明白老人家是什么意思,老头和憨皮比较熟悉,两个人关系还好,这样合作就不会出现什么不同意见,最重要的是,老人家知道老头对憨皮是言听计从,估计这一点是最重要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