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零九章 小玉在行动 恭喜‘ 孤影难冥’成为本书盟主。
    ,精彩小说免费!

    因为这位副所长想起来吴忠林是谁了,那可是局长大人,而且还不是分局的,分局的局长他根本就不需要想,听面子就知道是谁,可是这位吴局长,人家可是市局。

    接着这位副所长就成了一个机器,一个回答机,因为他光知道回答了。

    “是。”

    “是。”

    “明白。”

    “请局长放心。”

    挂了电话以后,这位副所长大人笑眯眯的来到陈泽身边说道:“你就是陈泽吧?”

    “对,我是。”

    “哎呀不好意思,我这就给你打开。”这位副所长说完就拿出钥匙把陈泽的手铐打开了,然后拉着陈泽来到他刚才坐的地方说道:“请坐,请坐。”

    副所长这个举动,把那名年轻公安弄的一愣一愣的,不明白怎么回事。

    “他们是我同学。”陈泽指了指老大他们。

    “哎呀你看我。”副所长拍了拍脑袋,连忙对那名年轻公安说道:“还不快去把手铐打开。”

    “呃!是。”

    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看现在的形势,那个叫陈泽的年轻人一个不一般。

    “那个所长,我们晚上……”陈泽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不知道大姐要怎么做。

    “啊,晚上你们可能要在这里委屈一下了,不过你放心,我会安排好的,绝对不会冻着你们,对了,你们还没有吃饭吧?”

    “还没有。”陈泽摇了摇头。

    “那你们等一下,我这就安排人给你们去买。”

    “谢谢所长。”

    “不客气,不客气。”

    所长说完就让刚给老大他们打开手铐的那名年轻公安去买饭菜。

    “老四,这是怎么回事?”老大小声的问了一句。

    “我也不知道。”陈泽耸了耸肩,他确实是不知道。

    “你小子就懵我们吧。”

    老大他们因为陈泽是有什么话不方便说,所以也就没有继续问下去,再说了,该知道的时候早晚都会知道,不该知道的,还是不要问的好。

    看透不说透,才是好朋友。

    “老四,说吧,你是那家的公子哥?”

    “废话。”陈泽给老三翻了一个白眼说道:“我姓陈,我当然是陈家的公子哥了。”

    “陈家的公子哥?没有听说过帝都有个陈家啊。”老二皱了皱眉头。

    老二这家伙是从别的城市过来的,对这方面特别注意,可以这么说,帝都有什么用的家族,什么用的世家,甚至有什么用的二代、三代,他可以说全知道,可是他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陈家。

    “行了老二,问那么多干什么。”老大这时候说了一句。

    老大都说话了,老二也就不再问了,就像老大说的那样,问那么多干什么,他们只需要知道,陈泽把他们当兄弟就行,这比什么都重要。

    很快饭菜就送了过来,六菜一汤,可能是因为人多吧,菜的量很大,没有酒,主食是大米饭,可以这么说,估计这位所长都没有这样的伙食条件。

    吃完饭以后,这位副所长就把陈泽他们带到了拘留室,他这也是没办法,因为让别人看到影响不好,只能把陈泽他们送到拘留室。

    还好的是,几个人并没有带着铐子。

    另外拘留室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把长椅,最重要的是,每把长椅上面都有两床被子,外加一个枕头,而且还把暖气给打开了。

    还真像副所长说的那样,绝对不会冻着他们。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还没有吃饭,小玉就往外面走。

    “小玉,你不吃饭了?”

    看到小玉要出去,李雨熙连忙喊着她问了一声。

    “妈,我不吃了,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去处理。”

    “哦,这样啊,那行,那你去吧,不过在路上别忘了吃一点。”

    “嗯,知道了妈。”

    “姐,我和你一起。”小琴也连忙跟了上去。

    小琴当然知道小玉要去干嘛,他当然也要跟着,因为她怕陈泽在派出所受罪,另外她还有点担心,担心陈泽有什么事,她也不想想,小玉是什么人。

    “行,走吧。”

    “这两个孩子今天是怎么了,神神秘秘的。”在两个丫头走了以后,李雨熙对旁边的憨皮说着。

    “不知道,不过不用管,她们都大了,很多事自己可以处理了。”

    “也对。”

    小玉和小琴出了别墅,就来到别墅外面的停车场,小玉让小琴开车,小琴也没想那么多,直接就上去了,她现在正在担心陈泽。

    小玉上车以后,就让小琴开车走,刚出了别墅大院,小玉就把大哥大拿出来开始打电话,一连十几个电话打出去,小玉才松了一口气。

    在小玉打电话这个时间,学校里也在发生着一件事,那就是开会,开会的内容当然是说陈泽和老大他们的事情。

    “校长,各位,我认为应该给那几个学生进行退学处理。”一名五十来岁,吃的胖胖的给个猪似的谢顶老头说着。

    这位谢顶老头就是侯坤的舅舅,也是这间大学的一名副校长,他说要退学处理的人当然是陈泽和老大他们。

    “我说刘副校长,这样不好吧,只是打个架而已,再说了,先动手的并不是他们。”

    另外一名五十来岁的老头说了一句,当然,他这不是说护着陈泽他们,而是因为他和谢顶的老头不对付,谢顶老头不管说什么,他都同样会反对。

    “秦院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你说的没错,他们并没有先动手,可是他们现在把人都给打成重伤,这样的学生,我们学校坚决不能要。”

    原来这位和谢顶老头对着干的人并不是一名副校长,而是一个系的院长,就是不知道什么系,要说两个人为什么有怨恨,那就是两个人争夺副校长的时候,谢顶老头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

    从那以后,两个人算是接下了不解之仇,可以说是针尖对麦芒。

    “秦院长说的没错,那几名学生是有错,可是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学校还是需要拿出一个态度,要不然不是让学生寒了心。”

    几个人就开始争论不休,好像随时都要打起来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