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四十一章 你搬过来住吧
    ,精彩小说免费!

    “大哥,你这个不能怪我啊,我这也是没有办法,要不然我也不可能让你回来。”

    “行了,我知道,东西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给放在服装厂仓库了,那么多东西我这里也没有地方放啊。”

    没错,憨皮这次回来确实是因为这些东西,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而是一批拉菲,是的,一批八二年拉菲古堡生产的拉菲,这个是憨皮托美国那边的贸易公司买回来的。

    从八二年的时候,憨皮就惦记上这批拉菲了,可是八二年的拉菲并不是说八二年就可以销售,只能说是八二年生产而已。

    红酒生产出来,还要装在橡木桶里进行长时间的发酵,然后罐装,这才可以销售,憨皮从八二年可是就让美国贸易公司联系拉菲古堡,要这一批拉菲。

    这一年波尔多大面积干旱,葡萄减产很厉害,拉菲古堡生产的拉菲也不是很多。

    拉菲古堡每年的产量应该是十九万瓶到二十四万瓶之间,一九八二年还要少一些,估计都不到十九万瓶,憨皮一下子要了十万瓶,不是憨皮不想都要了,而是人家不给。

    刚开始人家连十万瓶都不给,最多给他一万瓶,没办法,憨皮多花了一些钱,才把这十万瓶拿下来,现在这些红酒已经运过来,憨皮这才急急忙忙赶回来。

    憨皮弄这么多拉菲可不是为了卖,而是收藏和自己喝,作为一名在高级饭店当过总厨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拉菲是什么情况。

    “马上带我过去。”

    “呃!好的大哥。”

    强子也知道憨皮对这一批拉菲的紧张程度,他还从来没见过憨皮对一件事这么上心过,从四年前就开始联系,一下子四年的时间,按照强子的逻辑,如果憨皮把一件事做四年,那绝对不得了。

    “大哥请,嫂子请。”

    酒被强子放在了服装二厂的一个仓库里,憨皮他们过来的时候,仓库锁的严严实实,估计强子也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

    当然,他知道的这个价值是以憨皮对这些酒的紧张程度,并不是说他知道这些酒以后值多少钱,说实话,现在这些酒,别人给多少钱憨皮都不会卖。

    仓库打开,看到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的拉菲,憨皮这才松了一口气。

    “好了,把门锁着,把钥匙给我,咱们回去吧。”

    憨皮不可能现在就用空间把这些酒给装起来,只能晚上找机会再说,还有就是,憨皮要快点建一个酒窖,这些拉菲不可能放在空间,因为空间是静止的,更不可能就这样放着。

    不过在酒窖建好之前这一段时间,那只能先放在空间里,毕竟还是空间里毕竟安全。

    把仓库锁好,憨皮拿着钥匙,三个人就离开了,来到服装厂大门外面,憨皮就把强子给放下来了。

    “大哥,你不送我回去啊?”

    “滚蛋,自己打辆出租车,就当是为了出租车公司做贡献了。”

    “呃!”强子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那好吧。”

    看着憨皮开车离开,强子嘀咕着说道:“早知道我自己开车过来了,现在只能打出租车了。”

    憨皮也不是故意把强子扔在那,主要是不顺路,服装厂在城西北,憨皮家在城北,而贸易公司在城中心,如果把强子送回去,还要绕一大圈,憨皮这可是刚回来,怎么着也要快点回去看看。

    可惜憨皮着急忙慌的回去了,回去的也不是时候,家里一个人都没有,孩子们就不用说了,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怎么可能在家,至于焦慧雪,估计是去中医馆了吧。

    憨皮看到的是这个家没人,李雨熙看到的不一样,她先看的是厨房,然后是各个房间,看完一遍点了点头。

    “憨皮,看来慧雪姐这一年做的很好,家里和一年前没有什么变化。”

    这个根本就不需要李雨熙说,焦慧雪是什么样的人憨皮还能不明白吗,勤劳能干,收拾家务那更是一把好手。

    “好了,刚好大家都不在,咱们洗个澡,然后换一身衣服,最好是休息一下。”

    “嗯!”

    两个人洗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出来,憨皮看了一下天还早就对李雨熙说道:“把你的东西搬过来吧。”

    “啊!这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这一年我们不都是住在一起。”

    “那不一样,在外面别人又不知道,可现在是在家里,咱们两个还没有复婚。”

    李雨熙说的没错,在外面无所谓,反正别人也不知道,李雨熙是在西方国家生活过的人,憨皮是从后世过来的人,两个人可以说都比较开放。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两个人都回家了,先不说家里人,估计家里人也不会说什么,可是街坊邻居呢,这个还是要注意一点的,要不然让人家戳脊梁骨。

    “谁爱说什么说什么,再说了,不就是一张纸吗,如果你感觉到这样不好,那咱们就去把那张纸领回来。”

    “憨皮,你是认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这还有什么说的。”

    “算了,领证还是过一段时间再说吧,我去收拾东西。”

    李雨熙也想通了,就像憨皮说的那样,谁爱说什么说什么,现在不是十年运动的时候,如果是那时候,两个人没有结婚住在一起,估计会被抓起来,不是估计,而是一定。

    现在基本上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别说别人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基本上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特别是像憨皮这样的人,就算是派出所知道了,也不会把他怎么样,甚至会当做不知道,因为他们管不着憨皮,确切的说是管不着憨皮的身份。

    憨皮现在可不是普通人,先不是他身后那些老头子,就他自己的身份也不简单,知名企业家,亿万富翁,别说在帝都,就算是是全国也没有多少。

    “对了,把西屋也收拾一下,你搬到这屋,小雪一个人也不能住在东厢房了,让小雪住西屋,让陈泽一个人住东厢房。”

    “嗯!,我知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