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一章 震惊,着急,实话实说
    ,精彩小说免费!

    “雨熙,这也什么不一样的,你就当没有看见我,然后和憨皮去复婚。”

    “慧雪姐,你怎么还没有明白啊,现在的选择权已经不在我手里。”李雨熙苦笑了一下。

    没错,李雨熙是可以按照焦慧雪说的那样就当没有看见焦慧雪,然后去和憨皮复婚,可是没有不透风的墙,纸永远包不着火,这件事早晚憨皮会知道,到那个时候,憨皮会怎么想。

    所以李雨熙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

    “不在你手里在谁手里?”

    “慧雪姐,现在的选择权在憨皮手里。”

    “呃!”

    听到李雨熙这么说,焦慧雪一下子就明白了,没错,现在的选择权确实是在憨皮手里,如果她是李雨熙,她同样会这么做。

    很多人都说爱情是自私的,这句话也没有错,但是不是所有的爱情但是自私的,说自私的那是因为他(她)没有碰到对的人,要么就是还不够爱。

    如果都像焦慧雪和李雨熙这么爱憨皮,那就绝对不会发生那样的事,她们两个人首先考虑的是憨皮,然后才是她们自己,这样的爱情根本就不会出现自私。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把事情都想的太复杂。”老头这时候说了一句。

    听到老头的话,李雨熙和焦慧雪都没有说什么,也说不出来什么,是啊,或许她们两个把事情想复杂了,可是她们目前也只能这么想。

    “慧雪姐,我准备把你回来的事情告诉憨皮。”李雨熙想了想还是把这话说了出来。

    “什么?不行不行。”焦慧雪连忙摆手。

    “慧雪姐,你听我说,就像老伯说的那样,我们把事情想复杂了,你回来这件事,早晚憨皮都要知道,除非你打算一辈子不让憨皮和孩子们知道,既然这样,早知道晚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我看雨熙这孩子说的没错,慧雪你这次下山是为什么,不就是为了这个。”

    “师傅。”

    “好了,我看就按雨熙说的那样,把事情说出来吧,也许并没有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听到师傅都这么说了,焦慧雪还能说什么,只能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不过雨熙,我再说一遍,我这次回来绝对没有和你抢憨皮的意思。”

    “慧雪姐,你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焦慧雪会去和李雨熙抢吗,当然不会,先不说她感觉李雨熙和憨皮在一起更合适,就算是李雨熙帮她照顾了这么多年孩子,她也不可能和李雨熙去抢。

    就在憨皮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的时候,李雨熙从外面进来了。

    “雨熙,你干嘛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憨皮上去就抓着了李雨熙的胳膊。

    这也是李雨熙从美国回来以后,憨皮第一次抓她的胳膊,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憨皮是真着急了,确切的说是担心。

    “憨皮,我想和你说一件事情。”李雨熙反抓着憨皮的胳膊,看着憨皮的眼睛说。

    “我不听。”憨皮摇了摇头,他以为李雨熙这又出了什么变故。

    “这次你一定要听。”李雨熙说的很坚定。

    “我说雨熙,你这是又怎么了?咱们不是说好去复婚吗?你不会要变卦吧?”

    “憨皮,我说的不是这件事。”

    李雨熙苦笑了一下,也不知道该怎么给憨皮说了,虽然她已经决定说了,可是话到嘴边,她怎么也说不出来,可能是害怕了吧,害怕失去憨皮。

    “那是什么事?”憨皮松了一口气。

    “慧雪姐回来了。”

    “什么?”憨皮好像没有听清楚,也不是没有听清楚,只是不敢相信,确切的说他根本就不相信。

    一个死去的人,怎么可能回来,就算是和自己一样重生,那也不可能重生在这个时候,所以憨皮不相信。

    “憨皮,我说的是真的,慧雪姐回来了,慧雪姐没有死。”

    “这,这怎么可能。”

    看到李雨熙说的认真,憨皮不得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李雨熙从来不在这上面开玩笑,更不会拿焦慧雪开玩笑。

    “憨皮,是这样的……”接下来李雨熙把发生在焦慧雪身上的事情给憨皮说了一遍。

    从焦慧雪生病到昏迷,然后被她师傅给救起来,然后被她师公给治好,再然后回到帝都,可以说基本上她从焦慧雪那里知道的都说了。

    “那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城外。”

    “快,快带我过去。”憨皮着急的站起来,拉着李雨熙就往外面走。

    憨皮这个着急,绝对不是因为爱,而是对于亲人的一种关心,这个李雨熙明白,憨皮更清楚,他现在对于焦慧雪,不是说没有爱,只是亲情占的更多。

    “憨皮,你别着急,我已经和慧雪姐说好了,明天上午她过来,所以我们现在当务之急是怎么和孩子们说。”

    “这有什么好说的,给小玉小琴打电话,让她们马上回来。”

    “我说憨皮,你别这么冲动好不好?你如果直接给孩子们说,那孩子们一下子能接受吗?”

    这个时候憨皮可以说已经六神无主,他都这个样子了,更何况孩子们,所以李雨熙这话是对的,不能直接给孩子们说。

    “那你说怎么办?”

    “电话是要打的,不过先不告诉她们怎么回事,等她们回来以后再说。”

    “那行,就按你说的,我去打电话。”

    “还是我来打吧。”李雨熙估计是怕憨皮现在这种情况打电话不小心说露了。

    现在这个时候的憨皮,脑袋还是完全没有清醒,从李雨熙把这件事告诉他以后,他感觉到整个人都是懵的,虽然他已经相信焦慧雪还活着,可是他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

    李雨熙很快就把电话打完了,然后来到憨皮身边说道:“憨皮,你打算怎么给孩子们说这件事?”

    “还能怎么说,实话实说呗。”

    看到憨皮这个样子,李雨熙摇了摇头,看来这件事还是要自己去说,憨皮现在的情况,根本就不适合说这件事,没错,是要实话实说,可是也要讲究策略,孩子们忽然间听到这样的消息,会不会反应过激,这个还真是不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