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二章 小玉小琴回家
    “没事师傅。”焦慧雪连忙摇头。

    “是不是孩子们过的不好?”老妇人皱了皱眉头。

    “不是的师傅,是孩子们过的太好了。”

    “你这孩子,孩子们过的好你一个高兴,怎么还哭了?”老妇人摇了摇头。

    老妇人当然明白焦慧雪为什么会哭,可是她也没有办法,焦慧雪和憨皮的事情,还有李雨熙的事情,她从焦慧雪这里都听说过不少。

    对于三个人这种关系更是清楚,就是因为清楚,老妇人才没有办法,如果说李雨熙对孩子们不好,或者说对憨皮不好,那么她这个师傅绝对支持焦慧雪。

    “孩子,你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事要看开一点。”老头这时候说话了。

    “我明白师公。”

    “既然明白就不要强求,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强求也没用。”老头说了一句至理名言。

    这边发生的事情,憨皮当然不知道,不要说憨皮,可以说没有人知道,因为焦慧雪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现在属于郊区,憨皮他们根本就不会来这个地方。

    当然,目前这里算是郊区,几年以后就不是了,这里是在后世三环以内。

    这天刚好是星期天,两个丫头要回来,一大早李雨熙就去市场买了很多好吃的回来,准备给两个丫头补一下,因为李雨熙怕两个丫头在学校吃不好。

    说实话,这有点多余,学校的饭菜是不好,可是两个丫头还能委屈了自己,特别是小玉,那根本就不可能,这丫头每个星期有好几百块钱的零花钱。

    别忘了这可是一九八五年,一个星期几百块钱是什么概念,虽然现在工人的工资涨了一些,可是一名正式职工一个月才四十二块五。

    也就是说,两个丫头一个星期的零花钱就是别人半年多的工资。

    要说给小琴补一下还可以,这丫头绝对不会乱花钱,估计每天都是在学校吃,就算是这样,憨皮每个月给小琴买的饭票也可以让她在学校吃的最好。

    不过这也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丫头不在学校乱做好人,看到谁困难就给谁饭票,这不是不可能,这丫头可是没有少做这样的事,为了这个,憨皮特意给这丫头多买了很多饭票,甚至连小玉的饭票都给她了。

    “爸妈,我们回来了。”

    小琴推着自行车,小玉跟在后面,小玉这丫头比较懒,家里有那么多自行车她都不骑,还让小琴来回带着她。

    “回来了?累不累?”李雨熙连忙过来把两个丫头的书包接过去。

    现在可不是后世,一般后世的大学生是不会拿书包的,可是在这个年代,大学生和初中生没有什么区别,放学上学同样要背着书包。

    “妈,我自己来就可以。”小琴连忙拒绝李雨熙给她拿书包。

    “给我吧,你把自行车扎起来,你爸还没有回来,想吃什么告诉我,我今天给你们做。”

    “谢谢妈,吃什么都可以。”小琴把书包递给李雨熙,然后把自行车扎在一边。

    “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妈,我想吃红焖大虾,还有清蒸鱼。”

    小琴是不要,可是小玉这丫头要啊,这丫头可是一点也不见外。

    “好,我刚好今天买了,晚上咱们就吃这个。”

    “嗯!谢谢妈,您真是太好了。”小玉抱着李雨熙的肩膀。

    这丫头的个头和李雨熙差不多,虽然没有李雨熙高,但是矮的也有限,估计不会超过两公分,也算是比较高了,因为李雨熙的身高是一米七六,也就是说小玉和小琴的身高是一米七四。

    “你这丫头,就你嘴甜。”李雨熙拍了小玉的手一下。

    “那当然,对了妈,小弟小妹呢?怎么没看见他们?”

    今天是星期天,大学都星期了,初中和小学当然也会星期,可是回来以后并没有看到人,所以小玉就问了一下。

    “他们两个带着小林去饭店了。”

    “那小家伙是不是又想他妈了?”

    小玉说的小家伙当然是陈林,不过说实话,这孩子也够可怜的,从出生那天开始,也不能这么说,应该说从满月那天开始,每天和他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就有限。

    猴子和刘子萱回来时候小家伙可能已经睡着,猴子和刘子萱走的时候,小家伙可能还没有睡醒,所以说在一起的时间很少,在一起最多的时间,估计就是放假和星期。

    当然,为了这个憨皮可是没少说那两口子,甚至想让他们两个回来一个,不过这两个人都是那种工作狂,特别是猴子,饭店还真离不开他。

    “妈,其实您可以和我爸说一声,让我嫂子别去工作了,让她在家里带小林。”小琴说着。

    “你爸说过了,你嫂子不同意,说饭店离开她不行,让她离开也可以,什么时候找到可以接替她的人,她就回家来。”

    “我嫂子也真是的,是工作重要还是孩子重要,她就应该在家带孩子,最起码也等小林上小学以后再去工作。”

    小玉有点愤愤不平,不光是因为小林,还有就是因为李雨熙,因为小林一直都是在李雨熙给带着,那么受累的就是李雨熙,她上班倒是很舒服。

    “姐,别这么说嫂子,嫂子不是那样的人。”

    “你这丫头啊,不知道就别乱说,小琴说的没错,子萱不是那样的人,她这是在报恩。”

    估计没有人能比李雨熙了解刘子萱了,先不说猴子这边是憨皮收养的,就算是刘子萱,如果不是因为憨皮,她现在可能在农村种地呢,甚至已经在农村找个人就嫁了。

    以她的出身,估计想嫁个好一点的都不可能,甚至瞎子瘸子都不一定,所以对刘子萱来说,憨皮这个恩情太大了。

    李雨熙之所以能理解刘子萱,这和她的出身有关系,想当年她也不是一样,如果不是因为憨皮,她就算是想嫁个瞎子瘸子都不可能。

    “报什么恩啊!以前报恩还能理解,现在都是一家人了,还报什么恩。”

    如果按照小玉说的也没错,以前是报恩可以,现在都是一家人了,根本就不存在报恩这一说,这也是人与人不同,理解也不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