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二十一章 焦慧雪下山
    ,精彩小说免费!

    在家里对姐姐,对妹妹,甚至是对侄子,从来不耍心眼,这样的孩子就算是坏能坏到什么地方。

    所以憨皮从来就没有担心过自己这个儿子会学坏,要说打架,谁还能要憨皮打架多,要说坏,谁还能有憨皮坏,可是憨皮的坏,那是对一部分人。

    “算了,我说不过你。”

    李雨熙知道,给憨皮说这个就像对牛弹琴,而且她还真说不过憨皮,反正憨皮没理也能搅三分。

    李雨熙不想给憨皮说这个,就像她说的,她说不过憨皮。

    “这不是说过说不过的问题,只是教育孩子的问题,你不希望他以后见事就躲吧?”

    “呃!那好吧,反正教育孩子的问题都是你说了算。”

    听到李雨熙这么说,憨皮也不知道怎么说了,李雨熙就是这样,基本上是憨皮说什么就是什么,从来不和憨皮顶嘴。

    “行了,我也去洗手吃饭。”憨皮说完也站了起来,然后来到水池子边。

    “爸,我哥又给人家打架了?”

    “嗯!”

    听到小雪这么问,憨皮点了点头,这丫头也是一个惹事精,不过因为她每天要接送陈林,惹事少了很多。

    “没事的爸,那些人打不过我哥。”

    “噢,你见过你哥给别人打架?”憨皮洗了一把脸看着小雪。

    “见过,我还帮忙了呢。”小丫头兴奋的说着。

    “你……你帮忙?”

    “对啊。”

    “下次不准帮忙,你哥是男孩子,打架就打架了,你不行,因为你是女孩子。”

    “噢,不过爸,我就是帮忙也没有人打我。”

    “呃!”

    听到小丫头这么说,憨皮想了想也是,现在的这些男孩子都什么讲义气,还有小雪还比较小,如果有人对她动手,估计也会让别人笑话吧。

    等憨皮洗完手以后,陈泽也换了一身衣服出来了,让憨皮看的直摇头,打个架能把衣服都打烂,这说明打架功夫不到家,有时间要给这小子特训一下。

    看到老爸看着自己摇头,陈泽还以为憨皮要收拾他,从一边溜了过去。

    “对了憨皮,忘了给你说了,两个丫头快毕业了,你打算让她们干什么?”

    “她们啊,这个我还没有想好,不过这要看她们自己,看她们自己要干什么。”

    “我也是这么想的,过几天就是星期天,她们回来你问一下吧,另外小玉你也要管一下,这丫头太疯了。”

    “没事,就让她疯吧,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唉!”李雨熙摇了摇头。

    对于小玉,李雨熙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刚上大学前两年还好一点,后来就不行了,给一些二代一起玩了起来,可以说都玩疯了,最重要的是憨皮还不管。

    不过和她玩的那些人,不是白富美就是官家大小姐,也附和她的身份,因为这憨皮才没有管那么多,小玉那丫头就是那样的性格,不可能让她给小琴似的做个乖宝宝。

    那样不把这孩子给毁了就怪了,如果管的太严,那给关在笼子里的小鸟有什么区别。

    “妈,快点吃饭吧,吃完饭还要去上学呢。”小丫头不满意了。

    “好好好,吃饭。”

    中午饭是在院子里吃,孩子们都大了,根本就不需要喂,就连陈林都不需要,人家自己会吃,而且吃的还快。

    吃完饭三个孩子去上学,憨皮想了想开车去了公司,这样家里就剩下李雨熙一个人,当然,李雨熙也闲不着,收拾收拾家,差不多又到了做晚饭的时候。

    。。。。。。

    帝都北部一座山上,一名看上去二十七八岁的女子坐在山顶,像雕像似的看着帝都城,女子很美,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怎么啦?想家了?”一名鹤发童颜的老妇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女子身后。

    “师傅。”

    听到老妇人的话,女子连忙站了起来。

    “坐吧。”老妇人扶着女子坐了下来。

    没错,女子就是焦慧雪,六年过去了,岁月不但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反而比六年前看上去更年轻了,人也变的更漂亮。

    “师傅,我现在病也好了,我什么时候可以下山看看?”

    “唉!还是放不下吗?”老妇人叹了一口气。

    “师傅,我就是回去看看,哪怕偷偷的看一下也可以。”

    “你确定就偷偷的看一下?”老妇人看着焦慧雪的眼睛。

    “我……”

    “好了,想回去就回去吧,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万一……”

    “师傅,我明白,您放心吧,我绝对不会打扰他的生活。”

    “唉!这么多年了,一直待着在山上,我看是时候出去看看了。”老妇人感慨了一下。

    “什么?”

    焦慧雪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她没有想到师傅也想出去,这在之前根本就不敢想象,师傅和师公在山里住了近一个世纪,没想到现在也要出去。

    “好了,你不能就这样回去啊,总要给孩子们带点什么,这样,回去我和你师公商量一下,以你师公的医术,在我们死之前会给你留下一些什么的。”

    “师傅,我不要,我什么都不要,您和师傅也不会死。”

    “傻孩子,人都会死,我和你师公只不过比别人活的长一些,再说了,就算是你不要,孩子们呢,你要为孩子们想一下。”

    “师傅……呜呜呜。”焦慧雪趴在老妇人怀里哭了起来。

    “好了好了,我不是还没有死吗,就算要死,那也是十年二十年以后的事情了。”老妇人拍了拍焦慧雪的后背。

    从这一天开始,在帝都淀海区一条小街道上多了一家中医馆,中医馆不大,这是一个小院,小四合院,有三间正房,两间偏房,临街还有两间半,半间是过道,两间半就是中医馆。

    中医馆有三个人,一对鹤发童颜的老夫妇,另外还有一名年轻女人,这就是焦慧雪和她师傅师公,焦慧雪的师公负责看病,师母负责抓药,焦慧雪负责收钱和杂活。

    这天上午,焦慧雪出去了一趟,中午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

    “怎么哭了?”老妇人关心的过来问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