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八章 婚礼进行时
    “亲家,这个是不是太过了?”

    来到饭店这边的时候,看到饭店外面那排场,刘子萱的父亲苦笑着问了憨皮一句。

    舞龙舞凤还有舞狮,这些还只是开始,后面还有高跷队,杂技,各种杂耍,整个一个天桥卖艺的全部被憨皮给请了过来,可以说这里成了一场另类的杂技表演。

    “老哥,过什么过,结婚是一辈子的大事,当然越隆重越好。”

    “大哥,到了,是现在下去还是”

    开车的是老鼠,现在已经到饭店,所以就问憨皮。

    “现在下吧。”

    “好的。”

    憨皮先下车,然后是李雨熙和刘子萱的父母,他们要提前进去,因为一会还要敬茶改口。

    “老哥请。”

    不过怎么说,刘子萱的父母年龄大一些,憨皮当然要让他们先请。

    “亲家请。”

    在憨皮他们往里面进的时候,老鼠也连忙跟着进去了,至于车让老鼠交给了一名员工,这根本就不需要他操心。

    饭店的布置完全按照后世婚礼的布置,这个是憨皮亲自监督布置的,不过也有不一样的地方,比如后世有音响,有摄像机,还有大屏幕,可是现在没有这些。

    虽然没有,憨皮也没有少了什么,而是请了唢呐对,吹吹打打,绝对比后世还热闹,另外憨皮让冠希和陆云悠当了司仪,为了这个,憨皮可是没少头疼。

    两个人当司仪没有问题,可是很多事都是憨皮手把手的教,这个就比较麻烦了,毕竟两个人不是从后世过来的,根本不知道后世那些司仪都怎么做。

    一般在后世,就算是一个没有当过司仪的人,如果让他上去,多多少少也能说几句,毕竟见过的多,可是冠希他们两个,这完全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虽然如此,憨皮用了一个多星期的时间还是把两个人给教的差不多,虽然不能和后世的那些司仪比,但是在这个年代,绝对也算是可以了,这是一场另类的婚礼。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人有很多,憨皮大院里的人,除了徐大海一家,基本上全部过来了,另外就是那些老头,他们虽然没有亲自过来,但也都安排了人过来。

    如果是别的事情,憨皮绝对不会麻烦他们,可这不是别的事,而是猴子结婚,所以憨皮必须要通知他们,当然,他们安排的也不是外人,都是家里人,就连老人家也安排了夫人过来。

    憨皮四个人刚坐下,猴子就带着刘子萱进来了,后面还跟着两个小家伙,分别是陈泽和小雪,这两个今天是花童。

    冠希“在这激动人心是时刻,新郎和新娘缓缓向我们行来。”

    陆云悠“在这满堂祝福的时刻,一对新人即将结为夫妇。”

    冠希、陆云悠“让我们一起来祝福这对新人吧。”

    虽然两个人主持的不是很好,不过憨皮还是比较满意的,最起码很新意,可以说这里除了憨皮以为,没人见过这样的婚礼,都感觉到很新鲜。

    当然,这中间也去掉了很多不必要的环节,比如什么第几项,第几项,基本上祝福完新人以后,就进入了敬茶环节,憨皮、李雨熙还有刘子萱的父母坐在主位。

    猴子和刘子萱走过去。

    在憨皮他们面前有两个蒲团,猴子和刘子萱走过去跪了下来。

    先磕了三个头,然后从服务员手里接给茶,首先要敬的是憨皮和李雨熙。

    “师傅请喝茶。”猴子把一杯茶递给憨皮。

    “好。”憨皮答应一声,拿出一个红包递给猴子,这也算是改口费。

    “师母请喝茶。”刘子萱也递给李雨熙一杯茶。

    “好。”李雨熙和憨皮一样,也拿出一个红包给了刘子萱。

    在憨皮和李雨熙把茶喝完,猴子和刘子萱又给刘子萱的父母敬茶,同样是一人一个红包。

    “好了起来吧。”憨皮把猴子扶起来,李雨熙也上去把刘子萱给扶了起来。

    按说扶两个人起来应该是孩子的父母,可是猴子没有父母,那么只能憨皮和李雨熙来代替,就连刘子萱的父母都不能代替,因为这是规矩。

    在这个环节过后,就是一些后世的典礼,当然,亲吻这个环节没有,要不然就属于伤风败俗了,在这个年代可是不流行这个。

    还好现在已经不是十年运动时期,要不然就连这样的婚礼都不能举行。

    别说这样的婚礼,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一对刚结婚的夫妻,丈夫是在工厂上班,在工厂上班吗,那肯定不是很干净,丈夫回来的时候,衣服都脏了,特别是领子和袖口。

    妻子就说了一句,你看你这领子和袖子都脏了,就这一句话,很普通的一句话,可是给这一对新婚夫妇带了很大的麻烦,领子和袖子,这不是很正常的一句话吗,可是在哪个年代不行。

    “领.袖脏了。”

    这可是很严重的事情,这对新婚夫妇把抓了起来,妻子被剃了个阴阳头,丈夫被带上高帽游行,就这样被折腾了半年,两口子都快被折腾疯了。

    如果不是被憨皮碰到,估计那对夫妇就完了,最后就算是不整死,也会被逼疯,这就是那个年代。

    还好现在老人家上台了,然后改革开放,那些不合理的地方也没有了,要不然憨皮绝对不敢弄一场这样的婚礼。

    婚礼继续举行,一直闹到吃饭的时候,这才算是结束,然后就是去敬酒,这个环节不能少了,当然,憨皮也怕猴子喝醉了,就让老鼠过去挡酒。

    另外憨皮也在后面跟着,没办法,今天来的人很多猴子根本就不认识,也只有憨皮认识,比如说第一个要敬的人,那就是老人家的夫人。

    “卓伯母,谢谢您能来参加孩子们的婚礼,我替孩子们敬您一杯。”

    “憨皮啊,老头子不能来,就让我过来,希望你不要见怪,另外老头子让我给两个孩子带过来一副贺礼。”

    老人家的夫人从后面拿出来一个盒子,盒子是一个长盒,一看盒子的形状憨皮就知道,估计是一副字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