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二章 收拾强子,四色礼
    冠希来到强子卧室门口的时候,顺手从房间门口的柜子上拿起一把钥匙,就把强子的卧室给打开了,然后几个人走了进去,随手又把门给关着了。

    “我说你们干嘛?不用乱来啊。”

    看到冠希他们进来,强子就知道要坏,就开始往一边躲。

    如果是一个人,他们几个都不是强子的对手,可是如果四个人一起,那后果可想而知。

    魏东给老鼠使了一个眼色,老鼠哧溜一下就过去了,直接捂住了强子的嘴,然后冠希、魏东和暮暮就扑了过去,把强子给放倒在床上。

    噼里啪啦就是一顿揍,可惜强子就是想喊都喊不出来,干着急。

    揍了有四五分钟,几个人才放开强子,然后就走了出去。

    “那个叔叔阿姨,我们就先回去了。”魏东连忙给强子的父母说着。

    “怎么这么快就走啊,都留下来吃饭,这马上就中午了。”

    “不用了阿姨,事情已经商量好了,公司还有不少事,所以我们要回去了。”

    看到魏东他们执意要走,强子的母亲也没有办法,只能和强子的父亲把几个人送到门口。

    把魏东他们送走以后,强子的母亲说道:“这孩子,他那些兄弟要走,这孩子连出来送一下都没有。”说完就往强子卧室走去。

    只是打开门以后,把强子的母亲吓了一跳,因为强子现在是鼻青脸肿。

    “强子,这是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被几个家伙给揍了。”强子一边说一边揉着肚子。

    “因为什么?”

    “因为……”强子把事情给母亲说了一遍。

    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后,强子的母亲转过身就往外面走,走的时候还不忘说一句,“活该。”

    “不是吧妈,我可是您儿子啊,我现在挨揍了,您不但不安慰我,还说我活该。”

    “他们还是你兄弟呢,你不是照样坑他们。”

    “呃!”

    强子这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没错,就像他老妈说的那样,强子这家伙连兄弟都坑,挨揍也是活该。

    “怎么回事?”

    听到母子俩的对话,强子的父亲问了一句。

    然后强子的母亲把事情又给强子的父亲说了一遍。

    “还真是活该,不过这些小子还真是让憨皮给收拾的服服帖帖,包括咱们家这小子。”

    “那是,要不然我能去找憨皮。”

    “你说这些小子,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可是碰到憨皮,就像老鼠碰到猫。”强子的父亲笑着摇了摇头。

    “这不正好吗,要不然谁能管着他们,好了别说了,赶快去买东西去。”

    “好,我这就去,对了,强子的身体没事吧?现在可是关键时刻。”

    “没事,放心吧,他们可都是兄弟,下手绝对有分寸,看着挺惨,不过都是一些皮外伤而已,过两天就好了,不会耽误事。”

    “那行,那我走了。”

    老两口根本就没有把强子挨揍的事情放在心上,也不用放在心上,因为他们知道这些家伙的感情,这次是强子坑了他们,他们当然要收拾强子。

    如果不是关系好,谁能跑到人家家里,当着人家父母的面收拾,而且收拾完了还给没事人似的。

    中午李雨熙回来,还真是买了不少东西,可以说各种礼品都买了,在这个年代讲究四色礼,四色即四季,表示一年,含有自始至终,完美、美满等意蕴,是一种祝福。

    另外四色礼根据地方不同,送的东西也不同,有些地方是粉条,肉,酒,鸡或者鱼,含有顺利,大吉,大余,之意。

    还有一些地方是肋条肉、酒、烟、莲菜。以讨吉利!

    而在帝都这边是肉、鸡、酒、点心,肉是猪肉,本来有四斤就可以,可是李雨熙一下子买了办扇子,让憨皮有点哭笑不得,这玩意不是多就好,而是要按照规矩来。

    再说了,拿过去那么多,老两口吃的完吗,这四色礼是有规矩的,肉是四斤,鸡是四只,酒是四瓶,点心四斤,如果嫌少,你可以加一下别的,但是这四色礼就是这么多。

    “我说雨熙,你买这么多肉干嘛?”

    “给子萱父母送过去啊。”

    李雨熙以前是大小姐,估计不会知道这些,和憨皮结婚也没有这些礼节,后来又去了美国,所以对帝都的风俗并不是很清楚,这个也不能怪她。

    没办法,憨皮只能给李雨熙普及了一下帝都这边结婚的风俗。

    “啊!那这些怎么办?”李雨熙指着那一堆东西问憨皮。

    “把四色礼按规矩里,别的都带着,那些只是附加礼,没有规定带多少,那就多带一些。”

    “行,我知道了,那这些肉怎么办?”

    “留着咱们自己吃,实在不行,回头你给几位大爷送过去一些。”

    “好。”李雨熙点了点头。

    自己吃那是不可能的,这么多肉,一两天绝对吃不完,虽然现在已经进入初冬,就算是放几天也没有问题,再说了还可以放在冰箱,但是憨皮家是不会吃这些冻肉的,吃新鲜的多好。

    “对了憨皮,明天我也要去吗?”

    “当然要去。”

    “可是……”

    “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猴子一直把你当师娘,这些年也是这样叫你,现在他要结婚了,无论如何你也不能不管吧。”

    在这个年代,讲究的就是个圆满,如果就憨皮一个人过去,那么就等于猴子是单亲,这样不但对猴子,就算是对刘子萱的父母也不好,毕竟人家村里人不知道怎么回事。

    “那好吧,我去。”

    事情已经商量好,那么也就没有什么问题了,第二天早上,先把孩子送到学校,并且安排好,至于小雪今天请假了,因为她要跟着去。

    这也是没有办法,三个大的可以在学校吃饭,小丫头中午可没有地方去,让她一个人在幼儿园憨皮也不放心,所以只能把她带着了。

    刘子萱昨天晚上就回家了,所以这次过去的就是憨皮、李雨熙、猴子和小雪,憨皮开车,李雨熙坐在副驾驶座上,猴子和小雪在后排座上,后备箱放满了各种礼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