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零四章 憨皮去蹭饭
    “我说郝排长,至于这样吗?”

    “陈先生,不好意思,我接到的命令就是保护和车上的东西,绝对不能陈晓一点问题。”

    憨皮知道,这个命令估计不是妹妹下的,就是团里或者是研究所的领导下的,妹妹在研究所虽然只是一名研究员,可是在团里也是副政委,下这个命令绝对没问题。

    十分钟不到,从里面开出来一辆吉普车,正是憨皮送给妹妹陈晓那辆,从吉普车上下来四个人,有妹妹陈晓,还有三名中年人,最大的五十来岁,最年轻的也有四十岁。

    “哥,你怎么自己送过来了,你提前打个电话,这边派人过去接啊,你说这万一在路上出点什么事。”

    陈晓跑过来以后,先说了憨皮一顿,这玩意在憨皮眼里可能什么都不是,可是在研究所这里,那绝对比什么都宝贝,没想到陈晓从刚过来部队多长时间,就把部队这些学会了。

    “出事?出什么事?在帝都这地界上,还有人敢拦哥哥的车吗?”

    “呃!”

    听到憨皮这么说,陈晓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也是,军车可能有人敢拦,但是哥哥的车,还真没有什么人敢拦,毕竟军人还可以讲理,憨皮可不给你讲理。

    “陈先生,谢谢你。”年龄最的那位,来到憨皮身边,先给憨皮敬了个礼,然后对憨皮说着。

    “不要客气,我这也是为了帮我妹妹搞研究。”

    “是是是,陈先生说的是,不过不管怎么说,我还是要代表研究所谢谢你。”

    憨皮说的没错,他确实是为了帮他妹妹,要不然他怎么可能把机床送给研究所,给老头,老头还承他的情,给研究所干什么,那根本就不可能。

    但是有妹妹在这里就不一样了,别说一套机床,如果妹妹要了,就是十套八套也没问题,因为在憨皮心里,妹妹比老头重要多了。

    “所长,陈先生,咱们还是先进去吧,有什么话进去以后再说。”一名中年人走过来。

    “对对对,先进去。”

    吉普车在前面带路,憨皮开车在后面跟着,很快来到军营中央的一处院子里,这里应该就是研究所的所在地,还真是会找地方,在军营中央,那安全绝对没的说。

    把车开到院子里以后憨皮就不用管了,所长,也就是那个年龄最大的老头带着憨皮来到一间办公室,当然,陈晓也在跟着,两名中年人没有过来,被所长安排去卸机床去了。

    这间办公室不错,里面还有客厅,所长先请憨皮和陈晓坐下来,然后亲自给两个人倒了茶,这才坐下来。

    “陈先生,实在是不好意思,因为这机床对我们研究所来说太重要,所以……”

    虽然所长没有说下去,但是憨皮知道他要说什么,估计就是让陈晓打亲情牌,有点过分,可是有时候这亲情牌还真是好使。

    “所长,客气的话就不要说了,我说过,我这是支持我妹妹,不过这件事最好不要乱说,我想你也应该知道。”

    “是是是,这个我明白,请放心。”

    “那就好。”

    因为是夜里,憨皮并没有多停留,在机床卸下来以后,憨皮就准备回去了,如果是白天,憨皮还可能多和妹妹聊一会。

    “哥,谢谢你。”

    在送憨皮出来的时候,陈晓眼睛有点湿润的说着。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和哥不需要客气,以后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只要哥哥能帮上,绝对会帮你。”

    “嗯!我知道了哥,你路上小心点。”

    “好。”

    憨皮再次和妹妹告别,然后就开车走了。

    在陈晓几岁的时候父母就已经不在,可以说是憨皮一手把陈晓养大,在憨皮心里,陈晓这个妹妹比什么都重要,同样也比任何人都重要,只要是妹妹的事情,憨皮绝对义不容辞。

    回到公司,憨皮把卡车停好,也没有回家,直接就在他自己的办公室躺了下来,还好办公室有个长沙发,要不然憨皮只能在老板椅上坐着了。

    不过就算是坐着也无所谓,因为离天亮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

    早上,憨皮起来,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他这个动作把院子里几个准备打扫卫生的妇女吓了一跳。

    “董事长。”

    “董事长。”

    几名妇女看着憨皮,估计是想知道憨皮怎么来这么早。

    “忙你们的去吧。”

    “是。”

    几名妇女都是豆各庄的人,她们的工作就是每天早上来公司打扫卫生,基本上是早晚各一次,这样的话还不耽误她们在家里做家务。

    憨皮出了公司,就直接去了老支书家里,因为他要去老支书家蹭饭,憨皮也是没有办法,现在回去做饭有点晚了,毕竟还有好几里地,又不能开车。

    老支书家里的门好像就没有关过,虽然现在是早上,憨皮直接就走了进去,因为来这里他根本不需要客气。

    “大娘好。”

    刚进来,憨皮就看到老支书在那喂鸡,连忙打了一声招呼。

    老支书媳妇现在年纪大了,所以做饭这种事情当然不需要她,都交给了儿媳妇,不过老人觉比较少,还是早早的就起来了,这不,没事就喂喂鸡。

    “哎呀,是憨皮来了,快过来坐。”

    老支书媳妇连忙把喂鸡的瓢放在地上,让鸡自己去吃,拉了一把椅子给憨皮。

    “大娘,老支书还没有起呢?”

    “起了,出去遛弯去了,估计马上就回来,你先坐下来,我去给你倒水。”

    “不用了大娘,我不渴。”

    “那好吧。”

    想了想也是,那又大早上让人喝茶的,老支书媳妇就坐了下来。

    “对了憨皮,你是找老头子有事吧,我让孩子去找他。”大娘说完就准备回头对屋里喊。

    “不用了大娘,我不是来找老支书,我是来蹭饭。”

    “啊!蹭饭?看你这孩子说的。”老支书媳妇这才明白憨皮要过来干什么,连忙对厨房喊道:“桂枝啊,对做点饭,憨皮过来了。”

    桂枝是老支书的儿媳妇,也没有分家,一家人一直住在一起。

    “知道了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