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六章 手下留情
    “老鼠,别瞎说。”憨皮回头瞪了一眼。

    憨皮的话让那些士兵心里好受了一点,可是老鼠好像给这些士兵作对似的,这时候又来了一句,“本来就是吗,这算什么训练。”

    “我说你小子……”

    “喂,你说什么呢?看来你训练的比较好,敢不敢比试一下。”

    憨皮话还没有说完,一名军官模样的军人向老鼠挑衅,看来这名军官是比较爱面子的人,不过也对,军人都是有血性的,如果被人欺负到头上还一句话不敢说,那还是军人吗。

    “你要和我比?”老鼠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这名军官身高在一米八左右,体重最起码有一百六十斤,再看看老鼠,身高一米六多一点,至于体重,估计也就刚过一百斤。

    “怎么,不敢啊?”

    看到这个情况,吴团长就要上去教训那名军官,不过被陈晓给拉着了,陈晓对吴团长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让他管。

    吴团长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不过也停了下来,想看看陈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陈晓这样做是有用意的,老鼠的身手她知道,并且还知道这名军官根本就不是老鼠的对手,如果是军人都是按照套路训练,那么老鼠不一样,他训练的就是打架。

    怎么有效的打击对手,怎么把对方击倒,这就是老鼠训练的方式,就陈晓所知道的,老鼠曾经一个人打四五个顽主,最后还打赢了。

    另外陈晓还知道,好像跟着哥哥的那些人,每一个都特别能打,要说最能打的绝对不是老鼠,但是说最难缠的那绝对是老鼠,就连强子都要忌惮老鼠三分。

    另外陈晓还有一层用意,那就是让老鼠打击一下这些人的骄傲,要不然这些人还一直因为老天爷第一他们第二,不过军人不就是这样吗,桀骜不驯。

    “你确定要和我打?”老鼠再次问了一遍。

    “我……”

    “老鼠回来。”

    还没有等那名军官说完,憨皮就对老鼠喊了一句,别忘了妹妹在这里,憨皮可不想给妹妹找麻烦,当然,虽然也不会有什么麻烦,可是憨皮还是不愿意。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一点憨皮还是很明白的。

    “不好意思,我大哥不让我给你动手。”

    “我看你是不敢吧。”军官讽刺的说着。

    说实话,这名军官的话,让憨皮都有一股想揍他的冲动,不过憨皮还是忍了下来,就算是为了妹妹,憨皮也不能在这里把人给打了。

    “哥,让老鼠动手。”陈晓来到憨皮身边,小声的对憨皮说着。

    “呃!”妹妹的话让憨皮不明所以,不过既然妹妹这么说,那憨皮还有什么好说的。

    “老鼠,既然这位长官要指点你一下,那你就去陪他练练,不过要有分寸。”

    “明白大哥。”

    这下子有热闹看了,一个人高马大,一个骨瘦如柴,这两个人如果从身材上看,那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如果是参加散打比赛,军官就是八十公斤级别,那么老鼠就是轻量级,而且还是最轻的那种。

    “陈同志,这个不太好吧。”吴团长来到憨皮身边,对憨皮说着。

    他之所以这么说,是拍他的手下把老鼠给打了,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客人,这样影响太不好。

    “放心吧吴团长,老鼠下手有分寸。”

    “呃!”

    本来吴团长是担心老鼠,现在可好,听憨皮的意思,还是老鼠会手下留情,这是不是搞错了,可惜他怎么也不会想到,如果是打架,那老鼠绝对是祖宗级别的。

    老鼠来到那名军官身边说道:“你也听见了,我大哥让我对你手下留情,不过我看你这个样子,吃的又人高马大,挨一顿应该没有问题。”

    老鼠这可以说是气死人不偿命,那有这样给对手说话的,这根本就是对对手的不尊重。

    “你……,我希望你一会不要求饶。”军官恶狠狠的对老鼠说着。

    其实他现在已经输了,在战场上,特别是这个时候,最重要的是冷静,人不冷静就容易犯错误,他已经犯了错误,那就是被老鼠激怒,而且低估对手。

    “陈副政委,这……”

    吴团长和憨皮说没用,只能又对陈晓说。

    “放心吧,我哥不是说了吗,让老鼠下手有分寸。”

    “呃!”吴团长再次被噎了一下,他没有想到陈晓竟然也这么说,难道这个瘦小的家伙真的那么厉害,他这个时候也有点不确定了。

    比试很快就开始了,前面就说过,老鼠在憨皮手下这些人中,如果说打架,绝对不是最厉害的,可是如果要说难缠,那绝对没人可以比,当然,除了憨皮,一力降十会,憨皮的力量太变态。

    短短不到三分钟时间,这名军官被老鼠放倒了七次,至于挨了多少下,估计他自己都不记得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竟然连老鼠的衣服都没有碰到。

    不过军人的毅力还真是让人佩服,倒下去那么多次,挨了那么多下,这位军官竟然还能起来,而且没有喊出来一句。

    老鼠这一手,不但让那些在一边看的士兵傻眼了,就连吴团长也是一样,他没有想到,这个瘦弱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把他手下的一名教官给收拾了。

    一个纸上谈兵,天天光练那些死招式,一个是在实战中积累经验,根本都不需要比,说句不好听的,如果这是生死战,估计这位军官找就是一具尸体了。

    “行了,今天就到这吧。”

    吴团长知道,已经差不多了,如果再比下去,那就丢人了。

    “好了老鼠,回来吧。”

    听到憨皮的话,老鼠闪身退出比试。

    “你很厉害。”这位军官不得不承认他不是老鼠的对手。

    “不不不,我一点也不厉害。”老鼠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如果论打架的话,我估计都不是你们陈政委的对手。”

    老鼠说的陈政委说的当然是陈晓,而且他说的没错,如果论打架,他还真不是陈晓的对手,陈晓从小就和憨皮练习打架,而且也没少打架,当然,不是在外面打架,而是在学校。

    。。。。。。

    求票票,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