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七十一章 人跑货到手
    信号,其实就是手电筒,不过在这三更半夜的,手电筒传信号还真是不错,只要一打开,能传出去很远。

    现在憨皮再等的,就是老鼠那边传过来信号。

    已经是夜里一点了,也该交易完成了,为什么还没有过来,憨皮这个时候皱了皱眉头。

    难道徐大海有所察觉,取消了交易,这不可能啊,憨皮自认为没有什么破定让徐大海发觉,又是一个小时过去,还是没有动静,憨皮就有点着急了。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出现一束白光,然后熄灭,然后再亮,来回三次,憨皮知道,这是老鼠发过来的信号,也就是说徐大海交易回来了。

    “行动。”

    这次憨皮没有开车,而是上了一辆吉普车,其他人都把衣服给换好了,憨皮没有换,因为已经足够了,再说了,也没有他的衣服,那就是跟着过去看看,一会可能都不下车。

    四辆吉普车来到公路上,一辆在前,三辆在后,形成了一个箭头,没办法,憨皮本来是打算让大家一字排开,可惜这路根本就排不开四辆吉普车。

    刚排开以后,警灯警笛就都打开了,憨皮这边打开,老鼠那边听到动静也给打开了。

    正在公路上行驶的两辆大货车,听到前后都有警笛声,一名司机喊了一声,“不好,缉私局的。”说完就把车停了下来。

    前面一辆车停了,后面的当然也停了,在大货车停下来以后,司机拉开车门就跳了下去,然后就往公路一侧跑,这个时候他们那还顾得了那么多啊,能跑就跑吧。

    这要是被抓着,车上那么多货,最起码判个十年八年的,他们可不想坐牢,至于大货车,那是老板的,和他们没有关系,再说了,每次出门之前老板都有交代。

    人第一,至于车辆,就不要管那么多了,既然干这个,就要承担一定的风险,再说了,一辆车能值几个钱,只要人不被抓着,那么就不会有什么事。

    干这个的最怕什么,就是怕人被抓,拔出萝卜带出泥。

    两个司机下车就跑了,根本就不管还在车上的徐大海,因为徐大海的死活和他们已经没关系,就算是徐大海被抓着,对于他们来说也没有损失。

    因为徐大海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老窝,每次交易都是在外面,甚至徐大海连他们老板都没有见过。

    看到司机跑了,徐大海才反应过来,也连忙打开车门下去,这个时候司机已经过了马路边的沟,徐大海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跟着就跑。

    因为徐大海同样清楚,如果他要是被抓,那就彻底完了,所以他也要跑。

    挂着警笛的吉普车跑的很慢,也就不到一公里的距离,竟然跑了三四分钟,没错,这是憨皮故意安排的,就是要开慢一点,给对方逃跑的时间。

    等吉普车来到两辆大货车旁边的时候,车上已经没人了,憨皮没有下车,就连老鼠也是一样,因为他害怕对方并没有跑远,而是在一边看着,如果被徐大海给认出来,那估计就麻烦了。

    “老板,接下来怎么办?”一名员工来到一辆吉普车前面,对车里的憨皮问着。

    “去两个人开车,把车开回去。”

    “是。”

    很快六辆吉普车压着两辆大货车就走了,在这些车辆走了差不多有五分钟,马路边出现两个人,这两个人当然不是大货车司机和徐大海,而是憨皮和老鼠。

    其实憨皮太过小心了,不管是司机还是徐大海,这个时候早跑的没影了,因为他们害怕,憨皮被抓着,像憨皮想的,他们在一边躲起来,那根本就不可能。

    “走吧,咱们也回去,看来是我太小心了。”

    没错,憨皮和老鼠,刚才在车辆跑着的时候,就偷偷的下了车,然后躲在路边,看看有没有人在后面跟着,五分钟过去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大哥,小心无大错吗,这不是你经常和我说的。”

    “哈哈哈,对,小心无大错。”

    两个人来到停宾利车的地方,老鼠开车,憨皮坐在后面,然后就往城里开,六辆吉普车不需要进城,这个憨皮提前就安排好了,他们直接把吉普车开到豆各庄,然后收拾一下,也就是把警灯警笛取下来。

    这些东西可都是结的,明天要还回去,至于两辆大货车,直接开到服装厂,车上的那些电器,当然是卸进库房,忙活半夜不就是为了这些货吗。

    “对了大哥,那两辆大货车怎么处理?”

    “就放在服装厂里,回头你过去一趟,把那些棚子挡板都给拆了,然后就放在服装厂里当运输工具。”

    “明白了大哥。”

    说实话,有这两辆车还真不错,服装厂的面积可不小,从库房到车间运布料,从车间到库房运做好的服装,这都需要车,以前都是用板车,现在有了这两辆车,能省下不少事。

    憨皮他们也去了服装厂,两名开大货车的员工是去过服装厂,可是没有憨皮过去,服装厂也不会让他们进去。

    等把电器卸进库房,天也已经蒙蒙亮了,车就留在服装厂,两名员工当然是回豆各庄,不过在他们回去之前,憨皮叫着了他们,从怀里拿出一千块钱递给他们。

    “这些钱拿回去,大家分一下。”

    憨皮也不能让员工白忙活一夜,还让蚊子咬了半夜,这些就算是给他们的辛苦费吧,当然,不是憨皮小气,弄了那么多电器回来,才给一千块钱,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是他的员工。

    憨皮让他们做什么他们就要做什么,就算是不给都没有高兴,之所以没有给那么多,这也是有原因的,以后憨皮要办的事情有很多,不可能用一次员工就要给一大笔钱。

    再说了,这一千块钱已经不少了,二十多个人分一千块钱,比他们一个月的工资都高。

    “老板,这个我们不能要,如果让段总知道,非训我们不可。”这名员工摇了摇头。

    “拿着吧,放心,段总不会训你们,如果他训你们,那我就训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