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八十章 憨皮的手段
    ,精彩小说免费!

    “那要怎么做?”刚好这时候一名年轻人过来问了一下。

    这个年轻人憨皮不认识,应该不是豆各庄的人,估计是别的村子里的,这次也跟着过来了。

    “我听说五马分尸不错,不过我们这里没有五马,车也只有三辆。”

    “这没关系啊,不需要五马分尸,两马也可以,要不然咱们这样,一辆车拉一条腿,看看能不能把一个人从中间拉成两半。”

    “对对对,这个也可以。”

    王迪给这个年轻人演起了双簧,他们两个这是不把人吓死不罢休。

    “开两辆车过来。”王迪招了招手。

    “把那玩意给弄醒。”憨皮指了指那个胡州。

    “明白。”王迪说完就准备过去。

    “让别人去吧,你去安排一下,别在这里玩。”憨皮把王迪叫到身边,小声的说道:“不要让别人看到,听到声音就可以。”

    又不是真的把人撕两半,看到了反而没有什么效果,如果光听到凄惨的声音才最吓人,憨皮这么一说,王迪就明白了什么意思,连忙让过来的两辆车开到一边。

    “你们两个过来。”王迪叫过来两个自己人,然后安排了一下。

    两个自己人点了点头,从地上提起一个人就往两辆车的方向赶去了,当然也没有忘了把提着的这个人嘴里的东西取下来。

    “不要,不要,放过我吧。”

    被提的这个人刚取下嘴里的东西就开始喊,开始挣扎,可惜他被绑着,根本就没有挣扎的余地,很快就被带走了。

    这个时候,一名从豆各庄过来的年轻人也来到胡州身边,这个胡州让憨皮一棍给打晕了,到现在也没有醒过来,不过他也算是最幸福的人,没有听到前面憨皮他们的话,要不然估计和其他人一样,都被吓的不轻。

    把一个人弄醒最好的办法就是浇水,可惜这里没有水,那怎么办,这个也好办,年轻人把裤子脱了,直接一泡尿过去,胡州就醒了。

    醒过来的胡州看到有人在用尿浇自己,就开始剧烈的挣扎,不过他和其他人一样,都被绑着,根本就没有办法挣扎,最多也就是想往一边靠一点,可惜人是活的,尿当然也是活的,不管他往什么地方去,尿就跟着他往他脸上浇。

    “把他嘴里的东西取下来。”王迪喊了一声。

    “啊!”刚撒完尿的年轻人喊了一声,因为胡州脸上都是尿,当然也包括他嘴里的东西。

    “啊个屁啊,让你取就取。”王迪瞪了一眼。

    三辆车,两辆车已经开到一边,这里就剩下一辆车,车的灯光不是很亮,估计王迪瞪眼年轻人也看不到,看不到是看不到,不过王迪的话还是要听。

    用手取是不可能了,不用手不是还有脚吗,年轻人在胡州嘴上踢了一脚,就把胡州嘴里的东西踢了下来。

    “你,你们是什么人?”

    “什么人?要你命的人。”王迪一边说一边往胡州身边走。

    憨皮和强子是不会过去的,更不会动手,这种小事也不需要他们两个动手。

    “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各位,各位要这样对付我们。”

    “嘿嘿嘿,你什么地方也没有得罪我们,不过我们就是看你们不爽,这可以吧。”

    王迪这话差点没有把这个胡州给气出个好歹,麻蛋,看着不爽就这样对自己,还有没有天理了,不过胡州也知道,对方可能是故意这么说。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传过来一声声凄惨的惨叫声,而且还有汽车轰鸣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胡州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他们可是知道,刚才被带走的一个人是去五马分尸去了,不对,应该说是二车分尸。

    顿时一阵骚臭味传过来。

    “嗯!特么的,真是臭。”王迪捏着鼻子跑到一边。

    没错,地上这十几个人除了胡州,一个个都是屎尿齐出,这是被远处那一声声惨叫声给吓的。

    远处的惨叫声持续了有一分多钟,然后戛然而止,没有了惨叫声,地上躺的这些人一个个开始发抖,因为他们知道,惨叫比不惨叫更好,因为惨叫还代表人还活着,没有了声音,就代表人已经死了。

    两分钟后,从远处过来两个人,就是他们刚才从这里带走一个人,现在又回来了,看到这两个人回来,剩下的人反应就更激烈了,憨皮被他们两个给带走。

    “老大,哈哈哈,真过瘾,没想到一个人还真能从中间给拉开。”

    两个人过来以后,来到憨皮身边,其中一名年轻人对憨皮说着。

    “哦,是吗?那就继续。”

    “是。”两个年轻人答应一声,就准备过去带人。

    两个人走到谁身边,谁就开始发抖,两个人一直走到胡州身边才停下来,说道:“就他了。”说完就要拖着胡州走。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胡州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刚才的惨叫声他也听到了,而且从自己人的反应,还有憨皮他们的对话中也明白了一些什么,看到两个人拖着自己走,就开始剧烈挣扎。

    “把他放下。”王迪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为什么?”

    “这个我要自己玩,我听说一种刑罚,把人埋在土里,然后在脑袋上割一个口子,灌一点水银进去,人因为被土埋着,犹豫土的挤压,就想挣扎,到时候挣扎出来的就是一个没有皮的人。”

    “那行,那这个给你了。”两个年轻人把胡州放了下来。

    “不要,不要,我跟你们走,我跟你们走。”

    估计这个胡州感觉到被撕开两半也比王迪说的这个好,一个把皮剥下来的人,比被撕开两半还恐怖,可惜两个年轻人根本就不听他的,已经把他扔在地上。

    两个年轻人把胡州扔在地上以后,又拖着一个人走了,在他们走了以后,王迪对自己这边的几个人说道:“去,再挖一个小坑,咱们也来玩玩。”

    “嘿嘿嘿,没问题。”几个人答应一声,就开始在旁边挖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