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一章 焦慧雪现状,打架
    ,精彩小说免费!

    “好吃也不能吃多。”

    这个妹妹的同学,憨皮也把她当成妹妹,认识十几年了,和自己妹妹也差不了多少。

    又和妹妹她们聊了一会,憨皮就把孩子交给妹妹,然后就走了,到京城大饭店看了一圈,这边也没有什么事。

    把饭店交给猴子和刘子萱管理,憨皮还是很放心的。

    从饭店这边走了以后,憨皮就开始去各个医院找焦慧雪,虽然他也知道基本上属于白跑,可他还是跑了。

    在憨皮满世界找焦慧雪的时候,焦慧雪这边过的还是不错的,除了不能出山,一天要喝三次草药,还有就是跟着老头去采药,没事的时候跟着老妇人打坐。

    而且焦慧雪还拜了老妇人为师。

    “师公,我这病什么时候能好啊?”

    这天焦慧雪跟着老头去采药,就随口问了一声。

    “你这个病目前只是压制着,要说好还差的远,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好好的跟着你师傅练功,然后师公再给你配置一些药物,就目前来看,最多五六年就能完全治愈。”老头捋了捋胡子。

    “真的吗?”

    “骗你干什么,走吧,今天再去采一些药草,这是你师傅交代的,然后给你药浴。”

    “是,师公。”

    说实话,焦慧雪在知道自己能治好以后,不是没有想过下山让人通知憨皮一声,因为这个地方离豆各庄并不是很远,不过想了想自己还需要好几年不能下山,焦慧雪就不想通知了。

    她认为这样也好,就让憨皮认为她已经不在,因为她不想让憨皮等她那么多年,当然,如果没有李雨熙那就是另一说了,她希望憨皮幸福。

    憨皮这边把各个医院找了一遍,然后就回家了,刚到家就看到魏东在家里等着自己。

    “憨哥,你可是回来了。”

    “怎么了?”

    “我们有个人被派出所抓起来了。”魏东苦笑了一下。

    “被派出所抓起来了?因为什么被抓起来?”

    “打架。”

    经过魏东一番讲述,憨皮才明白怎么回事,这一段时间憨皮基本上没有去过运输公司,根本不知道运输公司那边是什么情况,这也不能怪他。

    现在板车是挺赚钱的,所以也就冒出来一些人干这个,这也没什么,毕竟憨皮不可能把这个垄断,干就干呗,这很正常,不正常的是,有人开始为了抢生意,乱降价,把整个市场给搅的一片狼狈。

    别人是属于单干,要么就是一群人一起干,憨皮这不一样啊,他是正规公司,别人能乱降价,憨皮这里不行,公司有一名员工看不下去了,就找对方理论,没想到对方不但不听,说话还骂骂咧咧的。

    别忘了憨皮这些员工以前都是干嘛的,他们可是顽主,怎么可能听到对方骂骂咧咧还笑脸相迎,所以就动手了,这不,就把人给打了,然后就被派出所给抓了起来。

    “我说魏东,就这点事你还找我,你自己去处理不就行了。”

    “我去了,可是对方不同意和解,所以我也没有办法了。”

    “行了,我知道了,走吧,咱们过去看看。”憨皮说完就准备往外面走。

    “憨皮,你晚上回来吃饭吗?”

    就在憨皮往外面走的时候,李雨熙问了一声。

    “你们吃吧,不用管我。”

    “那好吧。”

    憨皮和魏东来到派出所,先去见了打人的员工,看到憨皮过来,这家伙把脑袋低了下来喊了一声,“老板。”好像感觉到挺对不起憨皮似的。

    “行了,打个架而已,没吃亏吧?”

    “没有。”员工连忙摇了摇头。

    “没有吃亏就行。”

    和这名员工聊了一会,又让员工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和魏东告诉他的差不多,憨皮就知道要怎么做了,然后就去找了负责这件事的公安。

    看到是憨皮过来,负责这件事的公安就有点头大。

    “我说憨皮,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这名公安,憨皮也有点愕然,因为什么,因为这名公安憨皮认识,按说憨皮不应该认识,因为这里不是新街口,而是西单,可是他就是认识。

    “这话应该我问你吧?你不是在新街口派出所吗?怎么跑到西单来了?”

    “我刚被调过来一段时间。”

    “哦!升官了。”

    “什么升官不升官,一名副所长而已。”

    “那也不错了,如果你不调到这边,估计还要两年才能上去。”

    虽然憨皮不明白体质内的那些事情,但是他知道一点,调动就意味着上升,要么就是下去,可是这名公安在新街口的时候就是一名普通公安,那就不可能是下去,只能是上升。

    “你过来这里有什么事?”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我的人被你们给抓起来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你是因为这件事啊?说实话,这件事有点麻烦。”

    “为什么?”

    在憨皮想来,不就是打个架吗,还有什么麻烦的,再说了,自己这边还占着理。

    “你的人下手太狠,把对方的鼻梁骨和肋骨都打折了,已经构成伤害罪,而且对方不同意和解,所以就比较麻烦了。”

    “我说李所,什么事情都要讲理吧?最起码要先弄清楚我的人为什么打他吧?”

    以前憨皮都是叫他小李的,不管怎么说,人家现在也是副所长了,再叫人家小李就有点不好了,再说了,憨皮现在可是有求人家。

    “憨皮,你说的这件事我们也调查了,对方确实理亏,不过你的人也不该动手啊,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切,狗屁的法治社会,我告诉你,还好他碰到的是我的员工,如果是我,我弄死他。”

    “你……”李所听到憨皮这么说,摇了摇头。

    “行了李所,我们可是正规的运输公司,对方可是违法经营,不但违法经营,还扰乱市场,难道这样你们也不管?”

    “这个当然要管,当然,这是在没有动手打人的情况下,现在打了人,那就是另外一件事了,对方违法经营是要处理,可是现在要处理的是动手打人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