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四章 三个月,最多半年
    来到三院以后,焦慧雪挂了个号,就来到一间医生办公室,这个年代看病的人很少,主要是看不起病,一般一个小毛病什么的就耗着,有时候把小毛病耗成大毛病。

    可惜这也没有办法,不管是小毛病还是大毛病,只要进了医院,那么除非日子不过了。

    现在和后世不一样,后世的人,有点感冒发烧也跑到医院去输水,在这个年代根本就不可能,说后世看不起病,在这个年代更看不起。

    焦慧雪坐下来以后,医生就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

    “医生,我最近一段时间,老是感觉到身上没有力气,然后还有一些咳嗽。”

    “咳嗽,怎么个咳嗽发?”

    “就是干咳,也没有痰。”

    “那还有什么问题?”医生一边问一边在一张纸上写着什么。

    反正写的什么焦慧雪也不知道,别说她不怎么认识字,就算是认识她也不会看明白医生写的那些玩意。

    “就是咳嗽的时候这里有一阵阵疼痛。”焦慧雪摸了摸肚子上面一点。

    “还有别的症状吗?”

    “还有就是胃口不好,根本就不这么想吃东西。”

    “行,我知道了,这样,我给你开几个单子,你去检查一下,然后把检查结果给我拿过来。”

    “好的医生。”

    医生给焦慧雪开了几个单子,首先去验血,然后是去拍片子,其实就是做ct,这个年代的医院也就这些,这还是要在大医院,小医院根本就没有。

    折腾了一个多小时,焦慧雪才把检查结果拿回来。

    医生先看了一下验血报告,然后把片子拿出来,放在一个影射灯上面,越看医生越皱眉,看到医生这个样子,焦慧雪就知道结果不好。

    果然,医生看完以后说道:“就你一个人过来吗?”

    “是的医生。”

    “这样吧,你让你家人过来一下,这个事情我要给你家人说。”

    “医生,有什么情况你就告诉我吧,我爱人根本没有时间,另外我也做好了心里准备。”

    到了叫家人的时候,焦慧雪就知道情况不好,而且是非常不好,但是这个时候,她更不想让憨皮知道,因为她拍憨皮担心。

    这个傻女人,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在为憨皮考虑,可是焦慧雪就是这样做了,她认为一个人承受,比两个人承受更好,最起码这样憨皮就不会痛苦。

    “你确定?”医生再次问了一下。

    “是,我确定。”

    “那好吧,我怀疑你得了肺病,当然,目前只是怀疑,这个还要做进一步检查,不过从片子上看,估计……”

    医生虽然没有把话说完,都是焦慧雪知道,这基本上是已经确定了,这个时候的焦慧雪,整个人都已经懵了,她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得肺病。

    发病只是这个年代的称呼,在后世就是肺癌,得了这种病,在这个年代,直接可以宣布死刑了,别说是这个年代,就算是在后世也是一样。

    “医生,你确定吗?”

    “还不是很确定,刚才我就说了,这个还需要做进一步检查。”

    “那行,那就检查吧。”

    医生再次给焦慧雪开了一下检查的单子,然后让她去检查去了,等检查回来以后,医生办公室已经多了好几位医生,估计是要会诊吧。

    可以这么说,焦慧雪的生死现在就掌握在这些人手,不,应该说是嘴里,就看他们怎么说了。

    检查结果在几位医生手里过了一遍,然后又回到焦慧雪主治医师手里,几个医生交流了一下,另外几位医生就出去了。

    不过从他们开焦慧雪的眼神中可以看出来,那是一种惋惜,没错,就是惋惜,因为焦慧雪还年轻,只有三十多岁,确切的说焦慧雪才三十三岁,过完年才三十四岁。

    “医生,你直接给我说吧,我还有多长时间?”

    就在医生准备给焦慧雪说什么的时候,焦慧雪先问了出来。

    “你这是晚期,而且已经扩散,估计不会超过三个月,我建议你现在就入院接受治疗。”

    “医生,我想知道,我入院治疗,能不能治疗好?”

    “不能,只能延长一些时间。”

    “那延长多少?”

    “最多三个月。”医生给了一个肯定的数字。

    “也就是说,我要是接受治疗,还有最多半年的时间,如果我不接受治疗,最多还有三个月时间。”

    “没错!”医生点了点头。

    “好的医生,我知道了。”

    焦慧雪不知道是怎么走出医院的,她想哭,真的很想哭,上天为什么那么不公平,自己从来没有做过一件坏事,甚至连慌都没有撒过,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

    前些年的坎坷就不说了,那些都过去了,自己现在刚找到幸福几年,没想到老天爷又给自己开了一个玩笑,难道我前世做了什么虐,然后报复在这一世,焦慧雪也只能这么想。

    要不然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命运的不公。

    混混沌沌的焦慧雪回到了家里,一句话也没有说,还是小丫头的声音才把她惊醒,连忙把小丫头抱起来,只是这胳膊比以前紧了一些。

    因为焦慧雪知道,现在的自己,抱一次少一次,说不定那一天就抱不上了。

    “妈妈,你怎么啦?”

    “哦,没事。”

    孩子的感觉是最灵敏的,焦慧雪连忙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妈,您买的东西呢?”小玉这个时候问了一声。

    “没买到。”

    焦慧雪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把那些检查结果给扔了,因为她不想让憨皮知道,她也没有打算去医院接受治疗,躺在病床上六个月,每天要接受那些治疗的痛苦,还不如她快快乐乐的在家里三个月。

    而且这样也不需要让家人跟着自己一起受罪,更重要的是她不希望让家人跟着一起担心,还是现在这样好,多活几个月少活几个月对她来说意义不大。

    “好了,都别玩了,回去吧,今天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焦慧雪想在最后的日子里,多为孩子还有憨皮做一些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