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七章 第一次分红【5/10】
    “然后教授就让你上了研究生?”

    听到憨皮这么说,陈晓给了他一个白眼说道:“那有那么容易,我做完以后,教授又给了我几份试卷,让我一个人做,然后就出去了。”

    “出去了?”

    “嗯!出去了,然后叫过来好几位教授,原来他给我的那份试卷,是大四的试卷,后来给我的也是大四的试卷,不过不是一个科而已。”

    “所以你就成了唯一一个研究生?”

    “嗯!平时和大家一样上课,不过学的东西不一样而已。”

    “你还在和那些学生一起上课?”

    “没有,我的课程是几位教授单独安排,平时基本上不去教室。”

    “这样啊。”

    估计也就是在这个年代,如果在后世,就算你再有才华,估计也不会有教授单独给你安排课程,这个年代的老师,和后世真的不一样。

    他们是真的教书育人,那给后世的那些什么老师教授似的,有那闲工夫,上个电视,讲一些普通人根本听不懂的问题,然后来赚钱。

    要不然后世怎么称呼这些人是砖家、叫兽,不都是因为这个。

    可是在这个年代,这些教授那是真的为了学生考虑,也是真的去教书育人。

    还好陈晓是生活在这个年代,如果生活在后世,那就是真的毁了她的才华了。

    知道了怎么回事以后,憨皮就不在想着让妹妹回来帮自己,虽然自己需要她帮忙,可是也不能因为这个耽误了她的前程,什么是前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并且把这件事做好那就是前程。

    并不是说有钱了就是前程,这根本就是两码事,憨皮不缺钱,所以妹妹做什么都无所谓,只要她喜欢。

    “憨皮,什么是研究生?”

    就在这个时候,焦慧雪忽然问了一句。

    憨皮和陈晓对视了一眼,苦笑了一下,说道:“媳妇,研究生就是比大学还高一级。”

    没办法,焦慧雪没有上过什么学,更不知道什么是研究生,在她的想法里,大学就是最高级的学校,只是没有想到大学上面还有。

    “啊!那,那咱们家陈晓不就是比大学生还厉害?”

    “嫂子,其实都差不多吧,都是在一个学校学习,不过学的东西不一样,大学毕业可以考研,研究生研究生,然后研究生毕业可以考博。”

    “原来上完大学以后还有这么多要学的呢,可是那样的话,要学到什么时候?等毕业了人都老了。”

    说实话,焦慧雪说的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就算是一年不落,估计博士生毕业也差不多快三十岁了,如果在耽误一下,估计都超过了三十岁。

    不过陈晓这个应该不会,因为学校就她一个研究生,估计是能力到了,直接就升级了,或许二十五六岁,陈晓就已经博士毕业了,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就厉害了。

    焦家村的人真的在过年之前把谎给开完,憨皮当然也要履行承诺,给大家分了肉,然后就让他们回家过年,现在这个豆各庄,已经都成了憨皮的地方。

    这样说也没有错,毕竟他占了百分之七十的股份,说是他的地方也没有错。

    整个合作社分了两千股,憨皮自己占了一千四百股,豆各庄占了六百股,豆各庄有五百人左右,一个人占了一股,剩下的是村里的股份,这个股份是机动股份,也就是说谁家有了孩子,就要给谁家一股,当然,如果谁家有老人去世,也会收回来一股。

    虽然这样,但是憨皮知道,这也撑不了几年,估计这些股份就会被分完,因为小孩出生比较快。

    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再过几年计划生育就开始实施,估计到时候豆各庄会实施的更彻底,还有一个,老支书已经贴了公告,豆各庄不准招上门女婿。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那样的话,村里人会越来越多,这点机动股份,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没有了,而且姑娘嫁出去以后,她的那一股也自动收回。

    反正就是按人头算股份,至于现在在村里的那些股份,收入当然是归村里,因为村里也需要建设,这些股份的分红,老支书准备建设村里。

    一九七七年三月,大棚里最后一车菜送走以后,大家也知道该分红的日子到了,一个个村民都在想着自己能分多少。

    忙活了小半年,谁不想知道自己能分到多少钱,当然,已经拿到工资的就不说了,工资这小半年也不少,只要这小半年一直上班的人,每个人都有一百五十块钱的工资。

    一个月三十块钱,这个憨皮之前就已经说过,谁也不多谁也不少,当然,这说的是种菜的工资,为合作社工作的工资,至于开荒那些工资是另外算的。

    村委会大院,说的是一家过来一个代表,可是来的可不止一个,基本上除了孩子和老人,全部都过来了,很多妇女带在针线活都来了,估计也是想知道,自己辛苦几个月赚了多少钱。

    一张桌子上放满了大团结和一些零钱,没有办法啊,这个就是要算清楚。

    老支书和憨皮坐在桌子后面,然后就是段飞他们在后面站着,因为以后发钱的任务就交给他们了。..

    段飞他们和村民一样,也是拿工资,不过工资比村民高一些,一个月是二百块钱,这个憨皮和老支书还有村干部商量过,大家也没有什么意见。

    毕竟他们干的活,村民干不了,就比如说小龙,这可是专门负责送菜的人,当然,有时候段飞和冠希他们也去送,那是小龙一个人忙不过来的时候。

    “各位村民,今年的收入已经统计出来,下面就让憨皮给大家说一下情况。”

    “各位村民,各位父老乡亲,各位股东,今年的收入是这样的,除了给大家的工资,还有一些费用,然后就是建大棚的钱,还剩下八十二万七千二百块。”

    憨皮刚把这个数字说出来,下面就炸开了锅。

    不由得他们不炸锅啊,这可是八十多万啊,想想就感觉到害怕。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