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七章 改善伙食,印象改变【5/10求全订】
    “明白,明白,你不好说,我去说。”

    不管怎么说,憨皮还这位焦支书还有一层亲戚关系,有些话确实不好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开荒和建大棚,都是干活,按说建大棚还轻松一点。

    有了焦家村的加入,建大棚的速度就快的多了,焦家村加上豆各庄,一共有一千多人,建的又是土坯墙,速度那叫一个快,基本上一天就建好四五十个,按照这个速度,最多二十天就可以建好,到时候焦家村的人还去开荒,豆各庄的人就要进大棚种植了,估计是没有时间开荒了。

    “老哥,你说这些都是我那侄女婿的?”

    “没错,这些都是。”

    两位支书看着人干活,在一边就闲聊了起来。

    “我说老哥,你还真敢跟着他胡闹。”焦支书摇了摇头。

    如果换了是他,他绝对不敢。..

    “这可不是胡闹,憨皮可是拿着文件下来的,要不然我敢这样。”

    这是憨皮和老支书提前商量好的,因为两个人知道,焦支书早晚会问到这个问题,然后该怎么回答,所以就商量好了这个回答。

    至于说焦支书能不能相信,这个就连憨皮也不知道,老支书就更不用说了,不过这话还是要说的。

    “呃!”

    听到老支书这么说,焦支书有点傻眼了,想了想还真是,如果憨皮没有什么文件,老支书还真不敢这么干,想想憨皮的身份,再想想憨皮开的那车,焦支书好像明白了什么。

    焦支书苦笑了一下说道:“怪不得呢。”

    “不过焦老弟,这件事还是不要和外面说。”

    知道焦支书相信了以后,老支书还是安排了他一下。

    “我明白老哥,现在四*帮虽然垮了,可是还有一些事,这些事还不能明着来。”

    虽然是农村,可还是帝都附近,天子脚下,焦支书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其实有些事情,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别的不说,就说焦家村有人偷偷养兔子,如果是以前,焦支书绝对会派人去,可是现在,他不会这么做。

    因为他知道,如果再不改变,大家这日子都过不下去了,以前虽然过的也哭,可是家里养个什么,一年还能吃上几顿肉,可是现在呢,一年都不见得能吃上一次肉,别说吃肉了,饭马上就吃不上了。

    “怎么样老哥,我们村的人干活不孬种吧?”

    “不错不错。”

    这个老支书也不得不佩服,人家焦家村的人干活那是真没的说,一点都不惜力,各个都是甩开膀子干,这十月份的天气,已经有点凉了,可是焦家村的很多人都是光着上身干。

    其实这很好理解,在家里吃不饱饭,在这里随便造,而且还给工资,不管怎么说也要对得起这份工资,当然,他们也是怕自己干的不好,人家不用他们了,如果是那样的话……

    “老支书,五叔,你们都在啊?”

    “咦,憨皮,你怎么过来了?”

    听到憨皮叫他们,两个人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就看到憨皮过来了,而且后面还跟着几个人,这几个人不是别人,就是段飞他们。

    “看到大家这么辛苦,给大家送点福利。”

    听到憨皮这么说,老支书和焦支书才看到,段飞他们手里都提着东西,看了一眼才发现,那都是一块块的大骨头,没错,就是大骨头,而且这些骨头上都带着一大块一大块的肉。

    在这个年代,剔骨可是剔的很干净,这明显就是没有剔,直接就那样剁下来,连骨头带肉一起躲,所以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再看看有多少,整整十几桶,最起码有五六百斤。

    “憨皮,你这是……”

    焦支书心里那个激动啊。

    不光是他们看出来焦家村的人干活卖力气,憨皮带肉也看出来了,所以才准备了这些,如果说钱,憨皮现在可能知道不多,但是说肉,山里还有一个养殖基地。

    这些肉对于憨皮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

    “五叔,我打算中午给大家改善一下伙食,也算是大家这一段时间干的不错,给大家的奖励。”

    “憨皮,五叔代表村里人谢谢你。”

    “不用这样五叔。”

    憨皮说完以后,回头对猴子他们说道:“把肉抬过去,让猴子帮忙给炖了。”

    “好的师傅。”

    现在还不冷,大家吃住都是在地里,不过也用以前的旧塑料布盖了一些棚子,让大家夜里休息,另外就是一些大锅,都是以前集体吃大锅饭用的那种,一下子有十几口,绝对足够焦家村的人吃的。

    干活的人都比较能吃,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不管是萝卜白菜,一下子煮出来十几锅,然后蒸出来一筐筐的窝窝头,大家也不管那么多,一个人盛上一碗菜,拿几个窝窝头就吃。

    不过今天不一样了,一口大锅里倒进去一大桶肉进去,估计到吃饭的时候,这些人会吃的更多。

    看着猴子他们走了以后,焦支书偷偷地擦了一下眼睛。

    虽然做的很隐蔽,憨皮还是看见了,憨皮没有想到这个五叔还有这一面,在憨皮的印象里,他就是一个比较爱吃的人,没想到现在完全不一样。

    其实想想就能想明白,在这个年代,谁不爱吃,再说这焦支书是去自己堂哥家吃饭,他又不是去村民家吃。

    看了自己对这个五叔有一些误会。憨皮心里想到。

    别说一个一年都吃不上肉的人,就连老支书这个基本上每天都能吃到肉的人,还经常跑憨皮家去蹭饭。

    另外就是,自己这个五叔,从来到这里以后,每天都是和村民吃住在一起,除了那天早上在憨皮家吃过一顿饭,就再也没有过去。

    如果从这一点上看,他也不是一个爱吃的人,憨皮明白了,估计他也就去自己老丈人家蹭饭,可那是应该的,人家是兄弟,虽然不是亲兄弟,也是堂兄弟,看看他现在连侄女家都不去,就说明了这个问题。

    想想如果是自己,如果也有一个每天吃肉的堂哥,估计自己也会去蹭饭,想到这些,这位五叔在憨皮的印象里好了不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