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 好像您没有蹭过似的【2/10求全订】
    “大哥,怎么了?吃啊。”

    “憨皮,你这个也太丰盛了,下次能不能别这样,家常便饭就行,这又不是外人。”

    听到焦慧雪哥哥这话,不但是憨皮,就连小龙他们都是哈哈大笑,说实话,猴子做饭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家里要来人。

    “我说你们笑什么?”

    “那个舅舅,我们家天天就这样吃,并不是因为您过来。”小玉在旁边说了一句。

    “啊!”

    焦慧雪的哥哥有点不好意思了,自己这个糗出大了,还以为人家是因为自己过来,所以才做这么丰盛,没想到人家天天都吃这个,他来不来家里就是这样吃。

    “你这丫头,就你话多。”焦慧雪在小玉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说道:“好了,大家都吃饭吧,哥,你也吃啊,来这里就不需要客气,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嗯!”焦慧雪的大哥点了点头也不在客气。

    再说了,来自己妹妹家还需要什么客气,该吃吃该喝喝,有事别往心里搁。

    俗话说,出门在外,老婆交代,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了站起来。

    。。。。。。

    第二天早上,天不亮憨皮就起来了,今天焦家村那边要过来人,憨皮当然要早点起来,然后准备过去看看,焦慧雪的叔叔根本不知道憨皮住在这里,肯定会先去村里。

    没错,让憨皮猜对了,而且憨皮也起来晚了,焦慧雪的叔叔他们已经到了。

    这些人也真是实在,让他们早点过来,没想到半夜两点就往这边来,也是,还有那么远的路呢,是要来早一点。

    这么多人进村,当然把老支书给惊动了。

    “请问你们是……”老支书披着衣服就出来了。

    “您好,我们是焦家村的,我们是来找我侄女婿憨皮。”

    “哦,您好您好,我是豆各庄的支书,您就是焦家村的焦支书吧。”

    “对对对,就是我。”

    “憨皮已经交代过了,那边正在给你们埋锅做饭,您稍微等一下。”老支书说完,回头喊了一声,“柱子,带大家过去吃饭。”

    刚才就是柱子通知的老支书,说有很多人过来。

    “好的支书。”柱子答应一声,就对焦家村的人说道:“大家跟我走吧。”

    然后焦家村的人就跟着柱子走了。

    “焦支书您等一下。”

    就在焦慧雪的五叔也准备跟着过去的时候,老支书叫着了他。

    “您还有什么事?”

    “焦支书,咱们俩就别客气了,我比你年长几声,如果不嫌弃就叫一声老哥。”

    “哈哈哈,那行,那老哥也别叫我焦支书了,就叫我一声焦老弟。”

    “行,焦老弟,这样,你就先别过去了,你和我去一趟憨皮那里,然后让憨皮给你们安排,当然,估计那小子不会管这些事,回头看那小子这么说吧。”

    “那行,我这过来了,怎么也要去看看我那侄女和侄女婿。”

    两个人说完就往憨皮家走,刚好走到半路的时候,就碰到了憨皮,憨皮也正往这边过来。

    “老支书,五叔。”

    “憨皮,我还以为你小子没有起来呢。”看到憨皮,老支书惊讶了一下。

    憨皮是个什么货色,老支书还能不明白,每天不是睡觉睡到自然醒,要不然他根本就不起来,没想到今天竟然起来那么早。

    “那怎么可能,今天五叔他们过来,我当然要早点起来。”

    “行了,那边都已经安排好,我们两个今天去你家蹭顿饭没有问题吧。”

    “哈哈哈,老支书,看您这话说的,好像您没有蹭过似的。”

    这老头,每次想打牙祭,就往憨皮家里跑,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这个家里的人,他们家虽然也不缺肉吃,可是不管他媳妇怎么做,都没有猴子做的好吃,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憨皮家里吃肉,那可都是大块朵朵。

    这样的吃法,他们家可不舍得,估计整个村子里也就憨皮家这样吃,别人都别想,别说整个村子,估计就连帝都城都算着,都没有这样吃的。

    憨皮带着老支书和焦慧雪的五叔来到家里的时候,大家还都没有起床,因为这个时候天才微微亮,还没有到起床的时间,憨皮也没有叫他们,就和两个人来到客厅,憨皮给他们一个人倒了一杯茶。

    然后这个人就坐下来说话。

    最先过来的是孩子,看到客厅有人吓了一跳,进来也看到是师傅和老支书,还有一个他不认识的人。

    “老支书早,师傅早。”

    “猴子,快点去做饭,家里有客人。”

    “好的师傅。”

    猴子刚去做饭没有多大一会,段飞他们也过来了,连忙都打了一个招呼,大家就坐下来一起喝茶聊天。

    如果是在村里,需要干活的时候,是先去干活,然后再吃早饭,可是在憨皮这里没有这个,不吃过早饭根本就不让你去干活。

    说实话,这几天也把这几个小子累的够呛,他们以前可没有干过这个,这次来到农村以后,就开始跟着大家一起干活,不会刨地就和那些妇女一起捡石头。

    这让几个大小伙子脸往什么地方搁,不会刨地,那就学,刚开始手上都磨出血泡,可是没有一个人说什么,因为说出去丢人。

    这件事憨皮带出来的人,绝对不会怂。

    在段飞他们刚过来以后,小玉这丫头也从房间里出来,看上去好像还没有睡醒,不知道是不是憨皮他们说话给吵醒的。

    “爸早,老支书早,舅舅早,各位叔叔早”说完就往外面走。

    “丫头站着。”

    “爸,干嘛?”..

    小玉回过头,迷迷糊糊的问了一声。

    “你这丫头,还有一个人你没有打招呼。”

    “啊!还有人。”这丫头马上就清醒了,连忙看了一圈,还真发现一个没有见过的人。

    “小玉,这位是舅舅的叔叔,你也应该叫姥爷,你就叫五姥爷吧。”

    听到舅舅这么说,小玉好像明白了,这个应该是自己姥爷兄弟一倍的,所以连忙喊道:“五姥爷好。”

    “好好好,你也好。”说完以后,回头问憨皮,“这个是大的还是小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