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七章 没脸没皮,误会【5/10求全订】
    “对了爸,如果您想养点什么,让大哥去我那边拿,不过不要让别人知道,最好是白天过去晚回来。!”

    现在已经没有之前那么严了,民不告官不究,只要没有人告,算是村干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怕怕那些坏蛋,这样的人什么地方都有。

    “这个我知道。”焦爸点了点头。

    刚好这个时候,大舅哥扛着米面进来,说道:“爸,支书过来了。”

    “他来干什么?”焦爸皱了皱眉头。

    “还能干什么,过来吃一口呗。”焦妈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了。

    “把肉搁起来。”焦爸对儿子说着。

    “好!”

    大舅哥答应一声,把肉扛起来,放在里屋。

    在这个年头想吃一顿好的不容易,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知道,焦慧雪现在嫁给了一个城里人,而且还是一个富裕的人家,既然这样,过来总会带一些好东西过来,支书当然一声嘴馋,想过来蹭一顿。

    对于这个村支书的为人,憨皮不做评价,因为他没有接触过,不过从知道人家家里来客人,还过来蹭饭,能知道这个人不怎么样。

    很快憨皮看见了这位村支书,年龄在五十多岁,和焦慧雪的父亲差不多,还没有进院喊道:“二哥在家吗?”

    听到村支书喊二哥,憨皮还怪了一下,不过马想到,一个村都姓焦,估计是按照辈分排行,焦慧雪的父亲排行老二,所以在他们这个辈分里变成了二哥。

    “在,老五来了。”

    虽然有点不待见,不过焦慧雪的父亲还是连忙走了出去。

    这是礼节问题,在这个问题,焦慧雪一家做的都不错。

    憨皮并没有出去,反正他也不认识这个支书,再说了,一个村支书而已,如果人还不错,憨皮或许会客气一点,如果人不行,憨皮连客气都不需要,惹火了他他还可能会收拾一顿。

    “听说慧雪从城里回来了,我这不是也没有什么事,过来看看。”

    “那快进来坐。”

    “好。”

    这人一点也没有客气,直接答应了,如果是别人,最起码也客气一下,不过也是,他是过来蹭饭的,还需要什么客气。

    “这个是女婿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这老家伙进来对着憨皮是一顿夸,可惜憨皮对他这个人品已经做了判断,所以并没有多热情,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这老家伙也没有一点尴尬,直接坐了下来,看样子是不准备走了,说实话,憨皮都有点想笑,这如果是在自己家,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把这个人扔出去。

    不过在这里他不能,较自己把人扔出去以后,自己拍拍屁股走了,老丈人一家还要在这里生活,所以他不能这样做,憨皮是有点冲动,可是并不代表他不懂这些人情世故。

    “对了妈,我嫂子呢?”这个时候焦慧雪问了一声。

    还别说,如果不是焦慧雪问这个,憨皮还真没有注意家里少了一个人,不对,应该是三个人,还有大舅哥的两个孩子,这个时候也不在家,孩子不在家很正常,因为要学。

    “哦,你嫂子啊,也是早去娘家了,估计晚回来吧。”

    “这样啊。”焦慧雪点了点头。

    “这样,你们先说话,我去做饭去。”

    估计是看着天不早了吧,焦妈连忙给焦慧雪说着,估计是怕焦慧雪饿了,一般孕妇都别人饿得快。

    “好的妈,我也进去休息一下。”焦慧雪说完拉了一把憨皮。

    因为焦慧雪已经看到憨皮有发火的迹象,所以连忙找了一个借口要离开。

    憨皮之所以有发火的迹象,是因为村支书这老家伙坐下来拿出烟袋抽了起来,没看到这里还有孕妇啊,说实话,如果不是在这里,憨皮早一脚踢了过去。

    其实在这老家伙把烟袋拿出来的时候,焦爸和大舅哥皱了皱眉头,他们可是知道,憨皮绝对不允许别人在焦慧雪面前抽烟,听到焦慧雪要进去休息,焦爸才松了一口气。

    “憨皮,你扶我进去。”焦慧雪对憨皮说着。

    “哦,好。”

    然后两个人进屋去了,也不管他们在外面说什么。

    “这老东西,我真想抽他。”憨皮一边把焦慧雪往床扶,一边小声的说着。

    “好了,知道你会这样,所以我才让你进来,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个长辈,你不要和他生气了。”

    “长辈,什么长辈,不是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远房亲戚吗?”

    “才不是呢,我告诉你,他是和我爸一个爷爷的堂兄弟。”

    “不是吧?”

    “当然是了,要不然他能没脸没皮的跑过来吃饭。”

    听到焦慧雪说这个,憨皮有点明白了,也是,算是再没脸没皮,也不可能跑到别人家去蹭饭,而且还是在这个年代,估计也是这种亲戚才会做吧。

    堂兄弟,那和亲兄弟也没有什么区别,蹭一顿饭算什么,估计算是自己也会这样吧,怪不得焦爸焦妈什么都没有说。

    知道是这样的亲戚以后,那憨皮更不能生气了,这也不能怪憨皮,焦慧雪提前又没有和他说,说实话,按照农村的估计,憨皮过来还是要给人家带礼物的。

    估计焦慧雪是怕憨皮会那样做吧,所以才没有告诉他,因为她家里亲戚太多,这也很正常,在农村不是这样,有的甚至一个村都是一个家族。

    俗话说不知者不怪吗,憨皮不知道,所以他们也不能怪憨皮,这次不知道,下次知道了,不管怎么说,算是在礼节,憨皮下次过来不能这样了,肯定会多带一些礼物,然后把亲情都走一遍。

    “那个还真不知道,你怎么没有提前和我说啊?”

    “是这个干什么?再说了,你也没有问我啊。”

    “呃!”

    听到焦慧雪怎么说,憨皮还感觉到是自己的错了,也是啊,自己好像从来没有问过这个,因为在他的记忆里,焦慧雪只有父母和大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