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九章 最后的疯狂【7/10求全订】
    秦家发生的这些事,憨皮都不知道,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管,他就是要把秦家给掏空,最好是一毛不剩。

    有时候这人啊,还真是要讲一个运气,秦家这次就是运气不好,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占了李雨熙家的房子,或许根本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们家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只能说运气不好,本来憨皮准备找他们合作,可是就因为这么一件事,不但没有合作,还把秦家给坑了。

    转眼间又是几天过去,里十日之期只有两天了,憨皮这天又在别墅外面转了一圈,果然看到了一个齐字,这就说明钱已经凑齐,那还等什么,憨皮晚上就准备行动。

    想到那些钱,憨皮就兴奋了,那还有时间,还有兴趣出去看房子,直接调头就回家了,家里就焦慧雪一个人,孩子都上学去了,憨皮抱着焦慧雪就温存了一会。

    当然,憨皮可没有乱来,只是温存,焦慧雪现在可是有身孕的人,这个时候乱来,那不是开玩笑吗。

    晚上吃完饭,憨皮并没有马上就出去,他怕焦慧雪担心,所以先是休息了,焦慧雪因为有身孕,比较容易困,刚躺下没有多长时间就睡着了。

    这个时候憨皮才起来,把衣服穿上,换了一双鞋,这是一双布鞋,焦慧雪亲自给他做的,穿着很舒服,最重要的是,穿着这鞋方便行动。

    没有骑自行车,因为离的不是很远,十几分钟后,憨皮就来到别墅后面的围墙下,这个时候是夏天,人休息的比较晚,不时的有人经过,憨皮也不能行动。

    最让人讨厌的是那些蚊子,时不时的就叮一下,让憨皮心里那个气啊,早知道就晚来一会了,他这不是着急拿到钱吗,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这可是一大笔钱。

    五百万,在这个年代是什么概念,就算是在后世,这也是相当于十个亿,就算是在后世,又有多少人可以拿出来,当然,能拿出来的还真不少。

    如果是在这个年代能拿出来五百万的,这个还真不多,当然,同样也不会少,特别是经过这场运动,有点权力的人估计都差不多能拿出来。

    憨皮感觉到别扭等下去了,就在看到路上没有人的时候,憨皮直接蹿了出来,然后迅速的爬上墙头,进了别墅院里,在这个年代还真是方便,如果在后世你进一个试试。

    先不说有没有安保人员,就是那些摄像头报警器,你也不可能这么轻松的进去,已经来过几次,这里对憨皮来说就是轻车熟路,憨皮很快按照上次的路线,来到了别墅大厅。

    不知道是担心的睡不着还是怎么回事,中年人和他母亲还有他媳妇并没有休息,还是在客厅里坐着商量事情,这个时候憨皮可没有时间听他们商量什么,直接把迷香给拿了出来,当然,他也没有忘了先问一下解药。

    两分钟后憨皮从暗处出来,看到倒在沙发上的三个人,憨皮笑了,然后就开始找钱,客厅没有,卧室没有,那不用说了,绝对是放在了地下室。

    果然和憨皮想的一样,钱就在地下室,不过看到那些钱憨皮皱了皱眉头,因为这里的钱根本就没有五百万,也就三百万左右,另外就是一下珠宝首饰。

    可就算是加上这些,按照现在的价值,也绝对不会超过三百一十万,不过看到这些首饰和珠宝,憨皮也明白了,对方这是真的没有钱了。

    既然这样,憨皮也就不追究了,直接把钱收了起来,然后来到客厅,把五个人放出来,直接就离开了。

    虽然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不过也算是不错了,如果加上那些黄金的话,绝对超过五百万,当然,这里面有一百二十万是他自己的,可是那还不是有二十三套房子吗,那可是白来的。

    那些房子可是比这些钱和黄金重要多了。

    回到家的时候,焦慧雪并没有发现自己出去,还睡的很香,憨皮轻手轻脚的上了床,躺下就睡了,没有一个人知道他刚才出去干了一件大事。

    一九七六年七月六日,这一年这次发生了一件悲痛的事情,续一月八日周老去世以后,又一位老人家去世,那就是朱老,这位革命家在这一天逝世,享年九十岁。

    憨皮不是愤青,更不是文青,可是这两位老人家是他最尊敬的人,在一月八日的时候,憨皮饭店关门一个星期,就是为了吊念那位周老,现在也是一样。

    “憨皮,这是怎么回事,干嘛这一段时间休息?”

    七月六日一大早,大家还没有开始吃早饭,憨皮就宣布了这个决定。

    “这个你们不需要知道,从今天开始休息就可以了。”

    “啊!那什么时候开始?”

    “一个星期后。”

    “那好吧。”

    憨皮让休息,段飞他们也没有办法,再说了,休息一下也不错,已经连续跑了好几个月了,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憨皮,你今天有点不对劲啊?”

    吃完早饭以后,大家都回去了,家里就剩下憨皮和焦慧雪,看到憨皮那一脸的悲痛,焦慧雪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没事,你不用管我。”

    焦慧雪现在已经有好几个月的身孕,具体多少憨皮当然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可没有后世的那些仪器,可以检查出来怀孕几个月。

    不过看肚子的大小,估计也差不多有四个月了,两个人是三月份结婚,按照农历的话刚进入二月,这孩子估计会在今年生,算是冲淡了一些憨皮的悲痛。

    时间一如既往地往后推,九月九日,又一位伟人毛爷爷去世,憨皮再次下了命令休息一星期,然后就开始了最后的疯狂,没办法啊,十月六日,四*帮被铺,憨皮一定要在这之前把手里的钱换成房子。

    那一天,也是这场运动结束的日子,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憨皮手里还有二百多万的现金,这个是必须要花出去的,要不然等有人腾出手,憨皮估计就是想花也花不出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