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八章 背景吓人【5/10求全订】
    “一大爷,您忙吧,我先回去。!”

    “行,快点回去吧,你这一天到晚在外面跑,这个时候也不知道在家里陪着媳妇。”

    “那个……我这也是没办法。”憨皮挠了挠头。

    一大爷说的没错,他这个时候确实是应该在家里陪着焦慧雪,可是他的事情太多了,不是说事情多,而是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现在已经是一九七六年,夏,到十月份这场运动要结束,到时候憨皮要老实下来。

    现在这个时候,也是这场运动最乱的时候,各个派系之间的斗争,这可不是普通的斗争,这是你死我活的斗争,憨皮当然要趁着这一段时间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完,要不然等斗争结束,他是想做也不敢做。

    在最后的这一段时间,根本没有人有时间搭理他这个小人物,等斗争完以后,等胜利的一方腾出手以后,你再看看,估计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别人在争,憨皮也在争,别人争的是权,是利,憨皮争的是时间,是金钱,这也可能是他在改革开放之前最后一次机会,如果这个机会不把握好,那么憨皮白重生了,机会转眼即逝。

    “哦,对了憨皮,你知道吗?李雨熙家的房子被人给占了?”

    “呃!一大爷,您这是听谁说的?”

    憨皮没有想到,从来不问事的一大爷竟然知道这个,这可是很稀的事情,不过憨皮也只能装作不知道。

    “废话,李雨熙家在公私合营之前,可是咱们厂最大的股东,她家的事有很多人知道,现在厂里都议论开了。”

    听到一大爷这么说憨皮明白了,并不是一大爷知道了,而是整个毛纺厂都知道了,估计一大爷也是听到别人议论,要不然他这个不问世事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那一大爷,您知道是谁占了那房子吗?”

    “憨皮,你可不要乱来。”

    一大爷可是知道憨皮的性格,如果这家伙耍起浑来,那可是要出大事的,一大爷有点后悔把这件事告诉憨皮,可是他那里知道,憨皮早知道这件事了。

    另外现在的憨皮可不是之前的憨皮,对于有些事绝对不会犯浑,如果是以前,憨皮真可能会耍浑,可是现在不会,他有的是办法去收拾人,干嘛还耍浑。

    “放心吧一大爷,这个我还能不知道,再说了,我现在可是有家室的人,怎么可能那么冲动。”

    “也是,这对了,什么事都要考虑清楚。”

    “放心吧一大爷,这个我知道,不过这个占房的人是干什么的?”

    “听说是市革委会的人,至于做什么的不知道了。”

    “哦!”

    憨皮点了点头,心想,怪不得那么有钱,原来是市革委会的人,也怪不得李雨熙家的房子被占,刘主任都没有给自己说一声,看来这个人刘主任也惹不起啊。

    能让刘主任惹不起的人,算是在市革委会也不多,这说明,那个被憨皮抓起来的老头,刘主任的职务还高,那起码也是个副主任啊。

    一个市革委会副主任,贪污这一点还真是不多,不过也不少了,可惜他遇到了憨皮,这一次让他全部吐出来,至于房子,这个憨皮也没有办法,对方既然已经占了,估计连手续都办好了。

    最重要的是,那房子已经被收为国有,如果是私人住房还好说一点,憨皮可以给它买回来,现在这根本没有办法买。

    和一大爷又聊了几句憨皮回去了,到家的时候,猴子正在做饭,焦慧雪在院子里晒太阳,这个天气晒太阳,还真是不好受,不知道从谁那听说的,孕妇晒太阳对胎儿有好处,焦慧雪一直这样做。

    这个是没有错,可是也不能晒多了吧,再说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时候,在可是夏天。

    “我说你这晒太阳也不能晒多了吧?”憨皮一边把扎自行车,一边说着。

    “回来了?我也是刚出来,刚好午的太阳好。”

    “爸。”

    估计是听到声音了,小玉从屋里跑了出来,喊了一声过来拉着憨皮的胳膊,看到这丫头这个样子,憨皮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说吧,要多少?”

    “五块。”

    “你这孩子,要那么多钱干什么?”

    憨皮还没有说什么,焦慧雪喊了起来,也是,这可是五块钱,在别人家,足够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了,可是小玉这丫头,张口是五块。

    “妈,我们班这个星期天要去水库,午还不回来,我要这钱是准备买点东西带过去。”

    “那也用不了五块钱啊,一块钱都用不完。”

    这个年代可不是后世,这个年代的五块钱,可是相当于后世千块,算是在后世,谁家孩子出去玩一下,要千块,怪不得焦慧雪要怪她。

    现在这个年代,在帝都,平均工资是五十块钱左右,一名学徒工,一个月只有十六块钱,一名正式职工,工龄不到线的只有三十二块五,到线的也才三十七块五,当然,技术工工资要高一下,如说七级钳工、八级钳工。

    当然,还有一些小领导什么的,工资也高一些,反正平均下来也五十块钱左右,很可能都不到五十块钱,后世2017年的时候,帝都平均工资是一万多,整整相差二百多倍。

    这还只是工资,如果说收入的话,那差的更多,因为在这个年代,很多人根本没有存款,一年下来基本什么都没有落下。

    所以说这五块钱真的很多,也怪不得焦慧雪要说她,这丫头现在是越来越大手大脚。

    “妈,不是五块钱吗?看把您紧张的,我爸还没有说什么呢。”

    憨皮听到这丫头这么说,苦笑了一下,他能说什么,五块钱对于别人来说真的很多,可是对于憨皮来说,这根本不算什么,最重要的是,一边是媳妇,一边是女儿,你让他怎么说。

    “你这臭丫头,说的倒是轻松,你知道这钱是怎么来的吗?”焦慧雪也苦笑了一下。

    “当然知道了,我爸赚的呗。”

    “那你知道你爸是怎么赚的这些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