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七十二章 再起波澜【9/10求全订】
    “憨皮,你们这今天可是没少喝啊,我就没有见过这小子喝那么多。”暮暮的爸爸从房间里出来。

    “叔叔,这小子今天也是高兴,您别怪他。”

    “哦,什么事这么高兴啊?”

    “给,这个给您。”憨皮把给暮暮的那五百块钱拿了出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

    平时一个月暮暮拿回来上百块,他爸爸妈妈都惊讶的不得了,那可是比他们两个加在一起还多,没想到这一次更多,一下子五百块钱,他们两口子一年除了吃用都存不到这么多。

    “这是暮暮今天谈了一笔生意,我给他的提成,叔叔阿姨你们就放心吧。”

    “这样啊!”

    暮暮的爸爸笑了,因为他相信憨皮,刚开始还以为暮暮干了什么坏事,要不然那来那么多钱,听憨皮这么说他们就放心了。

    “那个憨皮,谢谢啊!”

    “叔叔,您别这么说,这都是暮暮努力得来的,和我没有关系。”

    “怎么没有关系,如果不是暮暮跟着你,他能有今天,就这一点我都要谢谢你。”

    憨皮摸了摸鼻子,说实话他有点尴尬,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两位老人家说。

    “那个叔叔阿姨,时间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啊!这么快就回去啊。”

    “嗯!家里还有一摊子事。”

    “也是,你每天都那么忙,那好吧,我们就不留你了。”

    憨皮出了暮暮家以后才松了口气,这也是他不愿意来几个家伙家里的原因,人家都热情的不得了,并且还那么相信他,可是他却带着人家孩子在外面混。

    “看来以后要少混了,还是老老实实在生意比较好。”憨皮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的说着。

    憨皮回到家以后,家里已经被收拾的干干净净,不过也不对啊,猴子那小子可是喝多了,这是谁收拾的。

    “叔叔,您回来了?”

    “咦,乐乐,这是你收拾的?”

    “嗯!我刚才起来喝水,看见就给收拾了。”

    “这样啊,不过以后这些活你就不要干了,好好学习就行。”

    “没关系的叔叔,干这个又累不着。”

    “那以后也少干。”

    “嗯!知道了。”

    “好了,去睡吧,明天还要早起上学。”

    对于自己这个侄女,憨皮还是很喜欢的,比她哥哥强多了,憨皮虽然都管,可是对于乐乐要比涛涛好的多,不是说憨皮就喜欢女孩不喜欢男孩,根本就不是,憨皮是喜欢听话的孩子。

    小玉也是女孩,可是憨皮喜欢小琴要比喜欢小玉多的多,因为小琴听话,小玉那丫头不听话。

    本来准备自己回来收拾,让侄女给收拾了,那么憨皮只能去洗漱一下,然后休息。

    不知道是不是金钱的刺激,接下来两个月,时不时的就有人找到一个,憨皮就过去买,他现在基本上都不出去了,就等着大家的消息,这两个月憨皮一共买了十一处房子。

    这还不算之前的两处。

    这十一处房子比较分散,不过都是在城里,都是在环城以内,分别是什刹海后街一处六百平米的院子,建国门一处一千平米的两层小楼。

    交道口一处五百平米的院子,景山一处一千六百平米临街房,两层,王府井一处八百平米的临街房,同样是两层,磁器口一处两千平米的大房子,可惜不是在临街。

    还有安定门一处七百平米的临街房,就一层,西单一层九百平米的商铺,天坛东路一处八百平米的临街房,阜成门内大街一处三百平米的院子,牛街一处一千一百平米的临街房。

    一共十一处,加上之前的两处,憨皮在帝都现在已经有十三处房产,这些以后可都是钱。

    不过这十三处房产,也让憨皮花了近百万,主要就是景山、建国门、王府井、天坛东路、西单、牛街、安定门这些临街房花的比较多。

    看了自己这个陈千万,如果真的要买房,在帝都还真买不了多少,而且憨皮也感觉到了,最近买房是越来越贵,看来有人已经得到消息。

    也是,天子脚下,比自己消息灵通的人太多了,自己也就占着一个重生的便宜,和那些人比,自己差远了,当然,自己也要加快步伐,多买一处是一处,这玩意不怕多。

    憨皮给段飞他们的奖励也是不一样的,是按照买这套房子多少钱给的,百分之二点五,这件事憨皮给大家的奖励,就看大家有没有这个本事赚。

    今天憨皮把最后一套牛街的房子给变更地契,地契可不是房产证,这玩意可是比房产证要好千百倍,房产证是房子的证明,地契是地皮的证明。

    高高兴兴的回家,刚到大院就听到吵吵闹闹的声音,憨皮皱了皱眉头就进去了。

    这再整个大院可是很少发生的,当然,憨皮发生的那些除外,因为他一个人在这个大院发生的事情,能感受整个大院所有人发生的事情。

    “我说慧雪婆婆,没有你这么做的。”

    这话是一大娘说的,憨皮听的清清楚楚,本来憨皮不愿意管这样的事,不过焦慧雪婆婆下面的话憨皮停了下来。

    “我做什么了,怎么,我这样做有什么错吗?这工作本来就是我儿子的,她只不过是顶替而已,我现在让她还回来,我有什么错。”

    “那是人家慧雪应该的,哦,人家这些年辛辛苦苦工作养你们一家子,现在你儿子能工作了,就要让人家把工作交出来,你这是什么逻辑。”

    估计一大娘是生气了吧,要不然绝对不会这样和焦慧雪的婆婆说话。

    “没错,一大娘说的对,我看就是你想敢人家出去。”四大娘说了一句公道话。

    “我什么时候说敢她出去了?”焦慧雪的婆婆仰着头又给四大娘吵上了。

    “不是赶人家出来你干嘛,不就是一个工作吗?谁干不是一样,你儿子去干,你让慧雪干什么?”

    五大娘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没错,就连憨皮都点了点头。

    就一份工作,不管是焦慧雪干还是谁干,都要养这个家,为什么焦慧雪的婆婆要让焦慧雪把工作交出来,而且还是交给他儿子。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