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九章 陈千万,趁千万【6/10求全订】
    这个理由真的很强大,强大的憨皮无话可说,是啊,什么几点不几点的,人家饿了,饿了就要吃饭,没有饭就只能把他给叫起来,关几点什么事。

    摇了摇头,憨皮去水龙头那边洗了把脸,然后把手洗干净,就去了厨房,猴子不在,只能他自己做,不过憨皮并没有做那么多,就下了一些面条,然后炒了一个菜。

    这些东西,估计也就够几个孩子一个人一小碗,憨皮故意做这么多,现在让她们吃多了,晚上就不怎么吃饭了,这个可不行。

    “丫头们,臭小子,过来吃东西。”

    憨皮用一个托盘把东西送了进来,一个汤盆装的是面,一盘炒肉丝,另外就是几个小碗和筷子。

    “哇,吃饭了。”

    几个丫头兴奋的跑了过来,可是看到要吃的东西,小玉这丫头就说道:“憨叔,怎么就这么一点?”

    “先吃几口垫吧垫吧,现在吃多了晚上你们还能吃饭吗?”

    “呃!那也太少了,还不够几口吃的。”

    “行了,我不吃了,让给你们吧。”涛涛说了一句,这小子是看到没有什么好东西,所以才不想吃。

    “真的?”小玉眼睛一亮。

    “骗你们干嘛?”

    “那行。”说完这丫头就开始盛饭。

    憨皮现在很少在家里做饭,估计没有几个人知道憨皮就算是下面条也好吃,小玉就是知道的那一个,盛了三碗,没有给涛涛留,就递给了乐乐和小琴。

    “谢谢小玉姐。”

    乐乐这丫头还是很懂事的,比涛涛懂事多了,本来她也比小玉小一点。

    “不客气,咱们快吃。”

    “憨叔,您今天没有出去吗?怎么在家里睡觉?”..

    小琴并没有着急去吃,而是关心的问了憨皮一声,她还以为憨皮是因为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出去了,今天回来的早。”

    “哦!”

    “行了,快吃吧,一会凉了。”

    “嗯!”

    “憨皮,憨皮。”焦慧雪这个时候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进来。

    “呃!慧雪姐,出什么事了?”憨皮连忙站了起来,因为他就没有见过焦慧雪这么着急过,而且还是一边跑一边喊。

    “大家都在啊?”

    看到屋里并不是就憨皮一个人,还有一群孩子,而且一个个看着自己,焦慧雪停了一下说了一句。

    “妈,出什么事了?”小琴关心了走了过来。

    “没事,没事,你们吃东西吧,我找你憨叔有事要说。”

    “哦!”

    “憨皮,你跟我出来一下,我和你说点事。”

    “好!”

    憨皮答应一声就跟着焦慧雪出去了,要出去说的事情,那就是不想让孩子们知道。

    “什么事慧雪姐?”

    两个人来到中院,憨皮看了看没有什么人,就直接问了一声。

    “我问你,你是不是离婚了?”

    “呃!你怎么知道的?”

    离婚这件事憨皮没有和任何人说,院里的人都不知道,就知道憨皮和刘娟吵架了,然后刘娟回了娘家,小玉和小琴知道,不过憨皮已经安排她们不让她们说,应该不是这两个丫头说的。

    “我刚从陈晓那回来。”

    听到焦慧雪这么说,憨皮全都明白了,估计也就出现这丫头会说,可是他还没有一点办法。

    “是的,是离婚了。”

    “你…你怎么那么冲动,离婚这么大的事,是说离就离的吗?你让我说你什么好?”

    “那就什么都不说,慧雪姐,我想这几年你也看见了,别的还需要我多说吗?”

    “那也不能离婚啊,夫妻间那有不生气的,再说了,这些年你也有责任,要不然刘娟也不会这样。”

    “慧雪姐,我有什么责任?”

    憨皮真的没有感觉到自己有什么责任,从刘娟嫁进来的第一天,憨皮就准备做一个好丈夫,可是刘娟的那些所作所为,让憨皮越来越看不下去。

    特别是涛涛乐乐来了以后,基本上就是变本加厉,说实话,憨皮早就想离了,可是他还是想忍一忍,希望刘娟能改一下,可是刘娟不但没有改,还比以前做的更过分。

    “还说你没有责任,我问你,你以前是怎么对雨熙的,你有过一次像对雨熙那样对过刘娟吗?有一次就算。”

    “我……”

    “怎么,说不出来了,如果你像对雨熙那样对刘娟,会是今天这个样子吗。”

    这一点憨皮必须要承认,他没有,不是他不想去做,而是没有来得及,没有来得及去做,刘娟就变成了那个样子,看到她那个样子,憨皮怎么可能去做这些事,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情。

    “慧雪姐,我不是没有想过那样对她,可是还没有等我那样去对她,她就变成了那样,你让我怎么对她。”

    “呃!”

    焦慧雪也没有想到是这么个情况,如果憨皮说的是真的,那么刘娟就是作了,也就是说今天这件事和憨皮没有什么关系,完全是刘娟一个人作的。

    憨皮是个什么样的人焦慧雪很明白,对别人不知道,对她从来不说假话,憨皮既然这么说,就绝对没错。

    “就算是这样,你也应该劝劝她啊,毕竟离婚不是一件小事,或许过几年就好了。”

    “慧雪姐,这话你自己相信吗?如果能好的话,这三年不是早好了,不但没有好,反而变本加厉,慧雪姐你说说,两个孩子有什么错,不就是因为陈勇当时做了那件事吗,可是这和孩子有什么关系。”

    “是,这件事刘娟做的是不对,可是这些话你应该给她说啊,把事情说明白了不就没有什么事了。”

    “慧雪姐,你以为我没有说过,我不说还好,如果我说了,她对两个孩子更过分,这件事就不说了,小玉和小琴呢,这两个孩子没有得罪她吧?你也没有得罪她吧?这些你不是都看在眼里。”

    “唉!”焦慧雪叹了一口气,这些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不过她因为心眼好,不愿意把别人往坏了想,总是给别人找各式各样的理由,证明别人并没有那么坏。

    “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什么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