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八章 交易成功,买下大碗茶【5/10求全订】
    憨皮是让他出价,可是也没有让他漫天要价不是,憨皮也知道三十万不多,可是在这个年代根本就不可能,现在帝都能买的起这个地方的,最起码有十万人,可是要三十万,估计能买起的绝对不超过一千人,从这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价格有多虚。

    “那行,那你说价格,让我也听听。”

    “十万,这是我给这套房子的实价,我想不会有人比我出的更多。”

    憨皮给的这个价格已经可以了,就算是这个价格,让一个普通工人不吃不喝也要工作二百多年,再说了,这个年代大家不都是普通工人。

    工人在这个年代可是很吃香的,出去谈对象,一说自己是工人,感觉到倍有面。

    “十万?”铁军皱了皱眉头。

    这个价格和他心里理想的价格有点差距,不过也不是不能接受,他当然也知道,就算是十万块钱,现在也不会有人买自己这个地方,估计也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你这个价格说实话有点低了,我也说个价格,你看怎么样?”

    “没问题,铁军老哥您说。”

    “十五万。”

    憨皮摇了摇头,说道:“这样吧,我再加一万,十一万,如果行,咱们现在就可以办理手续。”

    “十一万?”铁军皱了皱眉头,说道:“十二万。”

    这个时候能多要一分是一分,这可是钱啊,一万块钱,他要卖多少大碗茶,一百万碗,那可是他好几年才能卖出去,如果说赚的话,估计还要翻一倍的时间。

    “铁军老哥,咱们这样就没有意思了,这样吧,咱们两个各退一步,十一万五千,就这个价格,如果可以咱们就成交。”

    “好,痛快,就这个价格。”

    憨皮十一万五千块钱把大碗茶这个地方给买了下来,接下来就比较简单了,因为有地契,这个直接换一张就可以,也就是说这里以后就是憨皮的地方了,当然,为了这个地方,憨皮也花了十一万五千块钱。

    这个年代可没有大票,十一万五,那可是一百多扎,所以只能在银行办理,直接办了一张存折。

    前前后后只用了三天时间,两个人在这方面都有人,办理的很顺利,别忘了,老刘现在可是这个区的主任,这点事一个电话就给解决了。

    在房子属于憨皮的时候,铁军就把店给关了。

    大壮不愧是铁军的发小,这几天一直跟着忙前忙后,在店关门的时候,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说道:“坏了坏了,以后没有喝茶的地方了。”

    这家伙还真是有点大大咧咧,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件事,如果是别人,在两个人谈价格的时候就应该想到这个问题。

    憨皮拍了拍大壮的肩膀说道:“大壮老哥,这样,以后我这里要是做个什么,你就过来我这里喝茶,虽然不是茶楼,不过绝对管够。”

    “哈哈哈,那感情好。”

    铁军也没有怎么收拾,除了一些他现在需要的,别的都没有动,反正都卖给憨皮了,这点东西还说什么。

    估计也只有憨皮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可都是老物件,说实话,就里面那些桌椅,如果放在后世,就是一笔巨款,当然,在这个年代是不算什么。

    在房子的事情解决以后,大家就分开了,憨皮现在并没有打算在这里做什么,他只是要房,至于铁军,也是着急去南方那边,有了这些钱,他就可以在南方大干一场。

    买了一处房,憨皮心里那个爽啊,一路哼着歌就回去了,当然,这边他还是要继续看的,不过今天还是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比较这几天跑来跑去也是累的不轻。

    回到家的时候家里并没有什么人,猴子跑出去找地方去了,几个家伙跑了几天,也没有给憨皮找到一个地方,不过憨皮也不着急,毕竟现在不是后世,买房卖房这样的事在后世随处可见,可是在这个年代,这可是一件大事。

    至于几个孩子就更不用说了,现在是上学的时间,这个时候应该在学校,憨皮把地契收进空间,这玩意还是放在空间里比较保险。

    然后憨皮就躺在床上,美滋滋的睡着了。

    憨皮是被小玉这丫头给叫醒的,正做着和李雨熙见面的美梦,马上就可以拉到手了,憨皮忽然感觉到出不出来气给憋醒了,睁开眼就看到小玉在丫头在捏自己的鼻子。

    “你个臭丫头。”

    看到是小玉,本来是想生气的憨皮,也只能骂出这么一句,如果这是涛涛,憨皮非收拾他一顿不可。

    “憨叔,您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还睡,昨天晚上您没有休息好吗?”

    “行了行了,这就起来。”

    “快点,我们饿了。”

    “呃!”

    憨皮算是明白了,明白这丫头为什么过来叫自己了,估计是猴子他们还没有回来,没有回来就没有人给她们做饭吃,所以才把自己给叫起来,要不然她根本就不会叫自己。

    想到这憨皮苦笑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年代堂堂的陈千万,竟然沦落到要天天伺候几个孩子,可是他还一点脾气没有,不知道要是让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当然,也没有人知道憨皮有这么多钱,大家也就是知道憨皮有钱,可是有多少钱没有人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别说别人了,就算是和他同床共枕三年的刘娟都不知道,那别人就更不要想了。

    憨皮当然更不会和别人说,那不是嫌自己活的太长。

    “快点啊憨叔,你怎么起来那么慢。”

    “好了好了,这就起来。”

    “哼。”小玉这丫头像是一个骄傲的小天鹅似的仰着头出去了。

    看着这小丫头的背影,憨皮苦笑着摇了摇头,还是连忙起来了,要不然还不知道这丫头会出什么幺蛾子。

    憨皮刚才没有看手表,还以为很晚了,因为这种四合院屋子里都比较黑,出来以后才发现,天还很早,连忙看了一下手表才五点多一点。

    “我说丫头,这就是你说的现在都几点了?”憨皮瞪了一眼小玉。

    “反正我饿了。”

    “呃!”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