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7/10求全订】
    如果憨皮知道是因为自己,这里才变这么严,不知道他会怎么想,当时会不会把这里给掏空,憨皮当时也没有想到现在会需要这么多洋灰,要不然估计真会把这里给掏空。

    他当时是按照自己的需要偷的,根本就没有想过还需要这玩意。

    “怎么,手续没有带全?”

    “哦,是的。”

    “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憨皮就没有带手续,他只是过来问问,他以为现在外面都松了很多,这里应该也松一些,没想到比之前还严重,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这场运动没有结束之前,根本就不可能松,松只是表面而已,来这些机关单位办事,估计比以前更麻烦。

    既然买不到,憨皮也只能走了,他不可能把这里的人都打一顿,然后把洋灰给拉走吧,估计还没有等他走就被人给抓了起来。

    “憨皮!”

    “什么事慧雪姐?”

    憨皮回到大院,路过中院的时候,让焦慧雪给叫着了。

    “也没什么事,你身体怎么样了?”

    “挺好的,你看看。”憨皮说完还转了一个圈。

    “那就好,你说说你,没事给人家打什么架,还以为你是小时候呢?”

    “呃!”

    他为什么打架,估计只有他自己知道,可是这个又不能给焦慧雪说,就算是说了又怎么样。

    “行了,回去休息一下吧,另外把你的脏衣服拿过来,我一块顺手给你洗了。”

    “哦,好的,我让猴子送过来。”

    看着憨皮的背影,焦慧雪叹了一口气,她虽然不知道憨皮为什么出去打架,但是她知道,这一定和李雨熙没有回来有关系,要不然憨皮早不出去晚不出去,偏偏这个时候出去。

    憨皮回到后院,先去了猴子那屋,他要先看看段飞他们几个怎么样了。

    看到几个人的时候,憨皮不得不感慨一下,年轻就是好啊,昨天晚上还半死不活的,现在看看,一个个吃的满嘴流油,生龙活虎。

    “我说你们几个,现在才什么时候,你们就已经吃上了。”

    “呃!憨皮,你回来了,来来来,坐下来一起吃,还别说,你这个徒弟做的菜还真不错。”段飞一边让憨皮坐下来,一边还不忘了夸猴子一句。

    听到段飞这么说憨皮就明白了,估计是猴子把这几个家伙当成小白鼠了,这是让他们给试菜,估计段飞他们还不知道,还以为猴子给他们加餐呢,看那一个个兴奋的。

    不过憨皮也没有说破,这就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不用了,你们吃吧,我吃过饭了。”

    “憨皮,吃过也可以再吃点吗,这味道真不错,比咱们在那什么破饭店吃的强多了,以后是什么也不去那里吃了,死贵死贵的还不说,而且还不好吃。”

    “不用,你们吃吧,多吃一点,不够让猴子还给你们做。”

    只要这几个家伙能吃憨皮就放心了,只要能吃,就好的快,也就说明身体没有什么问题,憨皮这里最不缺的就是饭菜,不管是肉还是粮食。

    “唉!如果要是有点酒就好了,这么好的饭菜,连个酒都没有。”魏东一边吃一边摇头晃脑,看样子没有酒感觉到很不爽。

    不爽就不爽吧,这个时候憨皮也不可能让他们喝酒,想喝酒,最起码也要过两天。

    “我说你小子,有的吃就不错了,你还想喝酒。”强子在魏东难道上敲了一下。

    “靠,你小子想打架是吧。”

    被强子敲了一下,魏东心里当然不爽,说完就准备站起来给强子干架,可惜还没有站起来,就疼的龇牙咧嘴,估计是牵动身上的伤了,就这样还准备干架。

    如果是以前还没有这样,就从昨天晚上开始,这几个家伙,动不动就是要打架,不知道是自信心爆棚还是怎么回事,也是,经过昨天的打架,几个家伙现在算是打架老手了。

    人不是天生就会打架,那些打架厉害的人也不是天生的,只不过是打架打的比较多,时间长了自然就会了,憨皮也是一样,他除了天生神力,别的还真不怎么样。

    刚开始给别人打架的时候,也不过是靠蛮力,经常也是伤痕累累,后来打架打的多了,慢慢的就知道怎么保护自己,怎么打别人。

    “艹,打就打,你以为我怕你啊。”强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行了,我说你们几个能不能消停一会,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在这里打打杀杀的传出去,我怎么给邻居解释,如果你们真想打,可以,等你们好了以后,咱们去城外,我陪你们好好的练练。”

    “呃!”

    听到憨皮这么说,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一起摇头说道:“不用,不用,我们没有要打,没有要打,那都是开玩笑,开玩笑。”

    给憨皮练练,除非他们脑袋被驴踢了,那不是练练,那是找虐,几个家伙没有一个傻子,这样的事情他们怎么可能干。

    “既然不练那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再让我听到你们打打杀杀,就算是你们不练我也拉着你们去练。”

    “明白,放心吧憨皮,绝对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保证。”段飞连忙把手举起来。

    “我也保证。”

    这是强子,他可是和憨皮练过,让憨皮给收拾的那叫一个惨,如果不是怕被他家人看到,憨皮没有打他的脸,估计连他妈妈都不会认识他。

    虽然这样,那一次强子也是让憨皮给收拾惨了,从那以后,强子再也没有敢在憨皮跟前提练练这件事。

    “我也保证。”老鼠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是看到段飞和强子都保证了,也连忙把手举了起来。

    “你呢?你不保证?”

    看到就魏东没有说话,憨皮就问了一句。

    “啊!我。”魏东指了指自己,马上说道:“我,我当然也保证。”

    “那就好,想吃什么就告诉猴子,他会给你们做,这几天你们就给我老实一点,等把身上的伤养好以后,这出去咋呼。”

    “知道了憨皮,你放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