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一个个伤痕累累【1/10求全订】
    这些人可能不认识憨皮,不过他们认识憨皮后面的段飞他们,大家都是在街上混,平时还是能见面的,只有憨皮这个平时不怎么出来的人,大家才不认识。

    其实憨皮也出来,不过他基本上是晚上出来,晚上出来又不能去远,也就是在新街口那边待着,这样还真没有多少人认识他,不过如果是名字,估计这些人都知道。

    刚开始打的还像那么回事,有模有样的,后来就乱了,不应该是十几个人围着五个人打吗,可是这完全反过来了,五个人追着十几个人打。

    十几分钟后,看着地上倒下的十几个人,憨皮把棍扔给后面的老鼠,深深的呼出一口气,感觉到心里舒服的多。

    这十几个人再傻,现在也明白拿棍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了,除了新街口的憨皮,还有谁这么能打。

    “哈哈哈,你们不是狂吗?来啊,起来接着打。”段飞走上前对地上的十几个人说着。

    “憨皮……啊!!!”

    一个家伙刚喊了一句憨皮,就让段飞一脚给踢了过去,说道:“憨皮也是你叫的,要叫憨爷。”

    “憨,憨爷。”估计是有点叫不出口吧,这声憨爷叫的很勉强,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最会还是叫了出来。

    “憨爷,我们有眼不识泰山,青山不改绿水长流。”

    “听说就是你不把我的话放在眼里?”憨皮蹲了下来,看着这名年轻人的眼睛说着。

    年轻人刚开始还敢和憨皮对视,不过马上就把头低了下去,说道:“憨爷,对不起,我错了,绝对不会有下次。”

    “看你小子态度还不错的份上,这次我就不和你计较了,如果再有下次,我想你应该明白会有什么后果。”

    “是是是,我明白,我明白。”

    其实憨皮再次放过他并不是因为他态度不错,更重要的是这家伙比较硬气,从刚开始到最后都没有求饶,如果他今天求饶了,结果绝对不会是这个。

    “咱们走。”

    说完憨皮在在前面走,段飞他们连忙在后面跟着。

    “特么的,刚才那一下还真疼。”

    在往车那边走的时候,魏东一边揉着脸一边说着,刚才在打斗的时候,这家伙让人在脸上给揍了一拳,当然,不光是他,段飞他们多多少少都挨了一些拳头,不过人家不是脸上,所以也就没有说。

    “我看你是活该,打你脸的时候,为什么不躲过去?”段飞来了一句。

    “滚一边去,你以为我不想啊,那时候那还来得及。”

    “行了,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少说两句,不就是挨了一拳吗,出来混这不是很正常,如果怕挨打,干脆你们回家去好了。”

    “强子,你说什么屁话呢,谁怕挨打了,我就是说挨了一拳挺疼,我说别的了吗?”

    听到强子这么说,魏东不愿意了,从他出来当顽主那天开始,就知道这种事不会少,今天这还是好的,有憨皮跟着,如果没有憨皮,那就是十几个人打他们几个了,那就不知道会挨多少拳了。

    “好了,大家都不要说了,这样,一会你们都不要上了,我自己就可以。”

    “别啊憨皮,不上去多没有意思。”魏东连忙说着。

    他可不希望让憨皮说他怕挨打,更不希望让憨皮这么认为,如果是那样的话,自己以后还怎么在新街口混。

    憨皮说的一会是去另外一个地方,憨皮要把这几个月的账都算一下,也算是让他好好的发泄一下,要不然心里的这团邪火怎么也消不下去。

    从晚上九点多开始,一直到夜里两点左右,憨皮都忘了去过多少地方,打了多少次架,反正有段飞他们带路,憨皮只管打架就行。

    “还有没有?”憨皮喘着粗气,问段飞。

    “没,没了?”

    段飞现在还不如憨皮,说话都快说不出来了,刚才最后这一个,五个人干人家二十多个,虽然最后赢了,可是大家也累的不轻,就连憨皮都是一样。

    主要是今天晚上打的太多,如果不是这样,就这二十多个人还真不够憨皮打的。

    “你们怎么样?都没事吧?”

    “没事!哎呦。”强子刚说没事,人就叫了一声。

    今天晚上这些架打的,不但是段飞他们一身的伤,就连憨皮也是,没有办法,棍子打在谁身上谁都不好受,憨皮也是一样,他就是再厉害,他也是一个人,不是神,不可能棍子打不到他身上。

    “走吧,嘶。”憨皮也倒吸了一口凉气。

    今天他是过瘾了,可是接下来也麻烦了,不是说今天打架的事情麻烦,而是自己这几个人一身伤麻烦,如果就这样回去,憨皮就不说了,段飞他们几个就等着吧。

    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算了,他们家大人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可是现在这样回去……迎接他们的绝对是狂风暴雨。

    憨皮把他们一个个扶到车上以后,说道:“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办?”

    “呃!”

    几个家伙都傻眼了,是啊,现在怎么办,打架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现在打完了就该想想了。

    “那个憨皮,能不能找个地方让我们先待一下,最起码也要把身上的伤养好吧。”

    “地方是没有问题,不过你们不回去行吗?难道你们就不怕家里人着急。”

    几个人想了想还真是那么回事,自己不回家没问题,可是家里人着急啊,以前不敢再晚都要回去,家里人就习惯他们早出晚归了,可是如果要不回去那就不一样了。

    “怎么办?”段飞对身边的强子说了一句。

    “你问我我问谁?”

    “要不然这样吧,你们跟我走,我先给你们安排一个地方,然后叫人去给你们家里说一声,说你们和我一起去乡下玩两天。”

    “嗯嗯!憨皮,这个好,这个好,就这样。”

    “你们也没有意见。”

    听到憨皮这么问,老鼠,魏东还有强子连忙摇头,表示没有意见。

    “那好,那你们就先跟我回去吧,晚上先住饭店里,刚好现在饭店也关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