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一章 邪火【9/10求全订】
    “我会的韩老师。”焦慧雪也连忙点头答应。

    “那就好。”

    憨皮从大院出来以后,就直接去了段飞住的大院,这几个月,憨皮一直混混沌沌,也没有和这几个家伙联系,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憨皮是想通了,不过他心里还有一股邪火,如果不把这邪火给发出来,憨皮感觉到能把自己给烧死,所以他才过来找段飞。

    “段飞。”

    来到段飞家外面,憨皮就直接喊着。

    很快门就从里面打开,段飞的脑袋伸了出来。

    “憨皮,你怎么来了?”说完这小子就从里面出来了,然后把门给关着。

    “憨皮,你这几个月去什么地方了?怎么一直联系不上你?”

    还没有等憨皮说话,段飞那嘴就给鞭炮似的,噼里啪啦的就问了一大堆。

    “我什么地方也没去,只是没有出来而已。”

    “不会吧,难道你天天都在家里?”

    “嗯!”憨皮点了点头,并没有否认。

    “可是我们天天去你们家大院那边,并没有看见你从里面出来。”

    从饭店开业以后,段飞他们几个没事就去憨皮那边蹭吃蹭喝,当然,他们是装作不认识的那种,后来憨皮的饭店关门,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没有再见过憨皮。

    刚开始他们几个还以为憨皮出了什么事,可是每天看到憨皮的家人出来进去,好像并没有什么事发生,他们就以为憨皮可能有事出去了,或者去了别的地方,怎么也没有想到,憨皮一直在家里呆着。

    “行了,把人都叫出来,咱们出去转转。”

    “行,我这就去叫人。”

    在段飞去叫人的时候,憨皮一个人来到段飞他们大院外面,几个月没有出来,天已经凉爽了很多,已经没有几个月前那么热了,这天最适合出来活动。

    “憨皮。”

    “老鼠。”

    “憨皮。”

    “强子。”

    “憨皮。”

    “魏东。”

    大家出来后一个个打了招呼,憨皮看到他们说实话也很高兴。

    特别是那几个月,过的那叫一个滋润。

    “憨皮,我听段飞说你这几个月一直在家里?”

    “嗯!”憨皮对强子点了点头。

    “那你干嘛不出来找我们啊?”

    “有点事让我在思考,没想到一下子思考了这么长时间,实在是不好意思,这样,今天我请客,就当是给大家赔礼道歉。”

    憨皮没有说错,这几个月他确实是一直在思考,昨天夜里刚思考完,这不,今天就出来了,这也不算是说谎。

    “不过憨皮,你这头发是怎么回事。”还是老鼠比较眼尖,先看出来了憨皮头发的不同。

    “是啊憨皮,你这头发怎么回事?”

    “没事,这是我故意染的。”

    “染的?用什么染的?给我也染一下呗,看着挺酷的。”

    其他几个人不是没有看到憨皮头发的不一样,大家只是没有在意,更确切的说他们是被喜悦给冲击的自动忽略了这个,大家光高兴去了。

    “不好意思,没了,就这么多让我给用了,要不然我怎么就染这一点。”

    “啊!没了。”魏东有点失望。

    “行了,别废话了,走,怎么先去一趟供销社,然后开车去城外。”

    “好。”

    憨皮的话,得到大家一致肯定,决定去城外玩玩,说实话,这几个月没有憨皮,也把他们给憋坏了,憨皮在的时候,大家经常出来聚聚,憨皮不在,大家也感觉到没有意思,就算是聚也只是小聚。

    憨皮带着段飞他们先来到供销社,酒是不能少的,这个必须要卖,另外就是花生米,这个不能少,别的乱七八糟的也买了一些,憨皮把钱付了,让他们在这里等着,憨皮就回去开车去了。

    城外水库边,五个人围在一起,烧鸡,这是憨皮从空间取出来的,当然,他告诉大家是从家里拿的,另外就是花生米,还有就是各种小零食,这些憨皮不喜欢吃,不过段飞他们几个吃的挺香。

    二锅头,憨皮刚才一下子买了五瓶,足够他们几个喝的,要说喝酒,估计憨皮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四个喝趴下,但是憨皮不会这么做。

    “段飞,这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憨皮喝了一口酒,把一颗花生米扔进嘴里,问着段飞。

    “事情?也没有什么事情。”

    “怎么没有,段飞,你忘了,咱们新街口有一个女孩在外面被人欺负了。”

    “哦,是有怎么回事,不过那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段飞想了想还真是。

    “不管多长时间,和我说说是怎么回事。”

    “憨皮是这样的,从你发出来话以后,就没有再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两个多月前,咱们新街口的一个女孩去了什刹海那边,被几个顽主给欺负了,我们几个找过去……”

    “憨皮,你不知道,那几个小子有多气人。”

    段飞还没有说完,就让强子给抢了过去。

    “哦!怎么回事?”憨皮皱了皱眉头。

    “人家根本就不买我们的账,并且说那是在什刹海发生的事,又不是在新街口,说我们管不着,如果不是联系不上你,我们就和那几个小子干上了。”

    “难道你们就没有说这是我的话?”

    “说了,可是人家说,新街口的女孩就不要离开新街口,在外面发生的事情和新街口没有关系。”

    听到强子这么说,憨皮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啊,行,晚上就去找他们。”

    “啊!憨皮,这不好吧?都过去那么长时间了。”

    “哼,管他过去多长时间,不把我的话当回事,那么我还能把他们当回事。”

    憨皮现在就是要把邪火发出去,刚好有人撞到枪口上,那还等什么,憨皮可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今天敢有人不把他当回事,明天后天就会有更多人不把他当回事。

    “还有别的事情没有?”

    他希望这种事越多越好,最好能让自己好好的发泄一下。

    “有,还有几个……”

    接下来几个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不少,憨皮都没能听清楚他们说的是什么,不过他不需要清楚,只需要有这件事就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