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这身皮还挺好用
    “是是是,我赚钱不容易,下次不再这样花。”憨皮说完,就准备拉着李雨熙出去。

    “等一下。”

    “干嘛?”

    “等我把钱放起来再出去。”

    “那好吧,你自己放吧,我先出去看看。”

    “嗯!你去吧。”

    憨皮出来的时候,猴子已经把烤鸭摆上,而且是已经削好的烤鸭,没有看见鸭架,估计做汤去了,看到憨皮出来,大家连忙打招呼。

    憨皮也一一点头回应,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陈晓的老师,这点礼貌必须要有。

    “小玉,去叫你妈过来,就说你花婶叫她有事。”

    “哦!”正在看着桌子上烤鸭的小玉,有点不情愿的答应了一声,不过还是去了。

    大家当然明白憨皮叫焦慧雪过来干什么,这还不是因为今天吃烤鸭,让她过来解解馋,这在这个家里很正常,只要有什么好吃的,憨皮都会把焦慧雪叫过来,当然,就算是憨皮不叫,李雨熙同样会叫。

    憨皮只是帮李雨熙提前叫了而已。

    “杜教授,你在革委会干的怎么样?”

    憨皮一下子把话题转到这个地方来了,说实话,憨皮把杜教授安排在革委会,就是为了以后的打算,以杜教授的学问和能力,在加上憨皮的财力,以后绝对有一番作为。

    “还行吧,刘主任挺照顾我,让我负责宣传这一块。”

    “那还不错,等你熟悉以后我去找刘主任,让他给你换个地方。”

    “别,憨皮,我感觉现在挺好的,别的我也干不了,就先做这个吧。”

    “那也行。”

    憨皮知道杜教授的性格,这个要慢慢的来,绝对不能急了,等这场运动结束,杜教授应该有个不错的位置,到那时候,憨皮就可以干自己的事情了。

    “大家都在啊?”焦慧雪从外面进来。

    “快过来坐,就等你了。”韩悦站起来把焦慧雪拉过去坐下。

    “不是雨熙叫我有事吗?”焦慧雪疑惑的说了一句,然后就看到了桌子上的东西,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苦笑了一下说道:“我还在这做饭,你们把我叫过来也没用,我还是要回去。”

    “哎呀,慧雪姐,让她自己做一顿也没关系。”李雨熙从房间里出来,她说的那个她,当然是焦慧雪的婆婆。

    “就是,让她自己做一顿。”

    “那我也要回去说一声吧。”

    “小玉,去告诉你奶奶,就说我找你妈妈有重要的事,让你奶奶自己做饭。”

    “知道了花婶。”

    小玉一会跑了两趟,也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妈妈能吃上烤鸭,她当然高兴,最重要的是,刚才她出去又回来,大家也没有吃,还有就是,她喜欢的鸭架汤还没有做好。

    “雨熙,你这样她会怀疑的。”焦慧雪说完叹了一口气。

    “怀疑就怀疑呗,她还能把我怎么样。”李雨熙才不怕焦慧雪的婆婆。

    大家一起吃了顿烤鸭,憨皮就休息了,因为他明天还要去卖青枣,估计又要在外面跑一天,这样的话,晚上就要好好的休息,要不然白天没有精神。

    第二天早上,憨皮吃完饭就出去了,他今天要去的地方是天桥,这里也是人来人往的地方,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个大剧院,不少人来这里看戏。

    没错,就是看戏,不过都是一些这个年代的戏,而能看戏的人,说实话,都不怎么差钱,这也是憨皮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

    憨皮来到天桥这边,直接骑着自行车扎进了一个胡同,看了看左右没有人,憨皮就把自行车收了起来,然后把书包取出来,就这样直接走了出去。

    想了想,憨皮把书包挂脖子上,来到售票处问道:“票多少钱一张?”

    “要听戏啊?”

    “废话,不听戏我买票干什么。”

    “行,两毛钱一张。”

    “给我来一张。”

    估计售票的这位是第一次看到红袖标进来听戏,所以才问一下,没想到让憨皮给顶了一顿,憨皮为什么要这样,当然是有原因的,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红袖标的形象。

    憨皮拿着票就进了剧院,进去以后才发现,这里的人还真不少,一个个茶座,每个茶座旁边都坐着三个人,左右和后面,前面要看戏,怎么可能坐人。

    “要青枣吗?”憨皮来到一个茶座旁边问着。

    估计是看戏看的正入迷,听到有人问,这位就要发火,不过回头看到是一名红袖标,这位立马软了,说道:“要。”

    憨皮笑了一下,然后从书包里拿出一袋,说道:“一块钱。”

    这位连忙拿出一块钱递给憨皮,然后还用手指头杵了杵旁边的两位,这两位看到憨皮以后,也是二话没说,就一人买了一袋,憨皮没有想到,这身红袖标的皮,还有这样的作用。

    就在这个剧院里面,憨皮卖了二百多袋,当然,他中间出去了很多次,只不过他并没有真的出去,只是在门口晃了一下就进去,因为他的书包就那么大,如果一直卖别人绝对会怀疑。

    买了二百多袋以后,憨皮立马就跑了,这里不能久留,如果让人给举报就坏了,其实他根本没有必要担心这个,他自己就是红袖标,这些看戏的人还以为憨皮故意过来卖这个,就是想赚点零花钱。

    这些红袖标也不是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不过最后也没有见过能有好下场。

    在这个年代,只要你做生意,才不会管你是干什么的,除非你是国营单位,就像供销社那样的地方,你卖什么都不会有人管。

    从剧场出来以后,憨皮就离开了天桥,去了白纸坊,反正他就是乱跑,不让别人摸清楚他的轨迹,虽然这样,但是憨皮同样知道这样很危险。

    只要自己一直卖,早晚有一天会出事,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憨皮不是不知道,可是他现在没有办法,只要你在这个年代想赚钱,就不会没有一点事。

    除非你天天在家里呆着不出门,那样比较安全,也没有人会去管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