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完活,累瘫
    老支书在这边待了一会就走了,这里就剩下憨皮一个人,憨皮来到屋里,里面也不错,除了有点潮以为,没有什么别的问题。

    中间两间是一个大客厅,这是憨皮要求的,两边是温室,而且还给支上了炕,虽然以后可能用不着,但是憨皮还是让给弄上了,万一要用着了呢。

    门也是新做的,靠山就有这一点好处,不缺木材,以为是新门还没有刷漆,估计要等干了以后才能刷。

    憨皮从里面把门关着,就开始打洞,没错,就是打洞,他要在这里弄一个地下室,从空间取出工具,憨皮就开始干了起来。

    靠憨皮一个人的力量,这个地下室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可以弄好的,他已经做了长期的打算,不过憨皮的力量不是盖的,一会就挖了一人多深。

    至于土,这玩意简单,憨皮自己收空间了,回头找个没人的地方给倒出来,谁也不会知道怎么回事。

    工具顺手,憨皮也挖的快,挖这玩意就是土比较麻烦,但是在憨皮这里根本就不是事,也就没有了这些烦恼,他只管挖就行,边挖边收。

    一上午的时间,憨皮就挖了有一间房子那么大,他是斜着挖的,往院子里斜,要不然他挖了以后怎么出来,当然,顶部让他挖成了椭圆形,要不然容易倒塌,就这也不安全。

    憨皮已经想好了,等挖好以后,就要给加固一下,加固最好的办法,就是垒一些柱子出来,至于材料,还是就地取材,用那些石头和树。

    中午从空间拿出来一些吃的,吃完以后又接着干,一直到天快黑,憨皮才从里面出来,然后就回城。

    第二天憨皮准备了锯子等工具,再次回来,他没有去豆各庄,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他过来,憨皮先去山里锯了几颗树,然后量好尺寸,锯开,收进空间,再次进入地下。

    把那些锯好的木头取出来,一个个支了起来,暂时也只能先这样,他准备等挖好以后再重新弄,这是为了以防万一,万一他正在挖的时候,塌方了怎么办,还不把他给活埋了。

    憨皮挖出来一些地方,就取出几根木头给顶起来,就这样又是半个月过去,在看看下面,整个一地下城堡,只是在地下城堡乱了一些,到处都是一根根木头。

    就算是把这些木头占的空间去掉,也比他戒指的空间大的多,这是一个长四十米,宽三十米的空间,当然,为了保险起见,憨皮并没有都给挖了,而是在中间留了很多墙。

    只是这墙太宽了而已,谁见过两米宽的墙,在这里就有,这是为了防止塌方,到时候只要把这些墙加固,就算是没有这些木头也没有问题。

    这些墙占了整个空间的三分之一,也就是说,实际可以使用的面积,长二十七米,宽二十米,高五米,这样算下来,这里就是两千七百个立方米,差不多赶上憨皮三个戒指空间了。

    看着这个地下空间,憨皮就想笑,这怎么有点像大学里的图书馆,每隔三米,就有一个两米宽的墙,这墙不就是书架吗,还真有点图书馆的味道。

    可惜这不是后世,如果是后世,憨皮直接用钢筋混凝土给填上,这里不但空间会大很多,也坚固很多,不过暂时也只能这样先用着。

    转眼间又是半个月过去,憨皮是想方设法把这里给弄的坚固一点,可以说能想的办法他都想了,这才结束这里的工作,然后就等着墙面干透。

    没错,为了建这玩意,憨皮还去偷了一趟洋灰,其实就是水泥,不过在这个年代叫洋灰,至于沙子,这个不需要偷,可以说到处但是,特别是永定河里,沙子要多少有多少,憨皮只要跑一趟就可以。

    把整个地下室弄了一层水泥以后,看着好看多了,现在那些木头已经撤了,显着空旷了很多,把几个炉子放好,加上炭,憨皮就出去了。

    入口的地方,是憨皮做的一块水泥板,这块水泥板很厚,最起码有四百斤,估计除了憨皮,没有人可以一个人搬起来。

    出来以后,憨皮并没有把口给封着,而是留着通风,如果封着,估计连忙很快就没有空气,那么那些炉子也会灭掉。

    一个星期的时间,这些水泥才全部干透,接下来的事情才真是麻烦,那些瓷器古董什么的,在空间里一点问题都没有,因为空间是静止的,可是要把这些东西拿出来,就要一个个包好。

    不但不能磕了碰了,更不能让它们受潮,一件件用布给裹起来,然后放好,就这些东西,憨皮每天白天过来,一下子忙活了半个月,可是把他给累坏了。

    都弄好以后,憨皮从从下面出来,然后把水泥板给放下,在水泥板上面盖了一层土,然后用脚给踏实,这才松了一口气。

    忙完了这些以后,憨皮回家一下子睡了两天,这两天什么也没干,也没有起床,就在床上躺着睡觉,饭都没有吃一口,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他有多么的累。主要是心累。

    “憨皮,起来吃一口吧。”李雨熙在床边喊着。

    “不吃,让我再睡一会。”

    “唉!”李雨熙叹了一口气只能出去了。

    她这一个多月都不知道憨皮在干什么,每天都是早出晚归,而且回来就睡觉,并且马上就睡着,她一直想问,可是又不敢问,不是说她害怕憨皮,而是她怕问出来什么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

    “嫂子,我哥还没有起来吗?”

    “嗯!说再睡会。”

    “我去叫他。”

    “不用了。”就在陈晓准备进去的时候,被李雨熙给拉着了,说道:“让他睡吧,看样子是真的累了。”

    “那好吧,咱们吃饭吧,等他不想睡的时候,他自己就起来了。”

    对于自己这个哥哥,陈晓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不但没有办法,她还有点害怕自己这个哥哥,当然,平时的时候不害怕,就是在憨皮发脾气的时候害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