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一章 在天愿作比翼鸟【十更求全订】
    下葬完以后,憨皮他们并没有走,而是和村里人一起吃了顿饭,就是大锅饭,没有人说什么,就连李雨熙那么挑剔的人也是坐在一边安安静静的吃饭。

    其实根本就吃不下去,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憨皮他们都在悲伤之中,怎么可能吃的下去,虽然说寿寝正终是喜事,可是该伤心还是伤心。

    “憨皮,这个给你。”

    就在憨皮他们准备走的时候,老支书拿出一叠钱。

    “不用了老支书,给大家分一下吧,都忙了这么长时间,至于怎么分,您老自己看着办。”

    “啊,怎么行,大家又吃又喝的已经很不错了,根本不需要这个,也就是帮个忙而已。”

    “行了面积这样吧。”

    虽然老支书说只是帮忙,可是憨皮不愿意欠人家这个,还是给点钱心里踏实,再说了,又没有多少钱,如果说到帮忙,憨皮也是帮忙。

    当初憨皮可是在胡爷爷胡(奶nai)(奶nai)这里拿到不少第一(套tao)软妹币,等于说这个钱是胡(奶nai)(奶nai)自己出的,虽然憨皮一直管着胡(奶nai)(奶nai)她们吃饭,可那是人(情qing),和这个没有关系。

    “走吧。”

    憨皮把胡(奶nai)(奶nai)扶上车,对还在往墓地方向看的李雨熙说着。

    李雨熙估计是还不能接受吧,一个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而且就在前两天还在一起说话,看着还(挺ting)精神。

    其实这个世界有很多不能接受的东西,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旦福,谁也不能确定第二天早上能睁开眼睛,就像憨皮,前世过的多潇洒,要钱有钱,要车有车,要房有房,除了没有女人,可以说是什么都有。

    最后又怎么样,还不是被一辆渣土车给撞到了这个年代,所以说憨皮可以看透。

    。。。。。。

    就在离过年还有一个星期的时候,胡(奶nai)(奶nai)也走了,走的同样安详,憨皮怕的就是这个,还特意安排焦慧雪和胡(奶nai)(奶nai)一起住,没想到还是不行。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估计胡爷爷和胡(奶nai)(奶nai)就是一对比翼鸟,一只走了,另一只绝对不会独活。

    两个人走的相差不到半个月,同样是憨皮给安排的,和胡爷爷埋在一起,其实就是在原来的坟上又挖了一个墓,两口棺材并在一起。

    胡爷爷胡(奶nai)(奶nai)一辈子没有积蓄,也没有留下什么,除了一些不能用的第一(套tao)软妹币给了憨皮,还有就是一对镯子,也已经给了李雨熙和陈晓。

    当然,还给憨皮留下一(套tao)房子,而且还是三间,就是他们现在住的地方,这里以后就是憨皮的了。

    “唉,可惜了。”

    杜教授叹了一口气。

    “可惜什么?”

    “一对好人啊,就怎么走了。”

    憨皮抬头看了看天空说道:“没什么好可惜的,每个人都会有这么一天,只不过早走晚走而已。”

    “咦,憨皮,没想到你小小年纪竟然都看透了。”

    “不是我看透了,而是我说的是事实,只是很多人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没错,每个人都有去的那一天,只不过早晚而已。”

    “我说你们这一老一少能不能别在这里感慨了,没看到大家心(情qing)都不好吗?”

    听到韩悦这么说,憨皮连忙看了一下李雨熙,还真是,这几天李雨熙的心(情qing)都不好,特别是胡(奶nai)(奶nai)走了以后,李雨熙脸上就没有露过笑脸。

    “雨熙,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不想去。”

    “走吧,这马上就过年了,咱们去百货大楼买点东西。”

    如果憨皮是出去走走,可能李雨熙就真的不去了,听到是去百货大楼买过年用的东西,李雨熙有点松动了,再怎么说,活着的人总比走了的人重要,家里那么多人,还是需要买不少东西的。

    “那好吧,不过都需要买什么东西,还是先列个单子出来,别到时候忘了。”

    “行,你看着办吧,问问大家都要什么。”

    “婶,我要冰葫芦。”

    这话不用说就知道是小玉说的,小琴绝对不会说这个。

    “行,记住了,小玉的冰葫芦,还有什么?”

    “没了。”

    “你倒是好伺候,一个冰葫芦就给你打发了。”李雨熙说完以后看着小琴说道:“你想要什么?”

    “婶,我什么都不要。”

    “嗯!为什么?”

    “我没有需要的东西啊。”

    李雨熙摇了摇头,这孩子太懂事,然后又对陈晓说道:“你要点什么?”

    “和小玉要的一样,另外多买点果点心什么的,别的就没有了。”

    “杜教授,老师,你们要点什么?”

    “我们……我们就算了吧,再说了,我们也没有什么需要的。”

    “行了雨熙,你就别问了,你问了大家都不需要,就听我的,多买点布,过年了,大家一人添一(身shen)新衣服,另外每个人一双新鞋,别的到时候咱们看着买。”

    “也行,那就这样。”

    李雨熙知道憨皮说的没错,问大家要什么,谁好意思说啊,在这里白吃白住不说还要东西,估计没有几个人做的出来,就连小玉都做不出来,没看到她就要一支冰葫芦吗。

    “陈晓,果点心我从百货大楼给你买,不过生瓜子你要自己去供销社买。”

    “知道了哥,一会我就去买。”

    如果连生瓜子都买了,那东西就太多了,两个人根本就拿不完,憨皮只能尽量的捡供销社没有的东西买,如果供销社有的,那么他就不准备在百货大楼买了。

    他这也是没有办法,李雨熙在跟着,他不可能把东西放进空间,如果是他一个人,那没问题。

    过年了,大家当然要嗑点生瓜子什么的,当然,能吃上这个,在整个大院也找不到几家,很多家庭,过年买上半斤带壳的生,然后一个一个的分,就这分不均还有可能兄弟打仗。

    不过在憨皮家里绝对不会存在这个问题,别说是过年,就算是平时,他家里也没有缺过生瓜子,甚至点心桃酥都随便吃,有时候买不到水果,陈晓这丫头还去供销社买水果罐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