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下葬,不能冷清【九更求全订】
    在后世那个金钱充持的年代,才真正没有(爱ai)(情qing),因为(爱ai)(情qing)被金钱给腐蚀了。

    胡(奶nai)(奶nai)的这个举动,让憨皮还感动,特别是作为一名后世过来的人,感触就更深,俗话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这句话只适合后世,在这个年代不存在。

    一对夫妻,经过几十年的风风雨雨,胡(奶nai)(奶nai)还是要最后送胡爷爷一程,这种(爱ai)(情qing),才是真正的(爱ai)(情qing)。

    想想后世,那种一方去世,另一方为了争家产,甚至连去看看都不看,最后被送进火葬场都不瞄一眼,憨皮看到这个画面,再想想后世那些画面。

    “唉!”憨皮叹了一口气。

    “怎么啦?”

    听到憨皮叹气,在他(身shen)边的李雨熙连忙问了一句。

    “哦,没事。”

    等胡(奶nai)(奶nai)帮胡爷爷换好寿衣,憨皮没有让别人帮忙,他自己把胡爷爷抱到车上,然后扶着胡(奶nai)(奶nai)上车,接下来是李雨熙,焦慧雪。

    猴子没有去,让憨皮给留下来了,还有就是陈晓憨皮也没有让她去,因为陈晓走了两个小丫头没人看,指着她们(奶nai)(奶nai),那根本就别想,焦慧雪的婆婆,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两个小丫头(身shen)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他两个儿子(身shen)上。

    在焦慧雪婆婆心里,丫头都是赔钱货,长大了就是人家的人,只有儿子才是自己家的人,说实话,如果不是焦慧雪心眼好,就这样的婆婆,早给撵滚蛋了。

    之所以没有让陈晓跟着,最重要的是,家里还有那么多老师,他们还需要陈晓接送,再说了,车上也坐不下那么多人。

    到了豆各庄以后,憨皮才知道搞了多大的场面,憨皮感激的看了老支书一眼。

    老支书点了点头,然后来到胡(奶nai)(奶nai)(身shen)边说道:“老人家,您要保重(身shen)体啊。”

    “谢谢,谢谢。”

    胡(奶nai)(奶nai)也没有想到有这么大场面,她还以为是憨皮安排的,对憨皮心里那个感激,可是憨皮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这个时候也不是说这件事的时候。

    “憨皮,你看看这个棺材怎么样?如果不满意,我再想办法。”

    “满意,满意。”

    憨皮还没有说什么,胡(奶nai)(奶nai)就连连喊着。

    “老支书,我看这棺材好像不是新的。”憨皮看了一圈,发现这棺材好像已经漆过很长时间。

    “那个憨皮,时间比较急,如果现在做有点晚了,说实话,这棺材原本是我给自己准备的,这不是老爷子在前面,所以就先给老爷子用,我以后还可以再准备。”

    “这样啊!”憨皮点了点头。

    一般在农村,年纪大了以后,老人都会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说不定那天就用上了,这个一点也不稀奇。

    “这太谢谢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胡(奶nai)(奶nai)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没有想到,自己老两口还有这么一天,其实在他们的子女不在以后,胡爷爷和胡(奶nai)(奶nai)就没有想到过有这么一天。

    一直到憨皮来到这个年代,他们心里才有了一点希望,谁也不愿意死了以后化成一堆灰,然后被遗忘在角落,胡爷爷胡(奶nai)(奶nai)也是一样。

    但是看了今天这个场面,胡(奶nai)(奶nai)安心了,也放心了,她知道,以后她也会是这样一个场面,只要知道这个就够了。

    有了村里人的帮忙,接下来就不用憨皮动手了,有人把胡爷爷的遗体抬过去,放在棺材里,然后封棺,因为这场运动,所以不能搞的太大,吹吹打打就不能有了,这个憨皮也没有办法。

    “憨皮,我自己做主弄了这些,你看……”

    “老支书,您做的很好,真的,做的太好了,我要谢谢您。”

    “憨皮,你这就客气了,再说了你找我帮忙,我能不帮,哦,对了,我还准备了饭菜,想让这些帮忙的人吃一顿好的,也算是(热re)闹(热re)闹,不能让老人家冷冷清清的走。”

    “老支书,别光帮忙的人啊,把村里人都叫上,大家一起吃,就算是送老人家最后一程。”

    “啊!憨皮,那要花不少钱。”

    “钱不是问题,还差多少你告诉我。”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就算是全部都过来吃,那一千块钱也花不完,我说说……”

    “那就不用说了,就这么办。”

    “那好吧,我去通知一下,让大家都出来帮忙。”

    “对了老支书,车上有一捆白布,一会你给取下来,给所有参加葬礼的人,男的一个帽子,女的一条白娟。”

    “行,我知道了。”

    老支书知道,如果大家知道参加葬礼还有帽子和白娟,估计都会来参加,因为什么,因为那是白布啊,在这个年代,弄一块布可不容易,估计也只有憨皮可以弄出来。

    这一捆白布是憨皮去毛纺厂要的,白布并不是什么好布,也根本不论匹,都是一捆一捆的,这一捆白布有好几百米,足够用的。

    墓地是一个背山面水的地方,这里风景不错,不光是风景不错,这里还是豆各庄的墓地,看来老支书是想还憨皮一个(情qing)啊,把胡爷爷埋进墓地。

    人多和干活,村里人都出来了,不光是大人,就连孩子也是一样,有了这些妇女的帮忙,很快就做出来一大堆帽子,孝帽,大人小孩都有一个,憨皮也拿了一个戴在头上。

    只有孝帽需要做,白娟根本不需要,撕下来一块就是一个白娟,憨皮不光戴了一个帽子,还弄了一条白娟系在腰里,这是戴孝,只有亲人才可以这样戴。

    胡(奶nai)(奶nai),李雨熙、焦慧雪三个人也是一样,头上一条白娟,腰上一条白娟,剩下的人就没有了,就连老支书也是一个帽子,那些大人小孩也是一样。

    下葬必须在中午之前,所以时间比较赶,这边准备好以后,那边就来了三十多人,一个人一根杠子,这是抬棺,下葬的时候,只有憨皮跪在地上。

    李雨熙和焦慧雪扶着胡(奶nai)(奶nai)站在那,当然,这说的是这边的人,村里人有不少跪下的,都是一些年轻人或者孩子,没办法,老支书下命令了,就算是装也要装的像,必须要跪下磕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