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 一条会咬人的狗【求全订】
    “你这丫头说什么呢?什么叫坑,你哥那是正大光明要的破车。”

    陈晓的话让憨皮感觉到很没有面子,特别还是在李雨熙面前说。

    可惜人家陈晓根本不吃他这一套,直接给了憨皮一个白眼,说道:“你这还不叫坑,就饭店那点破东西能值几个钱。”

    “你这丫头卖完了是吧,出去学习去。”

    憨皮讲理讲不过,只能用这个办法。

    “哼,不告诉我算了,我还不想知道呢。”

    这丫头说不想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不需要问憨皮,直接去问猴子就知道,对于这个小师姑,猴子可不敢隐瞒,绝对是有什么说什么。

    “干嘛要这样对她?”

    “没事,这丫头就是小孩子脾气,估计这个时候应该是去问猴子了。”

    李雨熙点了点头,然后对憨皮说道:“这个给你,你给放起来吧。”

    “你拿着吧,留着家用。”

    憨皮没有把包裹接过来,李雨熙既然是这个家的女主人,那么管一些钱也是应该的,再说了,自己天天在外面跑,如果家里需要用钱,也方便不是。

    “什么!这么多钱留着家用?”

    “对啊,你也知道,我经常在外面,如果我不在家,家里又需要用钱,你说怎么办,所以说这个钱你拿着,放在你那里,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用。”

    “可是这也太多了。”

    太多了,多吗?对于别人来说确实很多,可是对于憨皮来说,这些钱真的没有什么,憨皮空间里还有一个保险柜没有打开,如果打开了,憨皮知道,里面钱少不了。

    “雨熙,你现在也是这个家里的一份子,有些事情我就告诉你,其实咱们家不缺钱,这些钱在咱们家真的不算什么。”

    “什么!这怎么可能。”

    李雨熙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饭店是赚钱,可是饭店赚的钱有数,别忘了李雨熙就是饭店的收银员,每一分钱都要从她手里过一遍。

    当然,李雨熙也知道,在她没有来这里之前,憨皮就在开饭店,可是那时候更赚不到什么钱,给别人加工一个菜两毛钱,就算是一天加工一千个菜才二百块钱,这根本不可能加工那么多。

    她不明白,憨皮这里的钱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这时候她想起来刚才陈晓的话,又坑了人家多少,难道是这些钱都是像今天这样,从别人手里坑过来的。

    “想什么呢?别听陈晓瞎说。”

    看李雨熙的表情,憨皮就知道她在想什么。

    “这些钱真的让我管。”

    “那当然,你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不管谁管?”

    “我知道了,憨皮你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乱花。”

    憨皮苦笑了一下,他把这么多钱交给李雨熙,就是让她花,她要是不乱花,还拿那么多钱干什么。

    “别不舍得花钱,你要和陈晓学一下,喜欢什么东西就直接买,如果你自己不想去买,你可以告诉我,我去帮你买。”

    “不用了,我没有什么需要买的,嗯,又一样,过完年我想买一辆自行车。”

    “没问题啊,工业劵在床头的抽屉里,如果你要买自行车的话,就自己拿。”

    憨皮放了一下票在家里,因为有时候家里需要用到,不能每次用就要找他要,这样很不方便。

    “我知道,我看见了。”

    “嗯!以后想买什么就自己买,需要票就自己拿,如果没有了就告诉我,我再放一些进去。”

    “不用了,就要一辆自行车就行,别的我也不需要什么。”

    “我知道了。”

    对于李雨熙,憨皮简直就是溺爱,其实这样并不好,可是他就是乐意,这谁也没有办法,当然,对于妹妹憨皮同样也是溺爱,可是两个人有点不同。

    一个是哥哥对妹妹的溺爱,一个是丈夫对妻子的溺爱,当然有些不一样。

    但是不管哪一种,在憨皮心里,绝对不允许别人欺负这两个他最亲的人,为了这两个人,憨皮可以去拼命,甚至可以不要命。

    憨皮因为脸上有伤,所以在家里休息几天,饭店因为被砸,所以也没有开,等脸上的伤好的差不多,憨皮才找人做那些东西。

    说实话,憨皮本来就有想重新装修一下的想法,可惜一直顾不上,现在好了,不但有时间装修,而且还有人花钱给自己装修,这样的好事去什么地方找。

    “憨皮,你过来一下。”

    这天,憨皮正在看着人装修饭店,刘主任过来把他给叫了过去。

    “我说老刘,你干嘛?我现在可没有时间给你做菜。”

    “不是做菜的事。”

    “那是什么事?”

    “是这样的,邱主任要调走,你说我是放人还是不放人?”

    “他要调走?为什么?”

    “你个臭小子,还问我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

    “因为我?干嘛要因为我?”

    其实邱主任要调走也是没有一点办法,在新街口这边,他已经没有可以用的人,现在整个新街口革委会的红袖标,看见他都躲着他走,这让他很不自在,最重要的是,他还有把柄在刘主任手里。

    如果他还继续在这里干,那么随时都有被拿下来的危险,如果他调到别的地方,刘主任手里的把柄也就不是把柄了,毕竟他已经不在这里工作,刘主任就算是去告,也没有一点用。

    “憨皮,说说你的想法。”

    “我能有什么想法,他是去是留,不都是你们这些人玩的把戏吗!干嘛过来问我。”

    “我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你这家伙电子多。”

    “那你是怎么想的。”憨皮没有管刘主任说什么,而是反问了一句。

    “我啊,我倒是希望他留下来,只要他留下来,就翻不出什么浪花,而且我还多了一个人用。”

    “我看还是算了吧,还不如放他走,这是一条会咬人的狗,万一哪天让他反咬你一口,估计绝对不会松口。”

    听到憨皮这么说,刘主任仔细的想了一下说道:“憨皮,你说的对,我就说你小子鬼点子多,没错,邱主任是一条会咬人的狗,这种人留在身边太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