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章 没找到人,小玉的变化
    当然,也不知道是谁更倒霉。

    喊着憨皮的这家伙是一名红袖标,和同伴一起出来溜达的时候,忽然想上茅房,可是这一片又没有,就准备在墙根下解决,上茅房他的同伴当然不会等他。

    谁愿意疼一个上茅房的人,而且还是在露天,所以说好在前面等,这家伙就直接来到墙根下解决,刚解决完,提上裤子准备起来,就看到憨皮从墙头上下来。

    憨皮没有回头,因为这里的红袖标,大部分都认识他,所以他不能让人看见自己的脸。

    感觉到有人在靠近,憨皮眼珠子骨碌碌的转着,再想怎么可以脱身,如果是在别的地方,憨皮估计二话不说就上去把人给揍了,然后骑上自行车就走。

    可是这里不行,这里离自己饭店太近,新街口就不说了,因为新街口太大,这里还是属于毛纺厂的地片,能有几个人不认识他。

    就在这名红袖标准备绕到憨皮前面的时候,憨皮余光扫了一下,抬起脚,对着这名红袖标就踹了过去,然后就往前跑,因为他确定,这名红袖标没有看清楚自己是谁。

    也是,这可是在半夜,就算是正面离远一点都不可能看清楚,更何况是在侧面。

    “哎呦我的娘哎!痛死我了。”

    憨皮这一脚可不轻,又踹在红袖标的肚子上,这名红袖标半天才缓过气,站起来叫唤了一声,可是这个时候那还有憨皮的影子。

    “娘的,倒霉。”

    这名红袖标只能骂一句倒霉,然后就去追同伴去了,憨皮这个时候已经没影,就算是他现在喊也没有什么用,只能自认倒霉。

    憨皮在离开那名红袖标的视线以后,就把自行车取出来,骑着自行车就往家跑,别说那名红袖标不喊,就算是喊了也没用,因为他看到的人是没有骑自行车的。

    回去以后,憨皮拿出来一些剩馒头,加了一些菜汤把大黑小黑又喂了一下,这才进屋睡觉。

    大黑和小黑,憨皮一天不知道喂多少次,这是憨皮故意的,就是让它们吃的饱饱的,不至于吃别人的东西,这样就不会被坏人……

    。。。。。。

    第二天早上,憨皮吃完早饭就走了,还是轧钢厂,他就不相信逮不着徐大海,昨天跑了,难道你今天还不上班。

    穿着红袖标的衣服,憨皮进轧钢厂的时候,连自行车都没有下,自己骑着就进去了。

    轧钢厂革委会,憨皮把这些车扎好,就直接去徐大海的办公室,因为昨天他已经来过一次,所以知道在什么地方。

    可是又让憨皮失望了,因为连忙根本没有人,只有几名红袖标在旁边一个办公室里,这几名红袖标憨皮有的还认识,就是那天刘娟被抓,他们跟着徐大海一起。

    “徐大海那王八蛋没有来上班?”

    “没…没来。”

    这几名红袖标可是知道憨皮是什么样的人,一个个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特别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从昨天离开以后,就没有再回来。

    “那你们知道那王八蛋在什么地方吗?”

    “不…不知道,徐组…徐大海从昨天下午出去以后,就没有再回来,我们也不知道。”

    “那行,我相信你们,但是如果让我知道你们骗我,我想你们应该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是是是,我们绝对不会骗您。”

    没能找到徐大海憨皮很郁闷,他不是没有想过去徐大海父母家,可是他知道,徐大海绝对不会去,因为那地方憨皮也知道,至于陈芳娘家,就更不可能了。

    虽然没有找到徐大海,可是在轧钢厂,憨皮也听到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邱主任下台了,而且是东直门革委会直接发的文件,也是,在这个年代,一个厂革委会副主任,真的不算什么。

    当然,这是对上级革委会来说,对于普通老百姓,对于一个厂的职工,这厂革委会副主任,那就是天,甚至可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既然这样,憨皮也只能回去,回到家以后,憨皮没有叫上猴子和李雨熙,就他一个人去了饭店,打开门以后,憨皮就开始榨西瓜汁。

    西瓜汁这玩意,并不是只有到了饭点才能卖,别的时候也是一样,特别是这大夏天,专门卖这个也没有问题。

    憨皮把饭店所有的大铅锅都给用上了,一下子榨了很多,然后拿出一块冰块敲碎,放在一个铅锅里,把两张长方桌搬到饭店外面。

    然后就是西瓜汁和冰块放在一张桌子上,另外一张桌子上摆满了杯子。

    憨皮还做了一块牌子,上面写着,冰镇西瓜汁两毛钱一杯。

    当然,憨皮也不是光卖冰镇的,也卖不加冰的西瓜汁,还是一毛钱一杯,至于冰镇西瓜汁,憨皮也没有放多少冰块,就放一点,现在不是后世,冰块不值钱,在这个年代,冰块比西瓜值钱。

    本来以为大家不会多花一毛钱买冰镇的,没想到大家全部要的是冰镇西瓜汁,不加冰的大家根本就不要,也是,看这些喝西瓜汁的是什么人,都是一些红袖标和穿中山装的人。

    普通老百姓没有人会来喝这个,买一个西瓜才多少钱,喝一杯这个,可以直接去百货大楼买一个西瓜,然后一家人吃个痛痛快快。

    憨皮也没有打算买给老百姓,他赚的就是这些红袖标的钱,反正这些钱也是他们从别人家抄出来的,要么就是公家的,属于多吃多占。

    “憨叔。”

    就在憨皮忙的不可开交,小玉和小琴这两个丫头过来了,特别是小玉,跑到憨皮身边,拉了一下憨皮的衣角,喊了一声。

    这丫头什么时候这么乖了,憨皮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干嘛,想喝了是吧?”

    “嗯嗯!”小玉连忙点头。

    看到小玉这个样子,憨皮连忙把两个杯子加了一些冰块,给两个丫头一人装了一杯。

    至于这丫头的变化,憨皮根本没有多想,其实他应该想想。

    小玉这丫头之所以一天到晚和憨皮没大没小,其实那就是一些吃的,小孩子懂什么,有吃的就吃,根本不知道那吃的也是钱,现在憨皮弄的这些西瓜汁,那可是卖钱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