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刘娟出事
    一个孜然羊肉,一个西红柿炖牛腩,一个辣子鸡,一个烧茄子,最后一个是水煮鱼,刚好六菜一汤……

    中午饭店关门以后,憨皮就去了医院,当然,也没有忘了带鸡汤过去,焦慧雪的母亲做完手术已经超过二十四小时,可以吃一些有营养的东西了。

    憨皮刚到医院就被人发现了,发现他的就是那个跟踪他的红袖标,看到憨皮,这家伙连忙躲在一边,等憨皮进去以后,这家伙就去了医院一间办公室给邱主任打了一个电话。

    “喂,这里是轧钢厂革委会。”

    “邱主任是我,我是小刘,我看见憨皮了,他现在就在五院。”

    “在五院?”邱主任吓了一跳,他还以为憨皮是去找他儿子的麻烦。连忙说道:“那你还打电话干什么,还不快点去看着。”

    “不是的邱主任,憨皮好像是来看病人。”

    这个小刘当然知道邱主任担心什么,所以就给解释了一下。

    “这样啊,行,我知道了。”

    邱主任说完就把电话给挂了,因为他已经想到了别的办法收拾憨皮。

    这位小刘没有想到,自己着急忙慌的给邱主任报信,竟然就一句知道了就完啦,不应该是这样啊,在他的记忆里,邱主任不是应该带人过来把憨皮抓起来,毕竟这里是轧钢厂的地盘。

    憨皮在新街口邱主任拿他没办法,现在到了这里,还能没有办法吗。

    当然,这些只是小刘一厢情愿,因为他还是不了解憨皮,要不然就不会这么想了。

    “憨皮来了?”

    憨皮刚进来,焦慧雪就看见了他,连忙站起来给憨皮让地方,想让憨皮坐下来。

    焦慧雪母亲生病,她也请了假,这两天一直在医院照顾她母亲。

    “我给大娘熬了一些鸡汤,给大娘补补身子。”憨皮把鸡汤递给焦慧雪。

    “憨皮,谢谢你了。”

    焦慧雪的母亲连忙想坐起来。

    “大娘您躺着。”憨皮连忙上去制止,然后说道:“这都是应该的,以前慧雪姐也帮过我不少。”

    “我都听慧雪说了,我生病你不但忙前忙后,还拿出钱给我做手术,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焦慧雪的母亲躺好以后,眼神温柔又感激的看着憨皮。

    “我也没做什么,就是花点钱而已,要说做的多,还是慧雪姐和大伯、大哥他们做的多。”

    在憨皮说大伯和大哥的时候,在病房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他们两个。

    “我爹和我哥回去了,队里比较忙,他们也不能一直在这里待着。”

    憨皮点了点头,这个他当然知道,在农村,这个时候可是要公分的,不上工就没有公分,没有公分吃什么,两个人回去也好,其实手术做完,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了……

    转眼间过去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可是把憨皮给忙坏了,三天两头往医院跑就算了,还有开饭店,另外还要捣鼓他的榨汁机。

    这天憨皮正在捣鼓着刚做好的榨汁机,并且还试了一下,还不错,榨西瓜汁绝对没有问题。

    就在这个时候,刘娟的父亲急急忙忙找了过来。

    “憨皮在吗?憨皮在吗?”

    “刘叔我在,您有什么事?”

    看到刘娟的父亲这么着急,憨皮连忙过去扶着他。

    “娟子,娟子出事了。”刘娟的父亲上气不接下气的说着。

    “什么?”憨皮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刘叔,刘娟怎么了?”

    对于刘娟,憨皮有一种特殊的感情,说不出来,但是憨皮能感觉到,他和刘娟以后一定有什么事要发生,至于什么事,他不知道,但是就是有这种感觉。

    “我们厂革委会的邱副主任,要让娟子嫁给他。”

    “邱副主任?”憨皮皱了皱眉头。

    能当上轧钢厂革委会副主任,年龄应该不小吧,怎么着也应该有三十岁,而刘娟才十八岁,这他娘的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啊。

    “对,憨皮,就是邱副主任,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看上娟子了,非要娶娟子,我们家不同意也不行,这不,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才过来找你。”

    其实刘娟的父亲没有说实话,并不是他要来找憨皮,是刘娟让他过来找憨皮,至于为什么,刘娟也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现在能帮她的只有憨皮。

    “刘叔,您和我说一下,这个邱副主任是个什么样的人?”

    “对于这个人我也不是很清楚,他以前并不是我们轧钢厂的人,刚过来没有多长时间,年龄在五十岁左右。”

    “什么?五十岁?”憨皮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刘叔,他都五十岁了还没有媳妇?”

    “以前有,好像是死了,现在就他和儿子两个人。”

    “麻蛋,他这是想死吧。”憨皮这次是真的生气了,他还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

    其实每个男人都有一颗萝莉的心,但是也要相差不多吧,如果是三十岁还说得过去,这他娘的都五十了还娶人家小姑娘。

    这也是这个年代的通病,有些人,有点权力,或者说有点功劳,四五十的老家伙了,还就去娶人家小姑娘,不同意还不行,说你对不起组织上的培养,什么组织培养你怎么怎么着的。

    麻蛋,就是不知道他们这些人能不能代表组织,而这位邱主任,也算是一名干部,估计也是用这个来逼刘娟。

    “刘叔,刘娟现在在什么地方?”

    “在家里,都不敢出门了,邱主任把彩礼都送过来了,而且我家外面还有红袖标在看着。”

    “我知道了,这样,你先回去,我一会就过去。”

    “哦!那我先回去。”

    刘娟的父亲这个时候才相信女儿的话,刘娟让他来找憨皮,刚开始他还不准备来,因为他不相信憨皮会帮忙,为了刘娟,去得罪一个革委会主任,估计憨皮不会做。

    只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憨皮还真就答应了,而且还是马上就过去。

    没错,憨皮是要过去,不过他不能盲目的过去,不准备一下,就这样过去,和找死没有区别,如果这邱主任要是犯点浑,憨皮还真没有什么办法。

    当然,憨皮也准备犯浑,而且这个还不用装,在大家的眼里,憨皮就是一个憨货,犯浑很正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