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结仇邱主任
    看着倒在地上的胖子,憨皮还不解气,对着胖子的肚子又踢了几脚,这才停下来。

    城内是有很多红袖标,可是在城外也不少,另外这里离城也不远,红袖标就更多了,就在憨皮打胖子他们的时候,已经有很多红袖标围了过来。

    当然,他们不是来找憨皮的麻烦,只是过来看热闹,虽然都是红袖标,但是大家并不是一条心,甚至还分很多派系,可以说是各自为政。

    “兄弟,下手够狠的啊?”

    一名年轻人蹲下来,看了一下胖子三个人的伤,站起来对憨皮说着。

    “怎么,你想给他们报仇?”

    憨皮这一会就像是一只刺猬,可以说是逮谁扎谁。

    “给他们报仇?凭什么?”年轻人摇了摇头。

    看来年轻人和胖子他们并不是一伙的,只是一个比较多事的看热闹的而已。

    “既然不是就别废话。”

    “兄弟,虽然我不是给他报仇,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这次你可能惹麻烦了。”年轻人看着憨皮,叹了一口气。

    听到年轻人这么说,憨皮根本就没有往心里去,不错,这胖子绝对有一点的身份,要不然怎么会有两个跟班,估计不是他自己有职务,就是家里人有点本事。

    但是憨皮会在乎这个吗?当然不会,如果在乎的话,他就不动手了。

    因为憨皮知道,就算是胖子家里有点能力,也不会大到什么地方去,要不然他就不会只是在城外转悠,像那些家里能力大的人,他们也可能当红袖标,但是绝对不会来到城外,因为在城内还不够他们混的。

    只有那些不怎么样的人,在城内不敢太嚣张,就跑到城外,因为在城内嚣张,万一碰到那些更嚣张的,那么他们就要倒霉。

    “没错兄弟,你还是快点走吧,胖子的父亲好像是一个什么厂的革委会主任。”

    旁边的人也提醒着憨皮,大家都是红袖标,但是也有人看不惯胖子的为人,这不,就有人让憨皮赶紧跑。

    “是副主任。”

    另外一名红袖标提醒着,可能是听到同伴说错了,他给改了过来。

    其实不管是主任还是副主任,都是他们这些普通红袖标惹不起的人,这不包括憨皮,说实话,别说只是一个什么厂的革委会副主任,就算是街道革委会副主任,憨皮也不会放在眼里。

    因为他们管不着憨皮,大家都不在一个地方,没错,憨皮是把人打了,可是那又怎么样,憨皮也不是没有人,就像刘主任说的那样,先打了再说。

    “各位谢了,放心吧,没事,一个小小的厂革委会主任,我还不放在眼里。”

    憨皮这说的当然是大话,不过这个时候说大话正是时候,他就是让这些人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憨皮是什么人。

    这里是南城,憨皮住在北城,可能见了这一面,以后都不可能再见着,所以让人猜不透他的身份,也是对他自己的一种保护。

    憨皮走了,他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只是没有想到,后面还有人跟着他,一直跟到他家里,憨皮也没有注意到,跟着他的这个人,就是和胖子他们一伙。

    憨皮回到家以后,该干嘛干嘛,基本上把这件事给忘了……

    可是在五院这边,一名五十来岁的中年人,带着几个人走了进来,因为胖子他们同样被送进了五院,在这里接受治疗,而这位中年人就是胖子的父亲,也是轧钢厂革委会副主任。

    “情况怎么样?”

    这位副主任还没有进到病房就直接问,问的当然是把胖子他们送进医院的那些人。

    “邱主任,情况有点不乐观,鼻梁骨粉碎性骨折,另外门牙基本上全部脱落,医生现在正在做手术。”

    “这么严重,到底是谁干的?”

    邱主任皱了皱眉头,然后开始问,他并没有被恼怒蒙蔽了眼睛,他还以为是他的对头干的。

    “邱主任,我一个叫憨皮的人干的。”

    说这话的人就是那个一路跟着憨皮的人,不但是这样,他还把憨皮调查了一下,要不然他怎么会知道憨皮的名字。

    “憨皮?”邱主任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什么名字?”

    “邱主任,我打听了一下,这个憨皮其实叫陈皮,因为人比较憨,所以大家都叫他憨皮。”

    “你说什么?你是说打我儿子的人只是一个傻子?”邱主任站起来,抓着年轻人脖子上的衣服问道。

    “刘主任,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确实是这样。”年轻人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奇怪的是,这个憨皮竟然开了一家饭店,而且还是挂靠在新街口革委会名下。”

    “你说的是真的?”

    “嗯!千真万确。”年轻人狠狠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这件事先这样,回头调查清楚再说。”

    邱主任软了,他只是轧钢厂一名革委会副主任,而憨皮,能把一家饭店挂在新街口革委会名下,那么他是什么身份,就算是他没有身份,也一定有后台,在这个年代,能开饭店的,还把饭店给弄成公家的,绝对都不简单。

    哪怕憨皮只是一个傀儡,那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轧钢厂副主任可以动的,估计自己这边刚动了他,自己也被人给动了。

    “咱们厂革委会专案组一个叫徐大海的人,是不是就是新街口那边的人?”

    这位邱主任还是问了出来,虽然他并没有想着现在就报仇,但是他想知道憨皮是什么情况,问一下徐大海,比他自己去调查要快的多。

    可惜这位邱主任不知道徐大海的为人,要不然绝对不会去问徐大海。

    因为在徐大海心里,憨皮就不是个东西,他还不把憨皮说的一无是处,想让这位邱主任帮他把仇一起给报了,至于这位邱主任最后会怎么样,根本不在徐大海考虑范围之内。

    而且徐大海本来就是这样一个人,根本不会为别人考虑,只要对他有利,就算是出卖他父母他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是的邱主任,徐副组长不但是新街口的人,而且就和憨皮住在一个院,另外……”

    “行了,我知道了。”

    ps:祝大家平安夜快乐,一家人平平安安,幸福美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