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栽赃嫁祸,送农村【求推荐票加更】
    “站着。”

    快走到跟前憨皮才看见,原来这四五个小红袖标还只是十五六岁的孩子,本来准备动手的憨皮停了下来,只是让他们站着。

    当然,按照年龄,憨皮也就比他们大一两岁而已,可是憨皮心里年龄大啊,他不可能对几个孩子下手,当然,如果不听话就另说。

    “你是谁,干嘛拦着我们?”

    这个年代的红袖标可是很猖狂的,如果不是这场运动,这几个孩子绝对不敢这样说话,但是就因为这场运动,让这些孩子一个个都无法无天。

    “我是谁不是你们应该管的,把人留下来,马上给我滚蛋。”

    憨皮是不想动手,但是说话也不会客气,如果不是这几个孩子年龄太小,憨皮直接就收拾他们了。

    “你……”

    一名小红袖标听到憨皮这么说,就想冲到憨皮面前对憨皮动手,被旁边一个给拉着了。

    这名小红袖标拉着人以后,抬起头看着憨皮说道:“人是我们抓到的,你虽然也是红袖标,也不能直接从我们手里抢吧?”

    憨皮这个时候才想到,可不是,自己就是红袖标,原来这小孩把他当成抢功劳的了,这正好,还省下很多麻烦,他不能报自己的名号,可以报别人的啊。

    “抢了又如何,说句实话,就你们几个,我还不放在眼里。”

    “你…你太霸道了。”

    “我就是霸道了,你们先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只要喊一声,马上就有一群人过来。”

    憨皮指了指不远处的轧钢厂,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憨皮真的喊一声,还真能传出去很远。

    “你是轧钢厂革委会的?”

    “没错,我是轧钢厂革委会专案组组长徐大海,这两个人我要了,你们马上滚蛋。”

    几个小家伙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旁边的轧钢厂,然后把两个老师扔下就走了。

    “我们不是轧钢厂的老师,你想怎么样?”

    在几个小红袖标走了以后,两个老师也反应了过来,连忙看着憨皮说着。

    像轧钢厂和毛纺厂这样的大厂子,职工都是论万记,都有自己的学校,像陈晓上的初中,就是毛纺厂子弟学校,老师当然也归毛纺厂管。

    这两名老师看来不是什么厂子里的老师,好像是外面学校的老师,然后被自己的学生给抓了起来,也是,如果是厂子里的老师,估计早就应该被抓了吧,不可能现在才抓他们。

    “两位老师别害怕,我没有恶意,这样吧,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换个地方说。”

    两名老师对视了一眼,就对憨皮点了点头,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憨皮想对他们不利,根本就没有必要换地方,在什么地方都一样。

    憨皮给另外老师把绳子解开,然后就带着他们往家赶,当然,不是带他们回家,而是给他们先找个地方呆着,然后憨皮回去给他们找两套衣服。

    “两位老师,你们先在这里待一会,记住,千万别出来,我去给你们找两套衣服换上。”

    憨皮把两位老师带到一间快要倒塌的民房,让两个人躲一会,就连忙回家找了两套红袖标的衣服,这都是他自己的衣服,虽然两位老师穿着肯定不合身,但是这个时候也没有办法。

    憨皮想把他们带出城外,就必须让他们穿上红袖标的衣服,要不然根本就出不了城。

    回来以后,憨皮连忙把衣服递给两个人说道:“快点把衣服换上。”

    “你这是……”

    两个人根本不知道憨皮的名字,也不知道怎么称呼,只能称呼你。

    “两位老师,这次我虽然能救你们一次,可是下次呢,所以我准备给你们找个地方,一个不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就是不知道你们的意思。”

    “你说的是真的?”

    两位老师当然明白憨皮是什么意思,同样他们也知道,自己就是人家碗里的菜,当然,不是憨皮碗里的菜,而是那些红袖标碗里的菜,想什么时候夹自己就夹自己。

    自己连一点反抗的预定都没有,不反抗还好,如果反抗,受苦的是自己,如果真的像憨皮说的那样,去一个没有这么乱七八糟的地方,那真是太好了。

    “我说的当然是真的,不过那里是农村,就是不知道你们能不能住习惯?”

    “习惯,习惯,住什么地方都可以,只要能离开这里。”

    “那就没问题了,你们现在就换衣服,换完衣服咱们就走。”

    等两个人把衣服换好,憨皮就推着自行车,两位老师地下走,三个人就往城外走去,就一辆自行车,在城里没有办法骑,憨皮不可能骑着自行车带着两个人,让别人看到怎么说,只能先出了城再说。

    一路上很顺利,三个人顺利的出了城,路上连个问他们的人都没有。

    因为三个人都穿着还行吧的衣服,别的还行吧看见他们,还以为他们是执行什么任务。

    出了城以后,憨皮就让两个人上了自行车,一个坐在前面一个坐在后面,红袖标在夜里基本上是不会出城,除非有什么任务,所以憨皮也不需要担心被人看到。

    一个多小时后,憨皮带着两位老师来到豆各庄,他没有惊动别人,虽然村里狗叫了起来,也没有人起来看看,因为在农村,随便一个动静狗就会叫,而且还会连锁反应。

    “咚咚咚!”憨皮敲着老支书家里的大门。

    五六分钟后,老支书懒洋洋的声音才响起。“谁啊?这大半夜的。”听声音就知道还没有睡醒。

    “老支书,我是憨皮,快点开门。”

    “啊!憨皮。”老支书连忙把大门打开,说道:“憨皮,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不是你让我给你找几名老师吗?我给你带过来两位,不知道够不够?”憨皮连忙把两位老师拉到老支书面前。

    “哎呀,够了够了,这真是太好了。”

    老支书怎么也没有想到,憨皮还真是一个说到做到的人,自己昨天刚和他说,他今天就把人给带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