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老支书到来
    憨皮是中午从知道塑料厂那边发生了什么事,这还是从哪些来吃饭的红袖标嘴里知道的。

    这次的事情确实比上次大,不但专案组组长被拿下,就连塑料厂革委会主任也被拿了下来。

    对于这样的事情,憨皮没有感到一点抱歉,如果这些人全部被拿下才好,这样国家要少多少损失,就是因为这些人,那么多国宝被破坏……

    “憨皮,给我炒几个菜我带走。”

    中午,客人都走了以后,憨皮他们也是刚吃完饭准备关门,刘主任过来了。

    “我说老刘,我这都准备关门了你来。”

    “废话,就是趁着这个时候来。”刘主任拍了憨皮一巴掌。

    “那对不起,没了。”

    憨皮这是发了一下牢骚,没想到刘主任给他来这个,憨皮这一会的憨劲上来了。

    “别呀憨皮,我这个时候才过来是有原因的,就是不能让别人看见,你说店里都是人的时候我过来,又不在这里吃,还带走,别人会怎么想。”

    虽然知道憨皮是给他耍混,刘主任也没有办法,谁让他现在是求着憨皮呢,刘主任知道,他算是被憨皮给吃的死死的,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行了,要什么菜,记住,该付的钱还是要付。”

    憨皮就是和刘主任开个玩笑,他怎么可能不给刘主任做,其实就是想逗逗刘主任,看着他着急的样子,憨皮心里很舒服。

    “放心吧,不会少了你的钱。”

    对于刘主任给钱,憨皮一点都不客气,反正也不是花他自己的钱,这个钱不赚白不赚。

    刘主任自己也知道,反正都是公家的东西,又不是自己的,干嘛要省,给谁省。

    “程程,猴子,你们两个先回去吧,我把这几个菜炒完就回去,这里也没有什么事了。”憨皮和刘主任把话说完,就安排两个人先回去。

    “好的师傅。”

    “嗯!那我们先回去了。”

    猴子不会说废话,反正憨皮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李雨熙虽然不像猴子那样,不过也会看情况,她也知道现在饭店已经没有什么事,所以答应了一声。

    在两个人回去以后,憨皮去吃饭给刘主任炒了几个菜,不过都是加了量的,因为憨皮知道,这是刘主任给他那些老领导送饭。

    “谢了憨皮。”

    刘主任接过食盒以后,也没有忘了给憨皮道谢。

    “谢就不必了,反正我也赚钱了,不过记住下次过来把食盒给我送回来。”

    他是空着手过来的,食盒是憨皮饭店里的。

    “行,我知道,你放心吧。”

    刘主任走了,憨皮收拾了一下也回去了。

    回去以后,那些老师有的在教陈晓,有的在教两个小丫头,猴子正在给他们端茶递水。

    看到憨皮回来,这些老师也就是给他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时间长了,每次见面都打招呼有的过了,再说了,憨皮根本不在乎这个,他们只要能把妹妹教好就行。

    “你们继续,我进去休息一会。”

    憨皮昨天晚上没有睡觉,不过他并不困,这只是一个借口而已,憨皮还有别的事要做,就是昨天晚上收起来的那些东西要整理一下,要不然就太占地方了。

    黄金这个好办,自己和之前的黄金放在一起,字画和字画放在一起,瓷器和瓷器放在一起,不到半个小时,憨皮就把空间给整理好了。

    看着太多,这整理完以后,也就占了空间一个小角落,根本没有多少东西,当然,这是在憨皮看来,如果让别人看到,特别是后世的那些收藏家看到,绝对会大呼小叫。

    整理完以后,憨皮是真的睡了,该兴奋的也兴奋过了,该高兴的也高兴过了,他也真有点困了……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间就进入了七月份,这场运动也差不多经历了两个月,不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好像还有点越演越热。

    这天上午,憨皮正坐在院子里乘凉,就听到一大娘在外面喊道:“憨皮,有人找你。”

    一大娘没有进来,也进不来,别忘了憨皮家和外面的通道上可是有大黑和小黑。

    “谁找我?”憨皮没有起来。

    “陈同志,是我。”

    听到这个声音,憨皮连忙从躺椅上站起来,就往外面跑,因为这个声音是豆各庄老支书的声音。

    “老支书,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这多热啊。”

    这个时间,虽然不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也差不了多少。

    “不热,乡下人没有热不热的,另外我过来的时候也不是很热。”

    “好了,先不说这个,咱们先进去。”

    说完以后,憨皮又给一大娘道谢,这才拉着老支书往家里去。

    “等一下憨皮,我还带了一些东西过来。”

    “东西?”憨皮看了一眼老支书,除了身上一个绣着五角星的黄书包,别的什么都没有。

    可能看出憨皮的疑惑了,老支书连忙说道:“在外面牛车上。”

    “啊!不是您一个人过来啊,那都叫进来。”

    既然套着牛车过来,老支书还近了院子,这就说明外面还有人,要不然老支书绝对不会把牛车就那样放在外面,要知道在农村,一头牛的价值可不是开玩笑。

    “不用,不用,让他看着牛车。”

    “哈哈哈,老支书,在这里您就放心吧,一会把牛车放在我饭店门口,没有人敢动。”

    憨皮跟着老支书出去了,原来牛车上还拉着一麻袋东西,因为看不见,憨皮也不知道是什么。

    “陈同志。”

    “是你啊?一会把牛车栓起来,一起进去喝口水。”

    和老支书一起来的这个人憨皮认识,当然,只是认识,连人家叫什么名字他都不知道。

    “不用,不用,我在这里看着牛车。”年轻人连忙摆手。

    “哎!牛车有什么好看的,放在这里就行,放心吧丢不了,丢了我赔你。”

    “陈同志,还是算了吧,就让他在这里看着,咱们进去吧。”

    老支书这个时候已经把那一麻袋东西扛在肩膀上。

    “哎呀,老支书,还是我来吧。”憨皮连忙就要过去接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